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身里隐藏的密码,我小时候

原标题:美民·风俗 | 文身里隐藏的密码——黎族人的文化传承

原标题:除了吃,广东能想想文化发展的事儿吗 | 地球知识局

原标题:我小时候,谁不会捉蛐蛐就是大笨蛋 | 豫记

9月“开学季”到来,看到学生们朝气蓬勃的面孔,不免让人产生一种新学期新气象的期待。在许多学校,文身是不允许的,但你知道吗?在海南岛上的黎族,不文身则不能被祖宗承认,文身是黎族人传承已久的文化传统。看来,对于文身不能一概而论。黎族人为何会有文身的传统呢?和小美一起来看看吧。

图片 1

放学后,几个小朋友在小区的草丛里捉蛐蛐。他们蹑手蹑脚的样子,十分好笑。现在的孩子生在福窝,怎么会捉蛐蛐呢?可我们小时候,一个个是捉蛐蛐的行家,谁不会捉蛐蛐谁就是大笨蛋。

黎女豪家笄有岁,如期置酒亲属至。

(⊙_⊙)

图片 2

自持针笔向肌理,刺涅分明极微细。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翟红果 | 文

点侧虫蛾折花卉,淡粟青纹绕余地。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豫记微信号:hnyuji

——汤显祖《黎女歌》

NO.663-广东人有文化

捉蛐蛐,其乐无穷

《牡丹亭》的作者,明代戏剧家汤显祖曾经游历海南岛,这首诗就是他对黎族女子文身的精彩描写。

作者:猫斯图 制图:孙绿 / 编辑:酸奶没泡沫

小时候,没有什么玩具,一年四季就循着天气变化,寻找快乐,如打陀螺、逮蚂蚱、捉蛐蛐。现在回想起来,玩得最开心的就是捉蛐蛐。捉蛐蛐捉出了童趣,捉出了协作,捉出了快乐。

文身的历史记录

中国互联网上对广东的梗,基本上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没有一个福建人可以完整离开广东。

蛐蛐是俗称,它学名叫蟋蟀,亦称促织、夜鸣虫、将军虫、秋虫等。

渗透在岁月中的色彩

吃福建人,可能已经成为广东人近几年来最大的文化符号(IP)了。

古代,妇女夜间纺纱织布。夜深人静,秋意正寒,蛐蛐躲在篱边墙下低吟浅唱,很像又急又快的织机声。

黎族源于中国古代的骆越人,中国早期典籍所记载的骆越习俗涵盖了黎族习俗;而骆越后裔中至今还残留文身这一历史印痕的,也只有黎族了。

图片 3

图片 4

自汉代开始,黎族文身就已经出现在文献记载之中。《史记·赵世家》:“夫剪发文身,错臂左衽,瓯越之民也。”宋代以来,随着中央王朝对海南岛开发的深入,黎族文身在典籍中也呈现出越来越清晰的面貌,相关记载不绝于书。

这样是不行的。别说香港的金庸、港产电影、TVB等了,就是广州,早些年也少不了《情满珠江》这样让全国人民搬着椅子在电视前看的作品。

明代朱之番的“闲阶声彻琐窗中,暗送梧桐落叶风。高韵不缘矜战胜,微吟端欲做机工”,
生动形象地写出促织的由来。一声“促织”寄托人们对蛐蛐的喜爱。

到了清代,除了文字记载之外,黎族文身更以图像的形式被记录在册。乾隆年间成书的《皇清职贡图》中绘有一幅黎族妇女图像,嘴部的文身清晰可见;《琼州海黎图》中亦绘有妇女手臂和腿部的文身图案。

问题出在哪了?

蛐蛐是个寻常的小虫子,喜欢穿一身褐黑色外衣,头角有两长眉,尾有两短须。雄的好斗,两翅摩擦发出响亮的声音,“唧唧”低吟,“嘘嘘”放歌,
很好听。

图片 5

近一百年来,广东的影响力在中国是相当瞩目的。前有广东人向全国输出革命思想,后有香港文艺界内地圈粉无数,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辐射力,让很多其他地区难以望其项背。

在孩提的时光里,蛐蛐是我们要好的“伙伴”。

▲清代晚期的《琼州海黎图》是一部珍贵的黎族风俗画。这是其中的一幅,名为“迎娶图”,描写夫家迎娶新娘的情形。最前面为新郎背着新娘,后面有两个妇女,面部和足部皆有明显的纹样

图片 6

上小学的时候,年年秋天都要抓蛐蛐,至少一星期有三四回吧。

文身的功能

这么有自信的

每每回忆起来,脑海里时常闪现出它跳跃时敏捷的身影,勇猛好斗的它也会奏出优美的琴声。有了它,在乡村度过的童年,欢乐有趣。

身份认同的标志

但是进入21世纪之后,粤港澳湾区的文化影响力却明显下降了,逐渐远离了文化中心的地位,在互联网评价中变成了一个只会吃的文化荒漠。

秋季偏寒,蛐蛐爱藏在草丛、秸秆堆和土块下,尤其是玉米秆堆里和犁铧翻出的泥块里。

关于黎族文身的功能,古代文献及文人诗中记述的说法很多。唐、宋以前的记载,都一致认为越人剪发文身,是为了“以象鳞虫”,“以象龙子”,“以避蛟龙之害”。这出自于他们的宗教信仰,在身体上刻纹路之后,就可以令神灵附体,得到祖宗或神灵的保佑。这种朦胧的宗教意念,使他们在文身过程中能消除顾虑,以超人的毅力忍受皮肤流血等种种痛苦,而获得文身后保一生平安的喜悦。而这种独特的宗教形态,又更集中体现在母系社会的女性崇拜之中,所以黎族的文身是披示在女性的身体上,男性文身是极个别的,纹样也很简单。

图片 7

图片 8

但到了明清时期,比较普遍并被认同的说法,是明代顾岕在《海槎余录》中说的,不文身“则上世祖宗不认其为子孙也”。文身是祖先传下的遗规,如果妇女在世时不文身,死后祖先灵魂不认她,就会变成无家可归的野鬼。也就是说,文身习俗产生于原始宗教,含有氏族标志的意义。因此,黎族各个不同的方言区,祖传的文身图案也有所区别。

来自煲仔饭的误解

放学后,小伙伴们就带着小瓶子,结伴而行,一起去捉蛐蛐。

图片 9

这背后的原因很复杂,要解决这个问题也许也需要一些新的思路。

凭经验选好地方,一人翻玉米秆,其他的在旁边静候,当蛐蛐试图四面逃蹿的时候,大家四散开来,猛扑过去用手扣住,一般成功的几率非常高。

▲同一方言、宗族、村落的文身图案是一致的,女儿文身图案要与母亲相同(模拟)
供图/ 海南省民族学会

对外无力的广东文化

不过也有例外,一次可能扣不住,就穷追不舍,瞅机会再扑上去,如此三番五次,也能抓住蛐蛐。

文身的礼仪和过程

由于独特的山地、平原、海洋复合地形,广东文化可以大致上分为三个主要组成部分,分别是广府、客家和潮汕。而对于外人来说,显然以广州为核心的广府文化影响力最强。

这个过程是很快乐很享受的。

迈向成年的疼痛与美丽

图片 10

我们有时候在草丛中找,有时搬开石头找,或者翻开泥土搜寻。必须瞪大眼睛,蹑手蹑脚走动。

对于黎族来说,文身是一项神圣的人生仪式,可以说,在过去,文身是每一个黎族妇女的成年礼。因此,文身的礼俗、仪式与禁忌也十分隆重和复杂。黎族妇女文身一般在6岁—20岁之间完成,多数是从10岁—15岁开始的,20岁以后文身的比例很小。但无论从哪个年龄开始,几乎都是在结婚之前文完。

而特殊的历史,让广州之外,在不大的地方,又形成了两个为人所熟知的地方文化中心。

“嘘!甭吭气!”如果谁发现一只,我们就立刻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站着,生怕惊走“猎物”。

文身多选择农闲的旱季和节日期间。此时气候干燥凉爽,伤口不易发炎、溃烂、化脓,容易愈合,人们也不会因此而误工。一般是在女子居住的“隆闺”内或在家中进行。文刺时,除女亲眷或女友外,他人不得在场观看。个别地区也有在门前文刺,不避外人或男性观看。

其一是香港因漫长的殖民史而形成的西式香港文化,它和广府文化并称“省港”,在上个世纪的中国内地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都具有强大的号召力;其二则是改革开放之后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政治地位而催生的深圳文化。几十年的发展,已经让深圳有了属于自己的拼搏文化,足以为全国所借鉴学习。

然后,发现者就轻轻府下身,对准目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手盖住它,再小心翼翼捉住。

文身的工作都由上了年纪的有经验的妇女担任,多是被文者的亲属。文身时,首先要选定吉日,由主文师举行仪式,杀鸡摆酒设祭品,向祖先鬼报告受文者的名字,求保佑平安。施文成功后,要煮龙眼树叶水洗身,受文者的父母要杀鸡或猪,摆席请酒,庆贺祖先赐予受文者美丽的容貌。如施文失败,则归咎于鬼魂捣乱,受文者家要敲锣打鼓,杀牲祭祖先鬼,祈求祖先赐予文身者美丽的容貌。

香港曾经是那么的独一无二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唉!太小了,不中。”“把它放了吧,没啥用!”大家很失望。

▲黎族少女进行文身(模拟)
供图/海南省民族学会

但这些让人们引以为豪的广东内部文化成果,向外却似乎没有什么作为。粤港澳湾区的文化影响力下降,似乎已经是一个现实了。

要想捉到又大又肥的蛐蛐,就得卖力找。幸运儿是很少见的,大家捉的都是普通的,只有个别小伙伴才能捉到肥壮的蛐蛐。

文身的工具主要有藤刺、拍针棒和染料。藤刺多用当地生长的白藤刺或其他荆棘等。拍针棒是用来拍打藤刺的工具,或竹或木,也有用筷子的。染料用来绘染花纹图案的,多用树木的炭灰和植物油、水,或植物叶、茎、果的汁液。

粤港澳湾区的文化影响力逐渐薄弱,主要的原因大致上有三层:

这种蛐蛐被封为“蛐蛐王”,如果再捉到就封为“蛐蛐王后”。这时,有人不同意:“你咋知道它是公是母?”

文刺时,施术者一手持藤刺,一手握拍针棒,沿图案纹路打刺。藤刺刺破皮肤,擦去血水,在创口处立即涂上染料。待创口愈合脱痂后,即显现出永不脱落的青色花纹。有的为了纹饰清晰,要重复打刺二至三遍才能完成。

首先,被粤东西北三个方向群山包围的湾区,向海洋发展乃至做外贸移民的动力,甚至比向内地渗透更大,也就让广东文化与内地文化的交流偏少,直接导致了第二个问题。

“有了大王,这个当然是它老婆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文身所刺部位有一定次序:脸、背、胸前、腿、手。所刺花纹以圆形和曲线形为主,富有特色。从脸到脚的施文过程,都是分别进行的,并用几年时间分段进行,这样做可以缓解或减少痛苦。

山岳重重...

有时候,我一个人也能捉。顺着蛐蛐的欢叫声找过去,终于在泥块边看到它。悄悄靠近,它却浑然不知,依旧欢唱着。

图片 14

图片 15

伸出手,往前一扑,结果却扑个空。蛐蛐逃得可真快,一窜有一米多远,害得我也跟着跳起来。

▲精美繁复的润方言黎族腿部文身纹样
图/邓磊

广东的方言对于习惯了普通话的中国人来说是非常拗口难学的。且不说谜一样的客家话和潮汕话,只算统治湾区的粤语,也已经让很多人头疼了。而文化输出,往往是要绑定在语言文字这个载体上,才能持续的。

蛐蛐蹦走后还冲着我叫几声,似乎是在嘲笑我太笨了。又追一会儿,终于把它捉到,想着刚才笨拙的动作,自己都觉得好笑。

文身的艺术和意义

东南地区方言

图片 16

留在身体上的文化遗产

图片 17

这样费劲捉到的蛐蛐,一定是个儿大、四肢有力的。这样的蛐蛐,善于战斗,拼杀起来绝不退缩。

黎族的文身,绝大多数都是由点、线、圆等组成的抽象几何纹样,很少有具体的象形图案,而且脸纹、颈纹、胸纹、腹纹往往连为一体,具有鲜明的整体感。在构图上,还讲究对称,讲究点、线等元素的均衡搭配,布局巧妙合理,给人以审美的享受。

这其中的变迁,则折射出了湾区文化地位下降的第三个问题。

每捉到一只,就装进玻璃瓶中。如果收获很丰盛,就放掉个儿小体弱的,留下体格强健的,作为决斗的“勇士”。

文身的图式、纹素所蕴含的意义,是十分复杂的,目前还不能完全破译其中的内涵。历来的学者均有猜测,但都没有令人信服的确切解读。在这久远而凝重的文化积淀中,我们依稀可以领略到,妇女们躯体上的纹路,包含着内心的祈求,对幸福的盼望、对灾难的回避,对青春美丽的展示等等。古老的民族,也借着这些图式,把一代又一代的期望和追求,用点线艺术留在皮肤上,以图式的美感激励族人勇敢地生活,以乐观的态度去迎接现实生活的挑战。

一个地区文化地位的高低,往往是和它的经济地位密切相关的。而粤港澳湾区,从百年前开始就是中国经济最富庶、最先接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地区,当然成了人们喜爱观摩的对象。

一只、两只……慢慢地,空荡荡的瓶子就装满蛐蛐,显得很热闹。看见装在瓶子里的蛐蛐,上下不停的跳动,长长的胡须一翘一翘的,心里挺满足的,像打了一次胜仗似的。

图片 18

香港律师和香港记者

抓蛐蛐的地方常常是荒草野地,或是刚刚犁过的田地。再加上,到处跑的一身汗。

▲黎族文身阿婆在文身博物馆前合影 图/视觉中国

是多少人年少时的偶像

所以,几乎每次捉完蛐蛐,就像一只泥猴,双手黑呼呼,鞋子湿漉漉,逃不了父母的一顿臭骂:“兔孙子,死不改,又去捉了,当饥当渴?”骂就骂呗,反正野也撒了,这算不了什么,一个字“值!”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