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仲文化产业园可行性研究报告,干栏之乡

(一)自然景观资源调查

  除了上篇所说的龙门院子,下面要说的三个院落,同样与那个曾经占据了甲马池多个风水宝地的蒋姓旺族有关。张良皋《乡土中国:武陵土家》中有这样一句话:“咸丰自新场到丁寨,沿野猫水绵延60里,有一个蒋氏强族,就是从贵州迁来的。他们的屋顶多用‘双椽’,在鄂西罕见,在侗族地区是常规。”这大概就是甲马池蒋姓家族的来历。行游过程中因为有乡民们的介绍,我才猛然发现16号这天所访的三个主要院落,过去都曾是姓蒋的那个大家族的。和利川大水井古建筑群过去属于一方豪绅李氏家族一样,原来在咸丰甲马池这个偏僻的乡村,也曾演绎了一段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的历史。这一段历史,我们在问住在那些院落和屋场的乡民时,他们多多少少还有些支支吾吾说不清道不明,所以我对这一段历史的感觉完全成了雾里观花。即使如此,这里面难免强族的巧取豪夺,也难免斗地主恶霸时的血腥场面,有农民翻身做了主人的喜悦,也有吊死梁下的冤魂屈鬼的泪水。一段理不清的,不见于记载的故事已经如烟散去,只留下了一个个孤楼冷院,由它们保留下鄂西民间吊脚楼建筑残留的精华。

首页>>文化中国>>滚动 字号:大 中 小

1、森林景观资源:园内有林地面积1800亩,疏林地面积200亩,未成林造林地面积1600亩,灌木林地300亩,森木覆盖率43.9%。有林地中,侧柏平均胸径23.5cm,平均树高6.24
m,未成林造林地树种为侧柏、蜀桧,平均高50.3cm;灌木林地多为火炬、黄荆、酸枣、胡枝子等,林下草类多为菅草、茅草、茜草等,山谷溪流和水塘退水区域生长的各种水草呈草甸状分布,因立地条件不同,植被分布状况和盖度差异显著。园内原有很多古树名木,经文革破坏,所剩无几。**

惊艳小院——王母洞吊脚楼群落

文化部回应人大委员担忧:立法可强制保护地方非遗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8-26 07:13  责任编辑: 钟明

国家鼓励支持地方利用非遗项目开发产业化是否会破坏非遗?非遗是否有必要单独立法?昨天,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草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委员们主要围绕上述两个问题展开观点交锋。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到会听取分组审议意见,会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鼓励地方重申遗、重保护,有的地方存在重申报、轻保护的问题,立法通过后将可强制要求地方进行相关非遗项目的保护和合理开发。

问题一

非遗开发热或引起破坏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倪岳峰表示,草案规定,国家鼓励和支持地方开发非遗项目发展文化产业,这迎合了某些地方利用非遗从事经济开发的利益冲动,无疑加剧了非遗开发与保护之间的矛盾。

与上述观点相呼应,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刘柔芬在分组审议时表示,草案明确鼓励地方开发非遗项目,实际上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许多地方将申请下来的非遗项目已开发成旅游项目,保护不足情况较为严重。

同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马启智说,现在很多非遗和商业、市场机制结合起来,频繁的演出是为了招揽游客,增加收入。凡是有可以被市场利用的非遗,市场也绝不会让它闲置。但是现在为迎合观众的口味和需求,在商业化的过程中,原来的非遗面貌也在变化,原汁原味的非遗都走了样,福兮祸兮值得研究。

>>回应

重申报也要重保护

对此,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表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已经进入一个新的保护阶段,有些地方过去开发违背了非遗保护的客观规律,有的地方重申报、轻保护,但整体来说近几年我国非遗保护取得了重要成绩,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全民意识的提高。我们的观点是反对重申报、轻保护,要求重申报、重保护。申报很重要,申报非遗起码要达到相关的法规条例的要求,申报是为了推动保护。但是不能光申报不保护,或者乱保护,今天在审议中的意见很有建设性。”

问题二

非遗是否有单独立法必要

列席会议的青海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马福海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单独立法的必要性提出疑问,他表示,“物质”与“非物质文化”在实际操作中很难分清,实际上,除了自然界的物质,其他几乎都有人类加以改造的痕迹。是否可以考虑将我国文物法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合二为一?

>>回应立法后可强制地方保护非遗

王文章表示,目前有9个省市制定了非遗地方性法规,在没有通过国家性的立法之前,地方立法保护对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很重要,立法保护是最根本的保护。此前,我们都是单向的选择性的项目保护,如对少数民族、中药等,从2003年开始我们将所有的非遗都纳入,真正采取一个科学的态度对待非遗保护。如果该法通过,我们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立法体系将进一步完善,有些地方不太重视,或者没有立法,通过呼吁宣传,地方政府也会加入到非遗保护中,立法通过之后将强制要求地方进行相关非遗项目的保护和合理开发。

同时,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其自己延展的规律,这部法律草案里面为此专门规范了按照其规律进行科学的保护。因此,专门通过国家立法保护非遗非常必要。

问题三

草案未涉及非遗知识产权保护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倪岳峰提出,类似戏曲等非遗如果开发将必然涉及到产权的保护,但是目前的草案中没有涉及。

>>回应

将有配套法规落实具体问题

王文章回应说,针对非遗的保护法是全国范围内一个整体性的法律,不可能进行一些很具体的规定,该法通过后,我们一定会从一些政策来细化怎样来落实该法律,包括知识产权,如生产性保护,对税收、贷款、政策扶持,将会继续制定详细的法规政策,推动非遗保护工作的实施。

本报记者孙乾

记者观察

2005年,文化部组织开展了新世纪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随后逐步建立了四级名录体系和代表性传承人评审认定体系。目前,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已建立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4155项。有统计显示,近年来中央和省级财政已累计投入17.89亿元用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一个全国性、系统性的科学保护体系正在逐步形成。然而,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工作稳步推进的过程中,非遗发展也存在着“冰火两重天”。十一届人大常委会十六次会议中进行审议的非遗法草案无疑是对这些问题的制度化求解。

冰:部分非遗后继无人

清末,北京正阳门外有条“灯笼大街”。因民间宫灯、花灯多出于此处林立的灯店而得名。这些店铺前面营业招呼应酬客人,后面是作坊进行操作,客人们可以看见整个生产过程,也可以随时提出自己的创意和要求。设计图纸、选料开料、制作灯架、灯扇绘画……看得游人流连忘返。这条街上,最有名气的当数“文盛斋”。

从上海世博会回溯95年,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北京“文盛斋灯画扇庄”以宫灯等工艺品参会,一举获得两块金牌,载誉而归。由此,古色古香的宫灯在国际市场上打开销路,远销欧美各国,成为传统出口商品。

而今,北京宫灯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文盛斋经合并,成为目前的保护单位:北京市美术红灯厂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红灯厂)。宫灯设计制作的手艺,传承到了红灯厂美术设计师马元良的手中。

始于明朝的北京宫灯,穿过历史的长河,没了当年“灯市千光照,花焰万枝开”的繁盛。虽已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却在时空的坐标中,渐行渐远,面临消失。由于外销渠道不畅,成本较高,加之古色古香的宫灯如何融入现代家居风格的问题没有解决,厂子销售出现严重困难。

“已经停产快两年了。”马元良叹了口气说。作为厂里唯一的高级设计人员,他说自己成了“晴雨表”。上世纪70、80年代熬通宵设计图纸的日子一去不返,现在基本上“没活儿可干”。

没有订单,收入就上不去,新人进不来。他50岁的时候就想带徒弟,现在快70了,马元良的愿望还没能实现。“厂里一线的职员,每个月工资1000块钱左右。活儿又辛苦,这样的条件,没法吸引年轻人。”厂长杜杨说,自己来这儿27年了,没进过一个新人。

不管什么时候路过天安门,马元良总下意识地抬头往城楼上张望。休息厅里还挂着他和同事为35年国庆设计的宫灯。

火:非遗变成“摇钱树”

前不久,“中国丹霞”地貌成为中国的第40项世界自然遗产,一时间中国再掀“遗产热”。根据住建部的统计,目前中国有包括杭州西湖在内的35个项目正式备选申遗,而各地跃跃欲试提出申遗的已经排队到下个世纪。

“一些地方政府把劲儿都使到申报前,一旦申遗成功,得到国家相关部门认定后,地方政府的政绩完成了,就又是庆祝会又是文化节的,具体的保护工作却被扔到一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审专家委员会主任冯骥才接受采访时说,重申报、轻保护,甚至超负荷利用和破坏性开发的现象,如今在全国普遍存在。

有专家指出,部分地区把非遗当成摇钱树,甚至出现了误把非遗当作行业垄断特权的现象,一旦确定了某个保护单位和传承人,便不允许他人发展该项目,完全背离了设置保护名录的初衷。

由此,人们开始怀疑这股积极申遗的热情,是否缘于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扬。

更有专家发出警示:这股热潮有可能演变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次集中毁灭。

求解

落实保护责任推出机制

“很多年以后,宫灯会不会成为一个档案里才能查得到的词语?”马元良闭起眼睛想象:微风吹拂,丝穗摇曳,六方宫灯上仿佛飞龙抖动,“真可惜了这种美”。

据悉,60年间,我国传统剧种损失了三分之一;消失的舞蹈类遗产超过20多年前统计总量的三成,其中河北、山西两省近三分之二的传统舞蹈失传。

“非遗保护应该纳入地方政府的工作规划中,落实责任,纳入财政预算。”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文化室主任朱兵说,这项保障制度已经在目前的非遗草案中有所体现。

另一方面,随着政府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力度逐步加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现已有1028项。同时,各省市乃至县一级也相继建立遗产名录。但是目前的名录“只进不出”,为此,专家建议国家和地方各级政府的“非遗名录”应该效仿世界文化遗产的管理办法,对已进入名录的遗产设立警告和除名机制。

朱兵说,在现代生活方式的冲击下,农业社会一些依靠口传身授予以传承的文化遗产不断消失,亟须通过立法明确有关制度,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工作。

“把这些年非遗保护的措施、方法通过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体现了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也是更高层次的保护。”朱兵说。

对于非遗草案,马元良有自己的期待。“市场问题需要自身解决,希望法律的出台能够对招徒进行补贴,毕竟有新人,才能传承。”

本报记者张然

2、地貌景观资源:园内山体陡峭,悬崖众多,奇石怪崖林立,错落有致。山体林木茂密,山上林间溪水潺潺,山下水库碧波荡漾,风景宜人,具有非常广阔的旅游开发前景。**

16号这天的路程并不辛苦,所到之处全部通了平整的乡村公路,所以我们再次包了一辆长安小车,从张家坪村出发不到一小时,车子就到了马家沟村的王母洞。在小公路的右边,是具有一定考古价值的王母洞,小公路的左边山坡上,与王母洞相对的,就是那片青瓦木房的民居院落。

文章来源: 京华时报

3、天象景观资源:由于千山头位于群山西首,与城区及微山湖近在咫尺,晴朗天空可一览枣庄城区和微山湖秀美风景,素有“千山松柏苍于滴,霞映幽洞水自流。寺观峻起仙境地,玉皇顶上云悠悠,远瞻东海三千里,近观微湖五百舟”之赞誉。**

民居院落顺坡脚一字儿排开,掩映在竹林和树木中。我们拾级而上,从右往左,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观察。在热心乡民的指引下,穿过了五个撮箕口形状的三合水院子。在走入最后一个院子时,我们全都惊喜地叫出了声,这真是一个让人惊艳的四合水小院!正是紫荆花开的季节,洒在走廊和地坝上的绯红落英,让我们恍惚间如入世外桃源。顺着落红步入院落,一株粗壮的,形如腾龙的紫荆树,戴着紫红的满树花冠,高高地伸出四面围合的青瓦屋檐,透亮的天光与鲜艳的花色,衬托着木房子特有的烟墨色,最质朴的美与最灿烂的美在这个小院落中得到了巧妙的诠释!据说这棵树皮已白的紫荆树有了几百岁,成了小院人家的传家宝。据说与它相对角的本来还有一棵紫荆,某年被一堆倒在根部的杂物烧坏了根而死掉了,不久之后院子中的一个高寿老人也死去,于是院子里的人都把紫荆当作与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的神物,不管别人出多大价格,也不肯卖掉。紫荆花下的院坝是石板铺成的,中间摆着有一个石质玉白的雕花水池。小院四周各建有一栋四列三间木屋,相互勾接。靠外面的房屋则顺着山势建成一个巨大的吊脚楼,由18根立柱撑起,并没有封死,形成了乡民们上山下山的大过道,竹林掩映在岩壁两边,岩下是潺潺水声,这可真是借地势以起屋、人与自然相和谐的典范之作。

4、水体景观资源:该区域范围内有多个小型水塘,水体面积达150亩。山上林间溪水潺潺,山下水库碧波荡漾,风景宜人。产业园南部与蟠龙河相邻,计划实施综合开发,以利提高风景质量。同时计划在主景区开挖人工湖,将大大提高水体景观效果。**

据院中生活着的一位腿脚不太方便的老人讲,院坝中间曾有一个很大很漂亮的球形石雕鱼池,后来鱼池被砸坏了,残留的石块做了猪圈前面的石阶,他还带我去看了那嵌在石阶中的鱼池残留物,果然是在弧形的边沿上,还雕刻着精细的花纹。在聊天的过程中,我得知这一大片院落,过去曾是蒋姓强族人家的。老人指着一间木板已被置换成砖石的房子说,这家人以前爱藏书,这里放了不少书,成了一个小小的图书馆,远远近近来访的爱书人,都喜欢在这屋子里找书看。后来斗地主,这些房子就分给了农民。

(二)人文景观资源调查:

依依不舍地从这个美丽的小院落中走出来,我们回到了小公路上。乡民们又鼓励我们去钻钻半山腰上的王母洞。乡民说蒋家曾经将这洞修筑成在战争年代可以保全自己的防御工程,他们在洞中修建了房子,饮食生活的设施一应具全,洞的深处可容纳万余人,洞口则修筑了碉堡。据说贺龙的部队打到这里后,就没打王母洞,因为它实在太险要。后来人们就在那大洞中斗地主,人民公社也经常在大洞中开会。再后来那些房屋设施之类都被毁了,包括洞门口的碉堡也被拆,只留下了大块大块的筑碉堡的石头。看着陡峭的山腰上的王母洞,我匀留下爷爷奶奶和孩子呆在下面,其他人跟着一个李姓村民往上攀登,到了被拆的碉堡的位置,在滑动的沙尘和并不牢靠的石块之间攀行,我发现我心跳如鼓,两腿发软,但已到了无法退后的地步,只能横着一条心,手脚并用往上爬,终于到了洞口,我浑身上下滚着下黄豆大的汗珠,再也不肯进洞里去了,只敢在洞口休息,等三个男同志进去探险。我则在洞口回忘数百米远处的对面山坡上的民居群落,更多了一份感叹与幽思。

1、奚仲文化:四千年前,夏王朝的车正奚仲,在奚公山发明了人类最早的交通工具-马车。奚仲故后葬于奚村东千山头下的小南山(又称“奚公山”)。**

好不容易下到公路上,回想起来仍然后怕,所幸那个大洞将要搞旅游开发,将来游客去时不至于如此危险。因为偶尔被我听到,那位叫李方明的村民更是一位唱民歌的好手,我便请他唱了几句录了下来,这也是一个采风的收获。

奚仲山山脚下古时建有车服祠,专门祭祀奚仲这位令人仰慕的大发明家。奚仲山顶上,现存两个封土堆,南北相连。冡前残存两个碑座,碑身已经破碎,残碑上刻有“公为奚冉二墓修筑”八字。据说,南边古墓即奚仲墓,北边即孔子七十二弟子之一的冉子墓。奚仲山岩石上还有一条痕迹,传说那是奚仲造车时留下的辙印。

文物学校——新场蒋家花园

2、道教圣地:奚仲山毗邻千山头,古时千山头建有道教建筑群,曾是鲁南地区最大的道教圣地。该道观始建于隋末唐初,至今已有1400余年的历史。始创北官(龙泉观)、中宫(玉真观),清乾隆年间又建南宫(玄真观),后又仿北京白云观,重建中宫(玉真观),成十八进四合院的建筑群,总称老北宫。千山头庙宇的鼎盛时期是乾隆年间,有土地近千亩,道人120余人。每年农历九月十二日的千山头庙会,盛大无比,波及苏、鲁、皖地区,朝拜进香者终年络绎不绝。千山道教建筑群,在1953年、1966年的两次“破四旧”运动中被拆除。**

我们慕名而至的蒋家花园,就在新场中学的校园里面,正因此,新场中学被称为“文物学校”。蒋家花园名气很大,关于它的资料也就比较多了,我仅引用一点资料以供读者朋友了解。这个称为花园的大院落建于19世纪初,为富豪蒋克勤所建,占地面积4800平方米,建筑面积2920平方米。原有房屋129间,5个天井,两个花园,现存房屋94间,3个天井,1个花园。现在两端龛子仅存其一,两个朝门被拆毁。郑克洪导演的电影《丛林无边》曾在这里拍过很多重要镜头。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张良皋认为:“这是我在鄂西所发现的最大吊脚楼——大到足以容纳一所新场中学”。

(三)可借景观资源调查:

盛名之下的蒋家花园,究竟是什么模样呢?当我们走进暑假期间新场中学,发现曾被刷上过红油漆的它,安静地卧在新场中学校园的场坝边上,一字排开的正房正对着我们,右边接着的就是一个两层楼龛子。正房大门紧闭,我跑上前去,双手扣住门柱,就着门上镂空的格子往里面看去,发现在正房后面是一个方形的大天井,天井四周环围着两层楼的多间房子。暗红色的栏干曲曲折折地,平添一份雅致。天井坝子里同样是荒草萋萋。非常不幸运的是,我们这次竟然就只能就着门和窗格的空隙向里面观望园子内景,因为义务管理着这个文物院子的吴老师到县城去了,要两三个小时才能回来,而我们一行人老老少少的,又不太可能一直等下去。

位于文化产业园南侧1公里为薛城区著名的蟠龙河,河水常年奔流,现已开发利用,形成较为壮观的水面,该湖面与文化产业园一路之隔,山水呼应。另外文化产业园周边有较多古建筑及古墓群,如孙家大院、唐代五孔石桥、老临城街、铁道游击队纪念园等景点,以烘托、陪衬自然与人文景观,可大大提高风景档次。

我只好将就着窗格,举起相机,对着院子内拍了几张照片。在扒着门窗往里面看时,我还发现一些或残或断的柱子、歪歪斜斜地放着的一些凳子,这座院子,再不及时保护,很多地方可能很快就要腐烂。前面我提到过的吊脚楼大师万桃元,曾经给这座院子换过一根腐坏的“冲天炮”柱子,可惜我的识别能力有限,没找出它。

(四)旅游开发条件调查:

蒋家花园之所以在拆毁近半的建筑中还能保存现有的格局,实在是因为它的建筑工艺太好,而且占地面积大,格局开阔,所以在蒋姓强族被斗争打倒之后,这里就被拿来当了新场的学校。在新场中学的新校舍修建起来之前,附近的孩子竟然都是在这老宅子里读书学习。所以世事真是难料,当年的巧取豪夺,是不是最终又还归于民了呢?那些豪门旺户往往也讲究诗书传家,在追求雅逸之时,没曾想最终还是遗泽于一方。

1、开发条件调查**

半院残楼——青冈坝蒋宅

一是兴建奚仲文化产业园是园林城市建设的重要内容,是城市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是满足城市居民回归大自然愿望的重要举措。随着我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步伐的加快和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生活观念有了很大转变,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已成为人们追求精神享受的重要内容。特别是枣庄新城建设速度的加快,周边森林资源、人文景点、自然景观的相对匮乏,难以满足未来城市发展的需要。位于枣庄新城北郊的奚仲山、千山,是世界造车鼻祖――奚仲的故里和拥有山东最大道教建筑群的道教圣地。利用千山森林、自然、地质景观,依托丰厚的奚仲、道教等文化底蘊,建设奚仲文化产业园,形成奚公山景区、汽车文化景区和集“学、吃、住、行、游、购、娱”于一体的教育、休闲、娱乐中心和森林旅游基地,对于改善新城区自然生态环境,提高城市整体功能,丰富植物种质资源,保持物种多样性,促进城市园林绿化建设,加快文化产业发展步伐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另外,从周围的临沂、济宁、泰安和徐州等兄弟城市来看,均有较高水平的森林公园,在美化城市环境,促进城市发展上起到了不何估量的作用。因此,建设奚仲文化产业园,符合生态环境建设和枣庄新城建设总体规划要求。

从新场中学返回王母洞时,途经青冈坝,孩子她爸倒是眼尖,突然喊停车子说:“我感觉这儿也有一个院子像是老宅子,要不要去看?”这当然不能错过,我们下车向老宅子走去。没想到,这个差点错过的老宅子,同样颇具声名,它竟然也曾是蒋姓家族买到手的,然后在被批斗后,青冈坝老宅由一座私宅摇身一变成了乡政府所在地。乡政府选中的地盘,哪里会差呢?可惜它已只剩下半院残楼!

二是项目选址交通便利,自然资源、人文景观丰富,开发前景广阔。薛城区的地理位置优越,交通十分便利,东有连云港,南靠大运河,京福速高速公路、京沪高速铁路、京沪铁路贯穿南北,一级公路穿越东西,各级公路、地方铁路四通八达。文化园位于枣庄新城北郊,公园大门直对新城主干道的“泰山北路”,距京福高速公路枣庄出口处2公里,距枣庄行政中心3公里,东至枣庄老城区20公里,交通十分方便。

这个长方形的院子的规模本来应该是很大的,现还保留着高大的朝门和部分老宅,听一位正在洗腊肉的妇女说,门前的一对石狮子早已不见了踪影。进入朝门后,一架葡萄遮出了一方阴凉,几株丝瓜正绽放着黄花,三三两两的母鸡在院坝里啄食,见有人来,马上躲开。在宽阔的院坝上,与朝门方向大致相对的是正屋和两旁并排平地而起的两座吊脚楼(本地的人称为耍子、耍檐)。听乡民介绍说,过去,与现存两座吊脚楼两两相对的,还有两座吊脚楼,四座吊脚楼构成田字形格局,正中间是长方形的大天井,在各吊脚楼与正房和厢房之间,全部是本质走廊相勾连,下雨天走完所有房间都不会打湿脚,而且雨水都被天井捡走,绝不会内涝。仔细观察院坝地面,可以发现被毁掉的吊脚楼的宅基和石工加工过的石条围成的天井遗迹。特别是那些被毁掉落地柱后残余的磉墩,虽然是歪歪斜斜地胡乱放在院坝中,却个个都是雕花刻朵的精致富贵模样。

奚仲文化产业园区域内现有亟待开发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可分为“奚仲墓、冉子墓、千山道观”等景点。园内奇峰秀美,两侧怪石林立,山林中间溪水潺潺,常年不干,水清见底,水体景观丰富,池内青山倒影,鱼群穿梭,是难得的垂钓、休憩的水上乐园。千山头海拔233.5m,是薛城较高山峰,山势陡峭、沟壑纵横,站在峰顶,放眼远眺,群山绵延数十里,山峰错落,林海茫茫,既可鸟瞰枣庄新城风姿,又可尽赏微山湖点点白帆,山峰两侧山庄依山而建,石墙碧瓦,错落有致。远望山庄,炊烟凫凫,耕田成方,风景宜人。整个产业园有“奚公山景区(牌坊、奚仲像、奚仲墓、车服祠、道教建筑群等);汽车文化景区(车史博物馆、汽车配件生产基地、汽车展销大厅等);休闲娱乐中心;车迷体验乐园”等多处人文景观,是新城区价值极高的旅游胜地。

看吊脚楼民居,必须要看磉墩。贫苦人家修房子,磉墩并不讲究,越是讲究的人家,越注意打磉墩,似乎磉墩越高、雕工越美就越能衬托主人家的身份和地位。在龚家坨老宅,我们看到了多个不重花样的磉墩;在王母洞的各个院子里,我们也看到了很多雕工精美的磉墩;在青冈坝蒋宅所见的磉墩尤其值得一提,因为不仅那些用来打磨磉墩的巨石或白或青,色泽朴质之外,它的工艺也是相当了得。见有人来参观,那位大概已近五十的妇女专程带我们去看她家所在的老宅中的磉墩,她带我们看的老宅共用了八个磉墩,是三个石匠用三年时间才打制而成,这些磉墩往往高达半米以上,雕工十分讲究。她说这都是她嫁到这里来,她婆婆告诉她的,而她婆婆嫁到这里来时,这些老宅就已经有了。

三是坚持“科学规划、协调一致、突出重点、分步实施”的建园思想和经营方针,是该项目顺利实施的保证。文化产业园建设涉及到生物、气象、环境、生态等科学领域和文化、旅游、城市建设等专门学科,是一项涉及面广、科技含量高的系统工程,在项目设计过程中充分考虑到园内未来的发展方向、高标准高起点规模设计,而在建设和运行过程中,突出重点、分步实施,在确保项目整体功能不受影响的情况下,以市场为导向,充分发挥地理和区位优势,加大科技投入和新技术应用,以短养长,最大限度的实现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协调发展。

听乡民说过去青冈坝乡政府曾在这里办公,干部下乡体察民情,曾在这里留驻。可见它被毁掉近半的老屋,也就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事情,实在是可惜之极。我还听说,老院子中的一部分已被一个蒋姓的后代买回来了,只不过是靠打工挣钱来建房子。我估计即便这蒋姓后代重建了房子,也不太可能建成原来的样子了。青冈坝老宅,似乎还没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它的最终毁灭几乎就在旦夕之间,如果真到了那一天,的确是非常可惜的。

四是解放思想,立足创新,广开渠道,多方筹资是顺利实施的关键。由于工程启动定位于以市场导向为主,实行商业化运行,投入部分启动资金后,抓住新城建设机遇,加快开发步伐,实施滚动发展,从而能更好的发挥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

回家后在网上,通过一位叫“城乡边缘”的网友(这位网友应该是咸丰的一位爱好写作的作家或新闻工作者,我不知其姓名)发在他的天涯博客的一些博文,我得知了一点关于青冈坝老宅的趣味或野史,一是它曾经是个放电影给村民看的地方;二是宅子里曾经流传着闹鬼的故事,是说曾有个地主小姐吊死在宅子中。这些事应该都曾发生过。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