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贤最后的打铁匠,是干什么用的

原标题:奉贤最后的打铁匠 无奈一身手艺即将要失传

原标题:清朝女性衣服上的“白围脖”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有的女性没有

原标题:30年前绝版弄堂老照片 很多老上海人的“回忆杀”

常言道: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奉贤泰日铁匠方瑞华,从18岁开始打铁,至今“苦”了40年。可惜,方瑞华之后,一身手艺无人相继,老店又面临城中村改造,跟了他多年的风炉和两架重锤,终将尘封。

图片 1

照片主角都是些寻常市民老百姓,背景大多是充满烟火气的上海弄堂,即便色彩,也是简单的黑与白。

图片 2

三人都戴着白围脖,一端塞进衣襟

这些可能比你年纪还大的老上海照片,均出自上海本土摄影师龚建华之手。旅居美国之前,龚建华在上海生活了44年,这座城市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故乡。

方瑞华是土生土长的奉贤泰日本地人,一生带着铁匠的身份。成为铁匠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只因祖辈父辈都打铁,子承父业,他理所当然成了“传承人”。

在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清朝旗人女性所穿的衣服上,基本都有一条白围脖。在相机出现后,从清朝皇室家族女性贵妇的衣服上也可以经常看到一条白围脖。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因此基本在清朝贵族妇女的衣服上都可以看到一个白围脖。

图片 3

在上世纪的农村,打铁还是门吃香的手艺活。方瑞华18岁时进入泰日手工业社工作,开始学习基本功。到了九十年代,手工业社濒临解体,不少同行纷纷放下铁锤,另谋出路。但方瑞华固执地选择继续打铁这项营生。

图片 4

▲换房(摄于1984年)

“还能干什么呢?我只会打铁。”思来想去,方瑞华再请业已退休的老父亲出山,在泰日镇人民街7号租下一间矮平房,二人合开了这家铁匠坊,主营各类铁质农具、厨具。

当然也有很多女性没有用这个白围脖,虽然她们也穿着清朝的服装,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她们也没有围着这个白围脖。那为什么很多清朝女人的脖子上围着这个白围脖,而有的没有围呢?那这条白围脖是干什么用的呢?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原南市区孔家弄,孩子们围观老人爆米花(摄于1990年)

传统手工锻打工序繁复,包含开料、夹钢、沾火、打坯、切磨、打磨、水磨、认钢、淬火、细磨、抛光等30余个步骤,制作时要一气呵成,让铁料的形状、厚薄在须臾间定型,正所谓“趁热打铁”。

此皇后衣服也没有白围脖

图片 8

图片 9

原来旗人的传统服饰,是没有领子的,或者也可以说是衣、领分开式衣服。尤其是贵族的朝服也是没有领子的,而这些衣服的领子需要的时候就是由围脖来替代。

▲原南市区居民采购彩电(摄于1991年)

那边2厘米厚的铁料在1000℃的风炉里烧得火红,这边几十斤的大锤就已经抡起来了。待铁料出炉,便一锤一锤砸出形状。在高温环境下反复抡几十次,身上的汗就像淋了暴雨一般,从上到下湿透。

图片 10

图片 11

方瑞华这代铁匠,开始用上了电动的空气锤,一个人可以干以前三四个人的活。踩下开关,75公斤的大锤开始有规律地击打半成品,出活儿的速度更加快。

其实,满人的男女衣服都是这样的样式。原来这样做衣服是为了运动方便,他们是马上过生活的,因此如果没有领子的话行动会敏捷不少,尤其是在战场上时候没有领子的话,转头非常灵活,往往能抓住战机。而领子在戴着头盔的时候会非常碍事,因为他们的头盔很“深”,下摆都覆盖到肩膀了。下面这个乾隆的戎装图就是这样的头盔。

▲原卢湾区弄堂磨刀匠(摄于1994年)

图片 12

图片 13

龚建华年幼时,住在陕西南路永嘉路。小学三年级,他第一次摸到父亲的苏联查尔基135照相机,从此恋上摄影。

由于常年在叮叮当当的声响中度过,方瑞华听力很受伤害。朋友或老顾客跟他说话,都会有意提高嗓门;而有些新顾客不知道,如果说话声音小,他会让对方再大点声才能听清。

一直到了清末民初,女服上逐渐出现了固定的领子,这种“围脖”领子就不再使用了,而且可以根据脖子的高低来定制不同高度的领子。下面这个《延禧攻略》的服装领子错了,因为在乾隆时候这样的固定“高领”衣服肯定是没有的。

因为倔强地认为“数码不如胶卷”,直到2008年,他才由胶卷改用数码拍摄,理由很简单:“胶卷没有了呀!”在此之前,他所有的照片都是自己手工洗出来的。为了操作方便,他甚至不戴手套。现在,他的十个手指除了左手大拇指以外,均布满白斑,那都是长期浸泡化学药水带来的伤害。

无论春夏秋冬,方瑞华都要围在火炉边干活。生火时、打铁时、开刃时经常火花四溅,一些小烫伤更为难免,方瑞华的脸上、胳膊、手背上到处都是被烫伤的灰色斑块。

图片 14

从“好白相”到以此为业,他对摄影的理解也愈加透彻。在经历了那个喜欢去偏僻之地“猎奇”的阶段以后,如今的他更倾向于回归最熟悉的地方,记录那些充满烟火气的生活场景。

图片 15

当然这个围脖如果不是在正式场合,是可以不用围着的,尤其是夏天,就直接露着白白的脖子就可以了。从审美的角度看,围着白围脖很清新,不围白围脖可能也很好看,尤其是对于脖子长的比较好的。有时候虽然围着白围脖,但是一端没有塞进衣襟也是可以的,下面这个慈禧的照片就是把白围脖比较随便的挂在脖子里。

图片 16

“他打的铁,刚性足,不容易锈,质量挺好,价格也不贵。”一位徐先生前来让方师傅打一把刀具。算上这次买的一把,他在方家共买过两把菜刀。“上一把用了20年,隔两年来打磨一下,跟新的一样。”

图片 17

▲年轻时候的龚建华(摄于1995年)

远道而来的客人还真不少。浦东的、青浦的、松江的……大多数顾客是经人介绍慕名而来,买过一次便认定了方瑞华。“有的人年年都会来,要么找我磨一磨老刀,要么再订做一把新的”。能给这些百姓带来方便,正是方瑞华坚持至今的最大动力。

载涛《清末贵族生活》:“(氅衣、衬衣)不用卷领,以围脖手绢代之。”这个“围脖手绢”便是那条围脖。妇女穿旗袍时也需戴领子,这是一条迭起约二寸左右宽的绸带子,围在脖子上,一头掖在襟里,一头垂下,像一条围脖。这白围脖领子的作用就是方便拿下来,需要的时候围上就可以,根据场合不同决定是不是用领子。

对于拍摄的对象,他始终保持着一种长情。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龚建华开始有意识地关注上海弄堂。他走街串巷,捕捉人们在弄堂里的千姿百态。在龚建华眼里,这里的生活特别有“味”。

方瑞华很享受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要是离了我,好多人想订做工具就没处去了”。尽管一把菜刀、一把锄头不过卖上40、50块,终年无休也仅能挣个糊口钱,但方瑞华还是像上班族一样,给自己规定每天打铁的时间。“即便自此手艺失传,我也要站好自己这班岗。”

图片 18

每一张老照片,都有一个隐藏在城市角落的故事。

当被问及方家的老手艺为何失传时,方瑞华满脸无奈。“我只有两个女儿,她们不可能做这行。以前也曾有人来拜师学艺,但一听说打铁又脏又累,收入又微薄,没人肯学啊。”

根据身份的不同,围脖上还可以绣着不同的花纹,凤凰,仙鹤,寿等等都是慈禧常用的图案。凤的图案当然不是其他人可以用的。上面这个还珠格格里的图,大家可以看,左边是对的,她这个白围脖就是衣领;右边是错的,因为要么没有领子,要么就是白围脖,绝对没有高领子的,更没有延禧攻略里那么夸张的领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看《72家房客》回忆老弄堂市井生活

今年5月份,方瑞华将打铁铺搬到了北侧50米的耀辉路上。原来,随着泰日社区撤制镇改造步伐的推进,原先的铁匠铺随时面临拆除,于是方瑞华就近搬迁,还特意在铁门上留下新店地址,方便新老顾客找到他。

责任编辑:

1990年夏天的一个周末清晨,龚建华在北京路、贵州路口的弄堂里,拍摄了一幅名为《72家房客》的照片。狭窄过道中间至少摆着五台洗衣机,洗衣机旁,妇女们在忙着洗衣服,小女孩趴在凳子上做作业,两小孩在澡盆里戏水,门口妇女抱着小孩跟人聊天,还有抽烟打盹的老爷叔、淘米洗菜的老太太……放眼望去,小小弄堂,挤满了妇女、老人和小孩。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作品《72家房客》(摄于1990年)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