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现形记,我是广州人

原标题:JahWahZoo:欢迎你来动物园派对

原标题:“李鬼”专家现形记

原标题:我是广州人,但我不会讲粤语…

图片 1

——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收藏家李巍名誉侵权案终审判决

你会说粤语吗?

闲适,温润,包容,却又充满智慧,这是成都**;**

2018年9月3日,著名金铜佛像家李巍收到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寄来的判决书,判决书就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李巍与陈建明名誉侵权纠纷案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侵权人陈建明被判删除网文中的侵权文字及图片,并承担相关的法律诉讼费用。至此,历时近两年的G20金铜佛像展名誉权案终于尘埃落定。

估计很多广州人会说:“当然会啦。”

凝聚,阳光,恬淡,却又充满跳跃与爱,这是成都的JahWahZoo。

案件回顾

但是,对于很多新广州人,恐怕只能摇摇头了...

成都作为中国西部文化中心,虽是一线大城市,但是它很不容易的还保留着浓浓的烟火气。在这个混凝土丛林拔地而生的时代,还有恬淡闲适的生活气息在之中流淌,着实让人兴奋,也让人着迷,因此“成姆斯特丹”,“耍都”等等的爱称非浪得虚名。

2016年8月至9月,由著名金铜佛像收藏家李巍提供展品的《汉风藏韵——中国古代金铜佛像艺术特展》在浙江美术馆成功举办。该展览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浙江省文化厅和普陀山佛教协会联合主办,浙江美术馆和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共同承办。作为G20峰会期间官方举办的一场精品展览,参展佛像都经过精心挑选,尤其是明代永乐宣德时期的金铜佛像,作为中国明代造像艺术的代表,彰显着中国佛教造像的艺术高度,在G20峰会期间备受瞩目。

最近我一个外地的朋友要来广州旅行,他问我:“广州人讲话是不是很有意思?是不是像《七十二家房客》里面的包租婆和369那样,牙尖嘴利?”

在成都诞生游走发散的音乐就像成都火锅一样,五味杂陈,来者皆欢,老少皆宜。“包容”,是这座城市灵魂的开始,更是一切生长的源泉。

不料,就在展出的第二天,杭州经营锡器的个体户陈建明发文称:本次展览的佛教造像粗俗不堪、和北京古玩城批发的赝品没有差别。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和李巍的善举都被污蔑为“国宝帮”、伪专家攻占国家文化重地。一批吃瓜群众被这样夺人眼球的标题吸引,一些颇具影响力的媒体也不负责任的同时报道,使得此次展品是赝品的声音迅速传播,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及李巍的名誉受到了严重侵害。

我看了看他,心想,其实你不知道,我现在身边很少朋友讲粤语啦,大部分人都讲普通话。

图片 2

2016年11月,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和李巍共同作为原告,向舟山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被告陈建明删除侵权报道,恢复原告名誉,消除不良影响。陈建明不服判决,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对此,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及李巍也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3月7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图片 3

而诞生在其中的乐队JahWahZoo,本身遗传了这座城市的气息,他们创作的雷鬼乐,就像“Reggae”这个词本身的意思一样,一些生活中最简单纯粹的琐碎和思考到表达。就像他们说的,“‘Roots(根源)’是在音乐上的方向和追求,但并不能概括丰富的可听性:爵士摇摆、侦探片配乐、牙买加海风、日料及成都本味,统统被煮进火锅飘出香气来。”

浙江高院二审判决核心内容

事实上,在十年前,很多从外地来广州谋生或者读书的人,都还在抱怨广州本地人用粤语“歧视”他们,不会说粤语的外地人分分钟都可能被蔑称为“捞佬”。

Zoo Party

二审的争议焦点有两点:1、陈建明的涉案文章中相关言论是否构成名誉侵权。2、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李巍主张的损害事实是否存在,侵权责任应当如何承担。

然而,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短短数年间,曾经是“本地人身份象征”的粤语也开始有消失的危险。

乐队首张专辑《Zoo
Party》是JahWahZoo成立三年多到现在的一次总结,也是每个成员那么些年积累的创作的一种集结的表达。积累是可贵的,凝结后的爆发更难能可贵,在那么一个水泥丛林(Concrete
Jungle)中,它又何尝不能被定义为一座五彩斑斓,妙趣横生的动物园?

针对以上焦点,二审判定:陈建明的涉案文章用图片将展出的佛教造像与古玩城佛像对比,在缺乏充分认定条件和确实根据的情况下,利用图和实物的差异,得出对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和李巍的名誉权产生负面影响的不严谨结论,误导公众观点,具有主观恶意,超过了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的合理边界,构成侵权。

图片 4

鳞次栉比的面孔,千奇百怪的灵魂。索性开个动物派对,让我们每个“高级”动物的灵魂回到最原始的状态,进入一个反拍的世界。

陈建明的侵权行为与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李巍的社会信誉降低的损害事实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此构成对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李巍的名誉权的侵害,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各地的城市长得越来越像了,一样的高楼、一样的街道、一样的着装、还有说一样的话,那些代表地方文化内涵的语言已悄然走向“大一统”,粤语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尴尬。

图片 5

因此判令:维持一审原判,陈建明需删除侵权的内容。

难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当我们在外拼搏回到故乡,想和家人谈谈家常,却发现年轻一代的广州仔囡,早已不会说粤语。

Zoo Party

“李鬼”专家现形

图片 6

JahWahZoo

在这起侵权案件中,恶意贬损佛教造像研究院和李巍的“专家”陈建明到底是何许人也?翻开国家民政部通报的179家非法社会组织,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赫然在案,而陈建明就是这个组织的正式委员。真可谓李逵遇上了李鬼!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非法组织成员陈建明这样的“李鬼”专家,终究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他对G20峰会期间展出的佛教造像恶意抹黑,利用媒体舆论打压民间收藏家,已构成侵权并受到了法律制裁。

怀着这样的担心,我做了一个小采访, 竟发现

图片 7

但其罔顾法律,继续利用网络媒体煽动情绪,对李巍及其藏品恶意攻击和诽谤,还在自媒体发文称自己赢了官司,无视法院判定的侵权结果,并且继续在其文章中攻击和诽谤李巍极其藏品,究竟居心何在?如果不是有巨大的利益驱动,谁会无视人间正义、黑白不分?妄图以此达到控制文物鉴定权和话语权的目的,无异于以卵击石。这样倒行逆施的行径终将作茧自缚,受到法律更严格的制裁。

图片 8

《Zoo
Party》凝结了每一位乐队成员多年的创作而蓄势待发,而这张专辑背后的制作人Nick
Manasseh更是在雷鬼乐发展历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海伦·凯勒曾经说过:“乌云遮不住太阳,邪恶终将被打倒,真正的胜利永远属于正义。”天理昭彰,书载言传,走正义之路,从来风雨兼程。李巍在打这场官司之初就已经声明:我不要钱,我要的是9000万民间收藏家的话语权,是个人的名誉。”以法律为剑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之正气,是每一位公民的合法权利,更是每一位民间收藏家应有的担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来自煲冬瓜:

Nick Manasseh,在1985年组建了Manasseh声音系统(Manasseh Sound
System)。为了重溯雷鬼乐的本质,因此从那时开始一直专注于根源雷鬼乐(Roots
of Reggae)。1990年,Nick创立了他的第一个工作室,并成立了一个名为Riz
Records的新厂牌并从新工作室发行作品。从布里克斯顿(Brixton)音乐节('91-2000)开始,Manasseh工作室一直是伦敦音乐人与其他音乐人连接的重要桥梁,尤其是与来访的牙买加艺术家配音。并且与许多伟大的雷鬼音乐家合作,如Dennis
Brown,Mighty Diamonds,Freddie McGregor,Sugar Minott,Brigadier
Jerry,Josey Wales,Charlie Chaplin,Johnny Osbourne,Junior
Delgado,Tony Tuff和The
Melodians等等;以及90年代的一些重要音乐家,如Jigsy King,Tony
Curtis,Simpleton,Shaggy Wonder,Everton Blender和Yami
Bolo等等。2012年,尼克回到伦敦,搬到了伦敦西区的一个新工作室——The
Yard。尼克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为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艺术家进行混音,制作等工作。Nick以及他的工作室和厂牌在很大程度上直接推动了欧洲和全世界雷鬼乐的发展。

责任编辑:

小学三年级前,学校里很多老师说着一口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为我们上课,上着上着,口音又飘到粤语去了……

动物园派对,伴着牙买加海风和成都火锅味准备开始全国巡航,我相信这只是反拍力量的开始,包容和大爱的气息会浸满每个JahWahZoo经过的地方,JAH
BLESS。

以前听到最多的是,班里的外地小伙伴抱怨老师不讲普通话,她们听不懂。

图片 9

图片 10

乐队成员

小学三年级,开始流行“推广普通话”,为了“推普”,说普通话被赋予了更多内涵,例如写规范字、说普通话。

陈征 / 小号

在学校的时候只说普通话,回到家里也懒得改回来。

文剑锋 / 吉他

图片 11

刘越 / 萨克斯

日复一日的观念灌输,现在我已经不习惯说粤语了,感觉普通话说得更顺口。

刘潇轶 / 吉他

图片 12

李晟 / 贝斯

来自豆豆:

陈凯 / 鼓

我是老广人,一直都以讲粤语为豪,从小我就要求身边的朋友要讲粤语,朋友们也很乐意和我学粤语,但上大学后,我发现我再也没办法带领我的朋友和我一起讲粤语了。

赖永丰 / 唱、键盘

图片 13

JahWahZoo

大学的朋友来自五湖四海,方言不同只能用普通话沟通,原以为毕业后上班能说回粤语,没想到上司是湖南人,同事是潮汕人。

JahWahZoo
来自成都,由7位经验老道的乐手组成,他们戏称自己是“雾霾雷鬼”却又骄傲地唱着“阳光最灿烂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他们生发于成都地下音乐场景,从麻塘、家吧、鼓吧到三圣乡,在新的音乐浪潮中飞速成长,并于2018·推出首张专辑《Zoo
Party》。

现在粤语只能和家人聊,我真的厌烦了这种状态,可是却无力改变它。

“Roots”是他们自称在音乐上的方向和追求,但并不能概括他们制造出的丰富的可听性:爵士摇摆、侦探片配乐、牙买加海风、日料及成都本味,统统被煮进火锅飘出香气来。

图片 14

时代浪潮中的部分殊途同归,从彼时的无端愤怒到追随爱与和平的呼唤,这其中雷鬼乐就像是一种密语或暗号一样,成为团结亚文化社群的集结号,既然它从未成为主流。

图片 15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