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已尖滑,闯王三打保定城

詹坚志参加会试结束,因受一个小案子牵连,被捕入狱。他就向大理寺少卿李端初求情:“我是远方的举人,好不容易来京城考试,希望得到您大人的同情。”
李端初羞辱道:“你的嘴这么尖滑,真是个奸滑之徒!”后来发榜,詹坚志中了进士,终于被释放了。
10多年后,詹坚志顶替李端初的官职做淮南转运使,交接时见了面,李端初忘记以前的事,但觉得对方面熟,便说:“难道我们过去见过面吗?您现在仪表堂堂,不是过去能比啊!”
詹坚志心有不平,答道:“仪表我自己看不见,但嘴巴不知比过去还尖滑吗?”端初想起往事,满脸尴尬。

崇祯十七年正月,李自成在西安建立大顺,随即率军东征,直取明朝京都。大顺军所向披靡,势如破竹,一路凯歌高奏,然而却在京南保定受阻,发兵三次,方得破城。
保定为北京南大门,卫师重镇,城围十二里,墙高三丈五,四周河护城,可谓城坚水深。时值守将张洛彦,执总兵衔、拥兵三万,此人诡计多端,凶残狡诈。
这日,探马急报,说闯贼已到城南二十里。张洛彦忙登上城楼。
保定地处广袤平原,城头举目,一览无余。张洛彦遮阳远眺,就见尘土飞扬处,闯贼兵如洪水,将似猛兽,刀枪林立,旗幡蔽日。张洛彦不禁心惊,暗想,闯贼这般势头,出城迎战,无异于以卵击石,还是上奏朝廷,固守待援为好。于是转身回衙,写了报急文书,派人送往京城。
保定离京三百里,就是朝延立派援兵,也不知几日可到。面
临闯贼大军,弹丸保定城,区区三万兵,如何才能守得住呢?张洛彦冥思苦想,终于琢磨出个固守之策。他立刻传令派兵,将城外民房拆毁,百姓押解进城,青壮丁男当兵护城,老弱妇孺集中押在关帝庙。
二日,大顺军攻城,号炮三声,军动如山崩,喊杀声震天,火炮箭弩列阵城下。突然闯王李自成摆了一下手,大军戛然收住。闯王用马鞭指了指城头垛口:你们看,张洛彦扣押百姓在城头,如何攻伐?
大家细看,果见城墙上一字排列了众多衣衫褴褛的百姓。这些人扶老携幼,惊恐万状,子啼妇泣,惨不忍睹。若炮矢攻城,这些人首当涂炭。
见大顺军停止攻城,城头百姓纷纷顿首作揖,呼谢闯王大恩。
军师宋献策附耳低声道:闯王,可暂且退兵,我自有办法。闯王颔首,下令大顺军后退十里扎营待命。
见贼军如洪水般退去,张洛彦得意地捋髯讪笑,令人备酒宴欢庆。
大顺军扎住营盘后,闯王急请军师过帐议事。宋献策道:张洛彦既然用百姓挡我炮矢,索性咱就不用炮矢攻城。闯王问:保定城高墙厚,不用大炮,如何破城?宋献策道:我军中有不少山西军卒,他们在家曾是煤窑工、擅长挖洞爆破之枝,可令他们暗挖地道抵城下,用炸药轰塌城墙,再挥军掩杀,可破保府。闯王疑虑:炸城虽比炮轰好些,仍难免伤及城头百姓。宋献策笑道:张洛彦防我攻城重在白日,故不会看押百姓城头过夜,我军可夜晚炸塌城墙,免伤百姓。闯王连称好计,而后又蹙眉担心道:城下有护城河,楷宽水深,地道如何穿河抵达城下?宋献策笑道:井下挖煤,时常穿越地下河水。窑工自有绝技妙法,有何难哉?闯王大喜,当下传令刘宗敏,令其抽调窑工将士,组成掘洞爆破营,备料筹物,然后潜踪秘行、距城数里,选一隐蔽处,开挖地道,通向城垣。
再说总兵张洛彦,见妙计奏效,好生得意,便令军卒每日晨起押百姓上城,落日后圈回关帝庙,一连两日,却不见大顺军来攻,城中将士皆欢呼庆贺,颂扬总兵退敌有方,然而张洛彦却高兴不起来。
张洛彦思忖,闯贼必想他法破城,可到底用啥法呢?于是,张洛彦暗派密探,乔装成百姓出城查看。
密探背粪筐持粪叉,趁晨雾出城南行,走出数里之外,忽见路旁田野有大片松鲜黄土,其间不少土堆,不禁诧异。眼下时令二月,地虽解冻,却还未开犁翻土。土堆状似新坟,可前无墓碑上无魂幡,且疏松硕大,不像坟冢。既然不是耕土坟丘,哪来这许多鲜土?密探正在发愣,忽见地下冒出些壮汉,皆为兵卒,个个肩背柳条筐,从一洞口爬出,倒掉筐中黄土、转身又潜回洞中。密探顿悟,原来闯贼在挖地道攻城,于是赶紧回城禀报。
张洛彦闻报,惊出一身冷汗。地道暗走龙蛇,炸城方位难测,城内当如何应对?张洛彦召来幕僚商议。大家都不知所措。谁都知晓,城池一旦炸破、万难抵挡闯贼人马。总兵问得紧了,大家只好说,备足城砖石灰,城破后迅速修补为上。张洛彦问:三丈五高的城墙,如何立时修起?众人面面相觑,无言答对。冷场多时,张洛彦叹道:就按你们说的先准备吧,但有言在先,不论城墙炸塌多大的缺口,必须一日内修复完工,否则你们提头来见。
退帐后,张洛彦独坐帅厅苦思。他判定,闯王之所以弃用大炮而掘地道炸城,目的是免伤百姓,这样就可能选在夜半炸城。城破难挡贼兵,当然最好是及时修复,可夜半至天亮,半夜时间要修复城墙,神仙也难为此事呀!张洛彦茶饭无味,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着险棋。
再说刘宗敏率领的掘洞爆破营,土工作业,进展神速,只三日便将地道掘到保府城墙下,置放好炸药,按军师之意,三更起爆,轰的一声闷响,砖土飞天,高耸的城墙突然倒塌了十余丈。刘宗敏通过豁口望见城内灯火,不禁哈哈大笑,立即率队回营缴令。
前方炸城,后方造饭,五更天大队人马便拔营出寨。此时东方透白,朗星隐退,闯王同军师宋献策并马向前。两人一路上谈笑风生,异常轻松,因为城墙炸开,攻打已非难事,保定府唾手可得。
突然,先锋官来报,说是保定府城墙完好如初。一旁的刘宗敏闻听火起,一鞭子抽在先锋官身上:十丈宽的城墙口子看不见?瞎了你们的狗眼啦!先锋官委屈道:刘爷不信可亲自前去察看。刘宗敏怒喝:老子自然去看。若找到豁口,非把你的眼珠抠出来!话音未落,便打马而去。闯王和军师满腹疑惑,紧随其后。

一次,蔡京请张进士教孙子读书。张进士布馆后,既不教读书,又不教写文章,只是教孩子们学跑步。
起初孩子们贪玩还照着去做,可几天下来就不耐烦了,便向老师请求学功课。
张进士摇头说:“不必了,还是继续练跑步吧!” 孩子们问:“为什么?”
张进士说:“你的祖父、父亲都是又奸诈,又骄奢,把老百姓害苦了,百姓总有一天要找他们来算账。你们是孩子,没有过错,要是跑得快,也许还能保住性命。此外,可没有别的办法了。”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