以身赎钗的美少妇,戏约无悔

清朝末年的一天早上,唐县县令司马青正在后院散步,却见门子匆匆来报,说:城东五里河村的秀才白得升求见。司马青说:知道了。就快步来到前厅。
白得升虽然在乡村任着教职,但终归是县学的生员。一个生员大清早赶来,知县哪有不见之理?白得升既为儒生,平时也是很注意仪表的。可此刻他却是一身的风霜,尤其是鞋子、裤脚被露水打得精湿,可见事情急迫。白得升一见司马青过来,也忘了施礼,趋前一步,匆匆道:司马大人,我妻林一梅她……她昨夜死了!司马青一怔,好像大白天见了鬼一般。林一梅昨天还在他家吃面,其间谈笑风生,怎么会突然死了?
司马青是湖广人,去年到这里任职,娶?当地的一个女子做夫人。夫人有个闺中女友叫林一梅,一手女红出类拔革,常被夫人请到府上相聚,两人交往甚密。当然,平时两个人如何交往,司马青并不过问。前些日子、司马青喜得贵子,昨天摆酒庆贺,当地人俗称吃面,林一梅自然也在被请之列。林一梅送的那些虎头鞋、狗头帽,以及小儿衣裤,博得了女眷们的一片喝彩,连夸女红精致,巧夺天工。正因为这,中午,司马青为宾朋敬酒时,就对林一梅多看了两眼。林一梅实属小家碧玉,一身粗布衣料,却剪裁得十分合体。更出众的是她头上插的那枚凤钗。那是一个金风的造型,振翅欲飞的形态,偏偏那双风足紧紧抓着一截桐枝,而桐枝又被做成一枚别针,深深插进脑后的发髻里。金凤若要起飞,势必连人带起。这样,林一梅整个人儿就有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态势。一个农家女子,混在一群阔太太、娇小姐中间,本应是个默默无闻的角色,却因为那些女红、那枚风钗,被女眷们众星捧月般围着,出尽了风头……
司马青给白得升看了座,问道:你且莫急,把详情说说。白得升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连说:怪我。白得升在邻村教书,与学馆签有合约,每个月底领了教资方可回家休假一天。昨天本是领薪的日子,怎奈东家有客,要白得升作陪。偏偏白得升又不胜酒力,饮酒以后倒头便睡,直到今天五更方才醒来。因为怕林一梅惦念,起来以后也顾不得洗漱,就匆匆赶回家来。哪料到迎接他的竟然是死尸,林一梅吊在梁上,身子早已冰凉!自杀,还是他杀?一时也弄不清楚,只有到官府求助了。
司马青草草吃过早饭,就带了仵作、捕快,随白得升去五里河村勘案。五里河村距县城不远,司马青也不坐轿,与白得升同行。司马青略作迟疑,道:有一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尊夫人与你感情可好?白得升说:夫妻生活难免有些磕碰,但我们总体上还是比较好的。
林一梅是那种心性高傲的女子,当初嫁给白得升,实指望他得个一官半职,也好人前人后地显耀。谁知道白得升中了秀才以后再无长进,最终做了一个教书先生。对此,林一梅难免有些牢骚。白得升认命,认为耕读传家也很不错,可林一梅总想高人一头才好。也是碰巧,林一梅的闺中女友成了知县夫人,她得以常常在县衙走动,总算找到了一些心理平衡,因此,常在村人面前炫耀说:我丈夫功名在身,见官不跪:我出入衙门就如赶集一样!虚荣心得到满足以后,林一梅对秀才丈夫还是不错的,因此说两个人感情挺好也不为过。
司马青道:这也太过浅薄。白得升说:要不怎么说是妇人之见哩。不过如此一来,她倒是不在我面前发牢骚了。说着话,白得升领着司马青等人到了五里河村。那些衙役立刻勘查现场。不一会儿,仵作的尸检报告报了上来:林一梅投环自尽,并非外力所为:死前与异性有过苟合行为。那时白得升也在司马青身旁,听了报告,很是吃惊,林一梅这一阵子_情甚好,怎么可能自杀?自己昨夜并不曾回来,她与哪一个苟合?司马青暗暗点头,心想:这么说,林一梅是被人强暴以后,羞愤自杀的?如此,倒要尽快找到那个作恶的歹人,为林一梅伸冤昭雪,方对得起夫人的这个闺中女友。想到这里,他立刻唤过一个心腹差人,如此这般地交代了一番。
( 历史故事 www.gs5000.cn )
案发现场被官府封锁,闲杂人等难得知道破案进程。但好奇心又使一些人翘首以待,希望早早知道林一梅为什么寻死。正在这时,有个出来如厕的差人,无意中透出一条信息,说:官府搜到一封林氏遗书,对于捉拿真凶大有帮助。虽然林氏识字不多,又写又画的,语焉不详,但县衙老爷神明,又有白秀才极力配合,即刻就会弄清林氏遗书要义……

南宋未年,湖州有个副州官,名叫蹙材望。某年,元兵进犯,湖州危在旦夕。他面向临安,慷慨发誓:“城在我在,城亡我亡。”并预先制作了一块锡牌子,上刻“大宋忠臣蹙材望”七字。另在两锭大银上镌上几行小字:“仁人君子,如果得到我的尸首,望代为掩埋。”然后他就把锡牌和银锭挂在胸前穿街走巷,痛哭流涕地遍告城中亲友百姓,表明他誓死报国的决心,人们见此悲壮举动,无不心酸。
几日后城陷。人们不见蹙材望,都以为已捐躯,只可怜一代忠臣死后连尸骨都找不到!可没过两日,见一位新州官身穿蒙古装,骑在高头大马上,被随从前呼后拥开进城来。眼尖人一见就辨出他来,原来早在城陷前,他就偷偷溜出城去投降了。

三春班是宁安县城内响当当的杂耍班子,班主钱三春自幼跟随名师苦练杂耍技艺,20岁便独自支撑起三春班,至今三春班的威名已经是无人不知。
自古杂耍艺人练的大多是虚架子,什么口吞火链、胸碎大石、银枪刺喉,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虚招,可钱三春却是实打实的真功夫。当年他曾经拜过一位气功师傅,练过一手名为金钟罩的气功,只要在表演时全身运满真气,身上便如同罩了件铁衣,枪刺不透,刀砍不伤,而他最拿手的便是滚钉山了。
何为滚钉山呢?就是在表演时,让人用绳索捆住四肢,塞住嘴巴,使得表演者不能挣扎出声,以示没有作弊,然后将哿表演者装入一条麻袋中,四个大汉抬着麻袋的四角,用力往钉满八寸铁钉的木板上摔打。早年间,这滚钉山本是一种惩治犯人的酷刑,一般人别说是钉板,就是往平地上摔打几十下,人也散架了。可运气使用金钟罩的钱三春,在钉板上被摔打得上下翻飞,甚至最后麻袋被钉子扎得稀烂,他人却仍旧安然无恙,毫发无伤。
三春班平时的戏约、戏单排得满满当当,远近的达官显贵家里办个什么红白喜事,全以能请到三春班为荣。平日三春班所到之处,戏院都挤得爆棚,一两白花花的银子一张戏票,不到一炷香的工夫便告罄。人们不为别的,只是想争睹饯班主的滚钉山绝技,哪怕是百里之外的人家,打听到三春班在哪里演出,也会千方百计赶到捧场。
俗话说人一出名架子就大,钱三春也不例外,平时他轻易不登台,只派几个聘请来的名角和徒弟上台,除非有贵人出面相请,他才登台一展身手。
这年,临县的陶老太爷要做六十大寿,陶老太爷的儿子派人来邀请三春班去表演。平日里钱三春极爱巴结权贵,这陶老太爷的儿子在京城做官,一听能巴结到京官,他赶紧推掉当日的戏约,命人立即打马套车。
这时钱三春的大徒弟说:早在三天前,咱们就收了三十里铺刘秀才的戏约定金。这会又要去陶老太爷家,恐怕刘秀才不干吧?钱三春知道这个刘秀才无权无势,只是因为刘母病重,死前想看一场三春班的杂耍,刘秀才这才东挪西借,凑了一场戏钱。钱三春皱了皱眉头:你告诉刘秀才,就说三春班临时有戏约,不能前往了,拿双份定金还他就是丁。
不料大徒弟走后不久,便捧着定金吲来了。他说刘秀才虽然穷,脾气却很倔,认定三春班收了定金,就一定要守约,定金他是死活不会收回的。钱三春一听,心里有气,一摆手说:一个穷秀才有啥了不起的?不管他。说着,依旧命人收拾道具,准备去陶老太爷家。
不一会儿,刘秀才气喘吁吁地跑来了,瞪着眼问钱三春,为何要毁约。钱三春只好找借口:哎呀,实在是抱歉,因为班里临时有急事,不能如约前往,还请见谅呀。
刘秀才忙问是啥急事,钱三春吞吞吐吐地说是私事。不料,刘秀才冷笑着说:去巴结京官,果然是好大的私事呀。钱三春老脸一红,不禁恼怒地说:既然你知道是给陶老太爷祝寿,就应该明白民不与官争的道理。你的定金就在桌上,拿上赶紧给我走人。刘秀才还想再争执几句,钱三春却拂袖进了屋。不出几天,刘母因为没看上三春班的戏,抱憾离世,刘秀才扬言要给钱三春一点教训。消息、传到钱三春耳里,他讥笑道一个穷酸秀才,我倒看他耍什么花样。
转眼到了中秋佳节。一日,宁安县孙县令打发衙役来请钱三春,说县衙里来了位贵客,早就闻听三春班的威名,因此想请钱三春去演场杂耍戏。钱三春早想结识孙县令,一直苦无门路,如今正好借机巴结一下。于是他一边打点东西,一边询问衙役,县衙来的贵客是啥来头。衙役笑着说:听说是个厨子。厨子也算贵客?可既然是孙县令有请,钱三春也不好多问。
到了县衙,戏台子早已经搭好了,孙县令说:今日要劳驾钱班主亲自登台了。钱三春忙抱拳说三生有幸,之后他命班里的角色们准备上妆登台,自己则来到后台,让随行的厨子给他熬参汤。
原来,在表演滚钉山时,运气聚气是最关键的环节,金钟罩全凭一股气,才使得全身如钢筋铁骨,不怕钉子刺扎。而人参是补气提气的上品,因此钱罩春每次登台之前,都要喝上一碗参汤。
登台后,钱三春往台下一瞧,发现有个干瘦的中年人正陪着孙县令说笑,在他身前,则停着一顶绿呢小轿,轿子里好像坐着什么大人物。钱三春大感意外,心想厨子一般都是脑满肠肥之辈,这个厨子怎么像是饿死鬼托生?更令钱三春不解的是,在他表演拿手绝技滚钉山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声喝彩,唯独那个中年人却似看非看,只对那轿子里坐的人毕恭毕敬地窃窃私语,对他的绝技置若罔闻。
钱三春心里有些不快,后来一想,不禁明白了,看来孙县令的贵客不是这个中年人,是坐在轿子里的人。可是这贵客既然是看戏,怎么不下轿,碱在里面做什么?而且不论钱三春在台上多么卖力,轿子里的人却连个巴掌都不拍,这架子也忒大了些。于是表演完后,钱三春抱拳告辞,可孙县令却拖住他说:贵客十分喜欢钱班主的绝技,钱班主就辛苦一下,留下来再演几场吧。钱三春不敢说不,只得点头应承。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