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破坏了新闻自由,揭秘三国益州牧刘璋

要说古代没有新闻媒体那是不对的,其实一直就有,到皇帝时代结束才消失,转变为真正的现代媒体。这种新闻媒体和现代新闻媒体一样记录和报道新闻事实,以传播为目的。区别仅在于:它的主要被报道人只有一个,就是当时的皇帝;它的读者不在当世,而在后世。

刘璋虽然是三国群雄割据时代的“群雄”之一,不过从来没被看好过。曹操、刘备青梅煮酒,评论天下群雄,将刘璋定性为“守户之犬”,连“人”的资格都没有。诸葛亮在《隆中对》中也稍带着评价了一下刘璋,说刘璋“黯弱”,“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他“不能守”。可见这个“守户之犬”,就是连“守”的职责也不能尽到。这两个三国英雄金字塔顶上的人物,作出的这种没有与后来事情发展相违背的评价,基本就算是盖棺论定了。翻尽史书,的确没有找到与二人意见相左的评价,区别也仅仅在于语气的轻重而已。

广告的手法很多,有极力渲染夸大功效的,也有反其道而行之的。而曹操,基本属于后者。大丈夫生逢乱世,自当建功立业,名垂青史。但干事业是需要本钱的,要么有钱粮,像淮南袁术,地广粮多;要么有威望,像河北袁绍,四世三公。只要振臂一呼,总不乏追随者。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