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和孛儿帖,卞爱妻的男女

白彦虎出生陕西泾阳,是同治年间陕甘回乱的回军领袖之一。白彦虎早年投靠清军,后利用陕甘回变成为陕西回军十八大营的元帅之一,烧杀抢掠,对当地造成极大破坏,后被左宗棠击退,撤到了新疆与阿古柏同流合污,于光绪三年逃到了俄国,1882年死在那里,时年53岁,他和部众的后代成为东干人。人物生平
早年生涯
白彦虎生于道光十年正月十五日(1830年2月8日)。他在起事前的生平缺乏记载,据中亚东干人后代口述,白彦虎的父亲是官府小吏,兄长白彦龙考中武举人,白彦虎的青少年时代是在北京度过的。道光二十九年,白彦虎被选为北京一个大区的宗教主管。后来白彦虎返回陕西家乡,咸丰十一年参加清军。同治元年太平天国扶王陈得才将入陕西,清政府组织“回勇”进行围堵,后来这些回勇不遣自散,白彦虎也脱离了清军。
陕甘起事
咸丰年间,中国陆续爆发太平军、捻军、云南回民起义,清朝军队调往南方,以至关中防务成了真空。趁清政府平定地方叛乱地方空虚之机,陕西回民发动武装起事。白彦虎参加了回军,与清军周旋转战于省城一带,参加了围攻泾阳县城和攻打西安金胜寺等战斗。
同治二年九月,回军在咸阳苏家沟的据点被清军占领后,白彦虎率领一部分回军经礼泉、乾州、邠州,到长武县的白吉塬,打败了清军陕西提督雷正绾部。次年,清王朝派大批清军进行围剿,回军被迫退至甘肃东部的董志塬,这时各路回军开始联合作战。
同治五年各路回军按营地整编为十八大营,由于白彦虎作战善用伏兵,被推举为十八大营元帅之一。同治六年,乘驻陕清军主力东渡黄河追剿西捻军之机,白彦虎等率回军杀回陕西。同治八年三月回军首领在董志塬聚会,改十八大营为四大营,白彦虎仍为元帅之一。不久,清军攻陷董志塬,白彦虎等人率五十万回民军北上宁夏金积堡,依附哲合忍耶教主马化龙,且返回陕西战场发动攻势。同治九年冬,白彦虎率部撤至甘肃河州,后转赴西宁与清军激战,并联络当地回族、撒拉族和卡力岗藏族军队继续作战。
西入新疆
同治十二年七月,白彦虎率部抵达哈密,与维吾尔族头目玉素皮联合,攻占哈密王城。八月,清军攻入回城,白彦虎掳哈密王迈哈默特之母至吐鲁番,投靠了占据新疆的外来侵略者阿古柏。与阿古柏合流后,白彦虎将所部分为两股,自率一股数千人于是年秋趋乌鲁木齐、玛纳斯;另一股在哈密为清军击败后,经布尔根河、察罕通古、科科墨顿、大拐和小拐,绕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一周,最后亦至玛纳斯与白彦虎会合。冬,白彦虎为驻守附近的清军吉林、黑龙江马队击败。此后三年中,白彦虎活动于玛纳斯、乌鲁木齐一带,认为自己势单力孤,有必要联络阿古柏,遂对阿古柏有求必应。
光绪二年春,左宗棠派刘锦棠率主力出星星峡,揭开了收复新疆之役的序幕。闰五月,清军部署于天山北路前沿阵地,归附于阿古柏的马人得踞乌鲁木齐,白彦虎踞红庙子,马明踞古牧地。当清军准备大举出击时,阿古柏将怀有“异心”的马明逮往南疆,并令白彦虎移驻古牧地。清军在进袭黄田后,于六月二十八日再克古牧地,全歼守敌约6000人。白彦虎当时不在城中,得免一死。二十九日黎明,清军急速向乌鲁木齐推进,白彦虎、马人得等弃城向达坂方向逃跑。
当清军从东面进击的时候,署伊犁将军荣全也督率北疆原有驻军和民团围攻玛纳斯,白彦虎部守将余小虎开北城东门南奔,与白彦虎合兵一处,踞南山小东沟,并派兵四处收割粮食,以充军粮。七月初十日,刘锦棠趋小东沟,白彦虎已于前一日逃至金口峡。十一日,清军日行90里,追至金口峡,白彦虎却早逃向托克逊。其时,阿古柏亲至托克逊督战,见来奔的白彦虎等势力日蹙,对待他们非常傲慢,强迫他们剃辫易服。是冬,白彦虎受阿古柏之命,协助马人得守吐鲁番。阿古柏另派次子海古拉守托克逊,“大通哈”爱伊德尔呼里守达坂,自己则退居喀喇沙尔以备策应。
光绪三年春,刘锦棠率老湘军自乌鲁木齐攻占达坂;嵩武军与蜀军亦分别由哈密、巴里坤西进,连下七克腾木、辟展及胜金口新筑土城,吐鲁番门户大开。白彦虎遂从城东向西遁走,在逃跑中烧杀抢掠,裹挟当地民众,缠回都怨声载道。白彦虎逃到喀喇沙尔后,曾参加阿古柏在这里召开的军事会议,策划如何继续负隅顽抗。但随着四月十六日阿古柏在库尔勒暴死,伪政权陷于分崩离析。海古拉和另一军事头目艾克木汗先后西窜,白彦虎残部则被留下驻守开都河西岸,以阻挡清军。
面临“树倒猢狲散”的形势,白彦虎自知无力抵御清军的进攻,遂抢先劫掠百姓的秋粮,并掘开都河水为屏障,以致“漫流泛滥,阔可百余里”。在撤出喀喇沙尔后,白彦虎又派部将马壮带着所掠夺的财宝,探路俄国。九月初,白彦虎逃到库车,击败当地人民的阻截,进入城内。但清军随后赶来,白彦虎等逃往拜城,城内民众闭门拒守,白彦虎力攻不下,即率余部西逃。九月底,至喀什噶尔,已是“人不满百,饥疲殊甚”,溃不成军。十一月初二日,阿古柏的大儿子伯克胡里从和田至喀什噶尔,与白彦虎会合进攻汉城(此时何步云据喀什噶尔汉城归顺清朝),数日不下。其时,清军已分兵三路合击喀什噶尔,白彦虎遂与伯克胡里分别率残部逃入俄境,被安插在楚河边上的托克玛克一带。
死于俄国
白彦虎逃入俄境后,其余部曾多次分道骚扰清朝,抢粮饷,劫商旅,“戕官弁,杀行客,掠台马”,肆意骚扰。沙俄从其政治需要出发,拒绝将白彦虎引渡给清政府,并准许进入俄境的白彦虎余部5年不纳粮,20年不抽丁。光绪八年秋,白彦虎死于托呼玛克,终年五十三岁。白彦虎怎么被赶出中国
光绪三年春,刘锦棠率老湘军自乌鲁木齐攻占达坂;嵩武军与蜀军亦分别由哈密、巴里坤西进,连下七克腾木、辟展及胜金口新筑土城,吐鲁番门户大开。白彦虎遂从城东向西遁走,在逃跑中烧杀抢掠,裹挟当地民众,缠回都怨声载道。白彦虎逃到喀喇沙尔后,曾参加阿古柏在这里召开的军事会议,策划如何继续负隅顽抗。但随着四月十六日阿古柏在库尔勒暴死,伪政权陷于分崩离析。海古拉和另一军事头目艾克木汗先后西窜,白彦虎残部则被留下驻守开都河西岸,以阻挡清军。
面临“树倒猢狲散”的形势,白彦虎自知无力抵御清军的进攻,遂抢先劫掠百姓的秋粮,并掘开都河水为屏障,以致“漫流泛滥,阔可百余里”。在撤出喀喇沙尔后,白彦虎又派部将马壮带着所掠夺的财宝,探路俄国。九月初,白彦虎逃到库车,击败当地人民的阻截,进入城内。但清军随后赶来,白彦虎等逃往拜城,城内民众闭门拒守,白彦虎力攻不下,即率余部西逃。九月底,至喀什噶尔,已是“人不满百,饥疲殊甚”,溃不成军。十一月初二日,阿古柏的大儿子伯克胡里从和田至喀什噶尔,与白彦虎会合进攻汉城(此时何步云据喀什噶尔汉城归顺清朝),数日不下。其时,清军已分兵三路合击喀什噶尔,白彦虎遂与伯克胡里分别率残部逃入俄境,被安插在楚河边上的托克玛克一带。白彦虎的子女后代
儿子:子尔、里尔、哈拜尔、希迈尔、社木尔。 孙子:白万喜等。人物评价
正面评价
苏联学者格·格鲁姆-格尔热马伊:白彦虎是西北东干起义中卓越的领导人……他是一位不屈不挠的反封建勇士、民族英雄。
中共领导人李维汉:同治年间的革命运动,可说是太平天国运动中一个晚起但是有力的支流……运动的领导者中有许多杰出的人物,如白彦虎、杜文秀等,他们是百折不回的英雄。
负面评价
清朝将领左宗棠:贼中所称虎元帅即白彦虎,盖贼中十八酋之一,凶悍素著者也。
现代历史学家胡绳:白彦虎原是陕西回民起义的一个头子,起义失败后逃到甘肃,又在同治十二年出关到了新疆北部。他率领手下数千兵力,投靠了阿古柏,成为阿古柏的得力打手。他是起义回民的叛徒。

卞夫人是曹操的继室,曹丕、曹植、曹彰、曹熊的生母,从歌舞伎成为太皇太后,一生可谓传奇。卞夫人出身倡家,后被曹操看中纳为妾室,曹操原配丁夫人被废后她成了继室,其子曹丕继位后她成为皇太后,曹叡登基后她则是太皇太后。公元230年,卞夫人去世,与曹操合葬高陵,谥号武宣皇后。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卞氏,祖籍琅邪开阳,于延熹二年十二月己巳日出生在齐郡白亭,卞家世操卑贱职业,是以声色谋生的歌者舞伎。据说卞氏出生的时候,产房中整天都充满黄光,初为人父的卞敬侯非常奇怪,便去向卜者王旦问卜。王旦回答:“这是大吉之兆,这个小女孩前途不可限量。”
话虽如此,长大后的卞氏仍然不免再操家族的卑贱职业,成了一名歌舞伎。这个以卖艺为生的家庭四处飘零,若干年后,来到了谯地。
此时的东汉权臣当朝,曹操时为东郡太守,为避贵戚之祸而称病辞官返乡。在故乡城外建起别墅,读书放猎,自娱自乐。就在这里,年已二十岁的卞氏以才色过人,而被时年二十五岁的曹操看中,成了乡宦曹操之妾。
曹操乡居不久,冀州刺史王芬、南阳许攸、沛国周旌等人密谋发动政变,废掉汉灵帝,另立合肥侯为帝。他们前来联络曹操,想要拉他一起干。曹操很干脆地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果然,王芬等人的计谋很快就以失败告终。但是王芬等人的谋叛,产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各地造反作乱的层出不穷。
中平四年冬,卞夫人生下了曹丕,也就是后来的魏文帝。曹丕出生的时候,有青色的云笼罩其上整日,形状如同一副车驾的上盖。在古时,乘坐带伞盖的车驾是非同寻常的规格,而这个小婴儿身上的云盖就更不同凡响。有“望气”的术士前来看吉凶,一见此云盖,顿时满面肃然,认为这小婴儿非比寻常。曹家人听了很是欢喜,问术士这孩子前途如何?可否赶上他的祖上,也做一个皇帝亲信大臣?术士连连摇头,答道:“这不是人臣所配有的云气,而是至贵至尊的人主征兆。”
由于局势动荡,闲居乡里的曹操也被征召,并获任命为典军校尉,成为大将军何进的部属,再次来到了祖辈父辈成就功名的东都洛阳。卞氏带着尚在襁褓的曹丕,随着丈夫,也来到了洛阳。
内助之贤
中平六年,东汉王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大将军何进死于非命,凉州军阀董卓进入洛阳,废少帝刘辩改立献帝刘协为帝。董卓觉得曹操是个人才,便封他为骁骑校尉,想要重用于他。曹操拒绝赴任,带着几个亲信微服逃出了洛阳城。
曹操出逃不久,袁术就捎来了关于曹操死在外面的消息。这消息一时间弄得曹府一片混乱,尤其是早先投靠他的部下更是觉得没了奔头,都想离开洛阳回老家去。作为一个从小就跑江湖卖艺的女人,卞氏见多识广而且极有主见,在全家上下惶恐不安没有主心骨的时候,30岁的卞氏挺身而出,料理内外事务。
当她听说丈夫的部属因为流言而要离去,她非常着急,不顾内外之别,按捺着自己满怀对丈夫吉凶的不安,亲自走出来对将要散去的部丛进行劝说:“曹君的生死不能光凭几句传言来确定。假如流言是别人编造出来的假话,你们今天因此辞归乡里,明天曹君平安返回,诸位还有什么面目见主人?为避未知之祸便轻率放弃一生名节声誉,值得吗?”众人佩服她,都愿意听从她的安排。曹操后来听说了这件事,也非常赞赏。
成为正室
曹操长子曹昂死于乱军,原配丁夫人离异,卞夫人所生曹丕便成了长子。卞夫人还相继生下曹彰、曹植、曹熊三子。于是,曹操便将卞氏扶立为正妻。成为正室的卞夫人仍然一如既往地辅助丈夫、教养儿女、善待姬妾。曹操儿女众多,姬妾中如刘夫人那样早逝者也不少,很多年幼的孩子都因此失去生母的照顾。他对继弦妻子的贤能豁达非常赞赏,将这些孩子都托付给卞夫人,让她代行养育之责。卞夫人对这些孩子的身世生母毫无芥蒂,都尽心尽意地抚养教育,这使得曹操很是安慰。
没有了后顾之忧的曹操,更能将全副身心投入争夺天下的宏图霸业之中了。后来曹操也一直没有忘记丁夫人,屡屡借卞夫人的名义邀请丁夫人返回王宫赴宴。卞夫人知道丈夫的心思,总是把与丈夫并排的嫡妻座位留给丁夫人,自己退居妾位。丁夫人当初即是嫡妻,又有养子曹昂,从没有给过卞夫人母子什么好脸色,卞夫人能够这样厚待,颇令丁夫人有些过意不去,说:“我已经是离异之人,夫人何必如此呢?”几年后,丁夫人在娘家静静地去世了。曹操对丁夫人的去世非常痛心,感慨自己再无赎罪机会。卞夫人体察丈夫的内心,主动提出由自己操办丁夫人的丧事。曹操点头应允,并亲自为她选择了墓地,将她安葬在许昌城南。
母仪天下 建安二十一年五月,献帝传诏,封曹操为魏王。
建安二十二年十一月,曹操在儿子群里最后选定了时任五官中郎将的曹丕做自己的继承人,曹丕成为王太子后,曹操和曹丕身边的一些随从人员纷纷跑到卞后那里表示祝贺说:“将军被立为太子,天下都为之高兴,王后您应当把府库中收藏的金银玉帛全部拿出来进行赏赐。”卞夫人淡淡地回答:“曹丕是长子,所以为嗣,而我做为母亲,能够在教导儿子方面没有过失就已经足够了,我们母子没有什么功劳,有什么值得重赏的呢?”
曹操听说了卞夫人的回答,非常欢喜,认为她的表现具有母仪天下的风范,赞扬道:“愤怒不变容态、喜悦不失礼节,这真是太难得了。”
建安二十四年,曹操封卞夫人为王后,并发布文书说:“夫人卞氏,数年来辛勤抚养各位王子,大有慈母之风范。今特晋位为王后,命太子和各位诸侯王陪位,百官为之上寿。国内犯人死罪各减一等,以示庆贺。”
尊为太后
建安二十五年,曹操病逝,太子曹丕即王位,尊卞夫人为王太后。到曹魏代汉之时,尊卞夫人为皇太后,居处称为永寿宫。
黄初七年正月,骠骑将军曹洪舍客犯法,曹洪本人下狱当死。曹洪家富但性格吝啬,曹丕少时曾对其有所求借而不获,因此意常恨曹洪,欲借此事将曹洪处死。群臣并救皆不能得。卞太后责怒曹丕说:“梁、沛之间,没有子廉没有今日。”又对曹丕的宠后郭女王说:“如果曹洪今日身死,我明日便敕令皇帝废去皇后了。”于是郭皇后向曹丕泣涕屡请其命,曹丕方下诏释曹洪,但仍没入其财产。卞太后又为曹洪请言,曹丕后乃还其财。
黄初七年,曹丕驾崩,曹叡即位,进而尊称为太皇太后。
当初,曹丕曾打算追封卞太后父母。尚书陈群上奏说:“陛下以自己的圣德应天承运,开创江山社稷之大业,您所制定的种种礼仪制度,也应当永为子孙后世遵循。从历代典章来看,从没有因妇人之故而封王拜侯的做法,在礼仪上,妇人也只是随着丈夫爵位升高而显贵。秦王朝违背古代的礼法,汉王朝又照着秦王朝去做,但这并不是先王所规定下的。”曹丕回答说:“你说得很对,我前面的决定就不要执行了。同时把你的这个建议写下来,用我的名义形成诏制,藏于台阁,以作为后世永久的制度。”这样一直到公元230年,曹叡帝才追谥太皇太后的祖父卞广为开阳恭侯,父亲卞远为开阳敬侯,祖母周氏为阳都君及敬侯夫人,并都赠予印绶。这年五月,卞太后驾崩。七月,与曹操合葬于高陵。卞夫人的孩子
曹丕、曹植、曹彰、曹熊。丁夫人和卞夫人
丁氏、卞氏两人性格不同,但有其共同点:她们都不是虚情假意、巧言令色的女人,都是真性情,都富有爱心。曹操能成大事,与她们两位的奉献不无关系。
她俩的姓氏都为曹操提供了方便:遇到填写各种表格的“家属”栏,当刘备还在那里撅着屁股一笔一划写“糜”和“孫”时,曹操早就填完了事。人物评价
曹操:怒不变容,喜不失节,故是最为难。
曹植:我后齐圣,克畅丹聪。不出房闼,心照万邦。年逾耳顺,乾乾匪倦。珠玉不玩,躬御绨练。日旰忘饥,临乐勿宴。去奢即俭,旷世作显。慎终如始,蹈和履贞。
王沈:后性约俭,不尚华丽,无文绣珠玉,器皆黑漆。
陈寿:魏后妃之家,虽云富贵,未有若衰汉乘非其据,宰割朝政者也。鉴往易轨,於斯为美。追观陈群之议,栈潜之论,适足以为百王之规典,垂宪范乎后叶矣。
《世说·贤媛篇》:性节俭,不尚华丽,有母仪德行。
何焯:卞亦有权数,若显救植,则外廷必有武姜、叔段之议,不以为言而动以意,或可为耳。

光献翼圣皇后弘吉剌·孛儿帖是成吉思汗的正妻,也是成吉思汗众多妻妾中地位最高、最得宠的,为他生了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四大汗国统治者,辅佐成吉思汗奠基业、镇守蒙古,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孛儿帖曾经被人掳走,成吉思汗为救爱妻,打响了人生中的第一场战争,可见她在成吉思汗心中的地位。人物生平
十岁初恋
1171年,成吉思汗九岁时,也速该巴特尔把他带到他母亲诃额仑兀真的娘家斡勒忽纳兀惕部去,想向他的母方亲族聘娶姑娘。从斡难河边像小脾脏一样的小山包迭里温孛拉答哈出发。当走到千里之外的扯克彻儿山与赤忽儿古山之间(大约在今呼伦湖、贝尔湖之间的乌尔逊河西)时遇见了翁吉剌惕部人德·薛禅。
德薛禅对也速该说:"你这儿子可是个目中有火,面上带光的孩子啊!昨夜我梦见一只白海青抓着日月落在我的手上。我曾对人讲过,不知此梦是什么吉兆?如今,你领着儿子来到了这里,我的梦便有了答案。"德薛禅接着说道:"我们翁吉剌惕自古美女多。所以,我们一直以外甥之貌、女儿之色生活。男人生来守营地,女儿则要出嫁到他乡。我有一小女,请到家里看看!"说罢,领着也速该朝家里走去。
也速该前去一看,他的女儿果然貌美,名为孛儿帖,长帖木真一岁。也速该便于第二天向德薛禅提起了亲事。德薛禅说:"虽然,多次求婚才答应则显尊贵,刚一求婚便予之则轻贱,但是,女儿之命必在你家,请把你儿子留下便是了。"
难后重逢
1171年,也速该巴特尔归途中,不幸中了塔塔儿人的圈套中毒,恐命不久矣速派人把铁木真从孛儿帖兀真那儿请回来,但还是来不及见面就去世了。见势,同族泰亦赤兀部人欺凌铁木真一家。
也速该死后的那年春天,泰亦赤兀部带着族人离弃了特木真一家。
入夏首月,泰亦赤兀人为绝后患欲赶尽杀绝,抓走了铁木真。铁木真经人帮助逃出,几经周折与家人团聚。
1180年,18岁的铁木真时与异母弟弟别勒古台一起,寻找孛儿帖兀真。成吉思汗沿着克鲁伦河终于找到了孛儿帖兀真。德薛禅知道成吉思汗一家的遭遇,无丝毫悔婚之意,如今见到了成吉思汗高兴万分,决定把女儿嫁给成吉思汗。言出必行的风范和彼此的信赖与忠贞最终使得成吉思汗和孛儿帖兀真走到了一起,从而留下了千古佳话。
喜结良缘
孛儿帖兀真与成吉思汗成婚。婚后,娘家人送他们回去。德·薛禅送到客鲁涟河的兀剌黑啜勒地方,自己回家去了。他的妻子、孛儿帖兀真的母亲,名叫搠坛。搠坛送她的女儿,一直送到古连勒古山中桑沽儿小河的成吉思汗家里。
祸及娇妻
1180年,18岁的铁木真成婚的这年夏天,诃额仑家使唤的老妇豁阿黑臣听到了震天动地的马蹄声,便急忙跑进帐里喊道:"大家快快起来!马蹄声正在震天动地,泰亦赤兀惕人可能又来袭扰我们了。"帖木真们纷纷从床上跳起来,抓来了各自的马匹,向不儿罕山急速行去。留在家中的女佣人豁阿黑臣,将夫人孛儿帖藏进坚固的帐车里,套上腰花牛逃向统格黎溪上游。
天亮后,一群兵士从对面驰来,豁阿黑臣心急火燎,猛抽腰花牛想要赶紧走开,可不幸的是车轴却断了。兵士们问:"车里装的是什么?"豁阿黑臣说:"装的是羊毛。""兄弟们下去查看一下!"其中一年长者说道。众人应声下马,前去拉开帐车闭门,发现了躲在车里的孛儿帖夫人。
这伙来袭者不是泰亦赤兀惕人,而是昔日被也速该抢去新娘的篾儿奇惕人,他们是为报也客赤列都新娘诃额仑被抢之仇而来的。未能找到帖木真的他们自相商量道:"此来,为的是报诃额仑被抢之仇。如今抢到了他们的妻媳,也算仇已报了。"便掉转马头,归家而去。篾儿奇惕人把抢去的孛儿帖夫人交给了也客赤列都的弟弟赤勒格儿。铁木真躲在山中的帖木真对此一无所知。
营救妻子
当局成吉思汗实力悬殊,就找札木合与脱斡邻勒王罕联盟。不过就算这样成吉思汗还得再等,等兵力充足能抗衡篾儿奇部,有把握营救孛儿帖兀真为止。
1181年,婚后第二年,成吉思汗忍痛等待九个月后,终于时机成熟马上发动对篾儿奇的攻击,救出了孛儿帖夫人。此时孛儿帖兀真已经身怀六甲,成吉思汗更觉的对妻子愧疚而更疼爱和珍惜。
灭篾儿奇一仗,是为救孛儿帖兀真而打的,也是成吉思汗策划参与的第一仗,大获全胜,从此名声大振,原来的部众百姓纷纷回归。孛儿帖是否被沾污过
孛儿帖被别人睡了

孛儿帖在二十刚过的花样年岁里,就遭遇了人生中的一次重大变故,被迫离开心爱之人,忍辱负重,还生下了一个遭受世人诟病的孩子。
据记载,就在这一年的夏天,雨季来临之际。一天深夜,铁木真的仇敌篾儿乞惕人袭击了他的营帐。正在睡梦中的铁木真翻身跃起,来不及抵抗,就一溜烟地逃跑了,躲进不儿罕山。铁木真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美丽的妻子还留在营帐里。
可怜的孛儿帖怎么办呢?丈夫独自一个人逃跑了,身边找不到帮手,也没有供逃跑的马匹。孤独无援的孛儿帖只好钻进一辆牛车。她运气实在不好,竟然被篾儿乞惕人找到了。篾儿乞惕人以为这次偷袭一定能抓住铁木真,没想到还是被他逃走了。他们气坏了,押上年轻貌美的孛儿帖扬长而去。
在草原部落,女人也是战利品,更何况这是铁木真的女人。
当铁木真兴高采烈夺回了失去9个月之久的孛儿帖之时,这时候的妻子孛儿帖莫名其妙地挺着大肚子。腹内婴孩是谁的骨肉?根本就说不清。
铁木真倒没有介意妻子怀孕的事情。毕竟当初是自己抛弃了妻子,心里始终感觉愧对妻子。后来,孛儿帖生下了孩子,铁木真视之为自己的亲骨肉,取名为“术赤”。对于术赤,铁木真既不十分亲近他,但也不鄙视他,足见他对孛儿帖的愧疚之深。
也许此时,会有人觉得惋惜,一个纯洁如玉的女孩子就这样被玷污,她的身心该遭受多么大的打击。然而,正如同孛儿帖的名字一般,她的心灵很干净,她用她对成吉思汗巨大的爱克服了这些困难,最终与成吉思汗冰释前嫌。可能就是孛儿帖夫人的遭遇这样令人痛心,使得成吉思汗更加珍惜自己的第一位结发夫妻。她拥有着蒙古国所有女人中最高的地位,被举国上下所有人所敬重。成吉思汗和孛儿帖
孛儿帖兀真与成吉思汗成婚。婚后,娘家人送他们回去。德·薛禅送到客鲁涟河的兀剌黑啜勒地方,自己回家去了。
1180年,18岁的铁木真成婚的这年夏天,诃额仑家使唤的老妇豁阿黑臣听到了震天动地的马蹄声,便急忙跑进帐里喊道:"大家快快起来!马蹄声正在震天动地,泰亦赤兀惕人可能又来袭扰我们了。"帖木真们纷纷从床上跳起来,抓来了各自的马匹,向不儿罕山急速行去。留在家中的女佣人豁阿黑臣,将夫人孛儿帖藏进坚固的帐车里,套上腰花牛逃向统格黎溪上游。
这伙来袭者不是泰亦赤兀惕人,而是昔日被也速该抢去新娘的篾儿奇惕人,他们是为报也客赤列都新娘诃额仑被抢之仇而来的。未能找到帖木真的他们自相商量道:"此来,为的是报诃额仑被抢之仇。如今抢到了他们的妻媳,也算仇已报了。"便掉转马头,归家而去。篾儿奇惕人把抢去的孛儿帖夫人交给了也客赤列都的弟弟赤勒格儿。铁木真躲在山中的帖木真对此一无所知。
1181年,婚后第二年,成吉思汗忍痛等待九个月后,终于时机成熟马上发动对篾儿奇的攻击,救出了孛儿帖夫人。此时孛儿帖兀真已经身怀六甲,成吉思汗更觉的对妻子愧疚而更疼爱和珍惜。
灭篾儿奇一仗,是为救孛儿帖兀真而打的,也是成吉思汗策划参与的第一仗,大获全胜,从此名声大振,原来的部众百姓纷纷回归。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