惇妃汪氏,段韶之子

惇妃汪氏出身满洲正白旗,是乾隆帝的妃子,比她小36岁。汪氏17岁入宫为常在,后晋封永贵人、惇嫔、惇妃,于乾隆四十年生下弘历最小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固伦和孝公主,她也母以女贵。后来,汪氏打死宫女被降为惇嫔,第二年又恢复惇妃之位,其中不乏乾隆对和孝公主的喜爱。嘉庆十一年,惇妃逝世,时年61岁,葬于裕陵妃园寝。人物生平
惇妃,汪氏,满洲正白旗包衣,都统四格女。
乾隆十一年三月初六生,比乾隆帝小36岁。
乾隆二十八年十月十八日封为永常在。
乾隆三十六年正月二十七日晋永贵人;十月初十封惇嫔;十一月二十八日行册封礼。
乾隆三十九年九月晋惇妃;十一月行晋封礼。
乾隆四十年正月初三在翊坤宫生皇十女,即固伦和孝公主。
乾隆四十三年十一月初三因殴毙宫女降为惇嫔。
乾隆四十四年腊月之前复为惇妃。 嘉庆十一年正月十七日薨,年六十一。
嘉庆十二年十一月初三日,葬于裕陵妃园寝。惇妃的女儿
固伦和孝公主,清高宗乾隆帝第十女,母惇妃汪氏,自幼最为乾隆所钟爱。公主貌类父亲,乾隆曾说:“你如果是皇子,朕一定立你为储。”公主初封和硕公主,嫁妆视固伦公主,后乾隆晋封爱女为固伦公主,嫁妆又有所加。乾隆五十四年,公主下嫁和珅长子丰绅殷德,妆奁十倍於和嘉公主。道光三年九月初十,公主去世,终年49岁。惇妃毒打宫女事件
惇妃性情凶暴,恃宠而骄,乾隆四十三年活活打死一个宫女,被降为嫔。此年乾隆上谕:““惇妃即著降封为嫔,以示惩儆;并令妃嫔等嗣后当引以为戒,毋蹈覆辙,自干罪戾”。乾隆说:“前此妃嫔内间有气性不好痛殴婢女致令情急轻生者,虽为主位之人不宜过于狠虐,而死者究系窘迫自戕,但从未发生妃嫔将使女毒打立毙之事。今惇妃此案若不从重办理,于情法未为平允,且不足使备位宫闱之人咸知警畏。况满汉大臣官员将家奴不依法决罚,殴责立毙者,皆系按其情事分别议处,重则革职,轻则降调,定例森然,联岂肯稍存歧视?”乾隆同时还斥责惇妃:“:“事关人命,其得罪本属不轻,因念其曾育公主,故从宽处理,如依案情而论,即将伊位号摈黜,也不为过。”乾隆说自己虽为“天下主”,“掌生杀之权”,但也“从未有任一时之气,把太监等立毙杖下”。他举例说从前身边的小太监胡世杰、如意等惹恼了他,“不过予以薄惩,杖责二十,至多不过四十”。因此,乾隆就惇妃殴毙使女事件告诫诸皇子道:“诸皇子各有福晋、格格,家庭之事当法朕于宫闱,不稍溺爱徇情”,“纵性滥刑,虐殴奴婢,不但福晋、格格等不宜有,即诸皇子亦当切戒。”
为处理惇妃殴毙使女事件,与此案有关的本宫首领太监郭进忠、刘良等,受到革去顶戴、并罚钱粮二年的处分;总管太监王忠、王成、王承义、郑玉柱、赵得胜专司内廷,未能预为劝阻,也各罚钱粮一年。但他们是因惇妃被累,乾隆命将应罚钱粮于各太监名下扣罚一半,另一半责成惇妃代为缴完。被殴毙的使唤女子,令惇妃罚出银一百两给其父母殓埋(见《国朝宫史续编》卷二)。乾隆还要求把他的旨意交总管内务府大臣,传谕所属一体知悉;再缮录一通交尚书房、敬事房存记。
乾隆对这次打死宫内使唤女子的处理,是力图说明自己公正贤明,不徇私情。他说:“惇嫔平日受朕恩眷较优,今既过犯,即不能复为曲宥。”他用处分惇妃来证明自己“临御四十三年以来,从不肯有溺爱徇情之事”。他还借此引申说:“如大臣等办理事务,今日有善,即从而眷遇;明日有过,即予以训饬,……若为人君,不能见及于此,何以抚御天下?”这番话纯属自我吹嘘。其实,没有多久他就撤销对惇嫔的处分。可见,对这一案件的处理,也是乾隆的一种统治权术。
惇妃的女儿固伦和孝公主,是乾隆最宠爱的小女儿,常随乾隆到各处巡幸游玩。后来乾隆将她下嫁给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贪污之王和珅之子丰绅殷德。惇妃之所以没有被废,与女儿的得宠不无关系。

段韶字孝先、小字铁伐,是南北朝北齐开国功臣,一生征战四方,为北齐立下汗马功劳,出将入相,功勋卓越。段韶年少就善于骑射,深得姨夫高欢的喜爱,将他视若心腹,跟随他消灭尔朱兆、抵御宇文泰、征讨玉壁,又征伐梁国、北周等地,镇守晋阳,随征颍川,功勋卓越。段韶官至太师、左丞相、大都督等,封爵广平郡公,于571年病逝,追赠太尉、使持节等,谥号为忠武。人物生平
将帅之才图片 1段韶
段韶少年时善长骑射,有将帅之才。因母亲娄信相是高欢妻子娄昭君的姐姐,所以高欢对他很是器重,常安排在自己的左右,作为心腹看待。建义初年,为亲信都督。
中兴元年,跟随高欢抗抵尔朱兆,战于广阿。高欢对段韶说:“敌众我寡,怎么办?”段韶答:“所谓众者,是得众人之死;强者,是得天下之心。尔朱兆狂妄奸狡,一路上看到的,是裂冠毁冕,拔本塞源。邙山聚会,搢绅有何罪过?又杀主立君,不过半月,天下思乱,十室有九。王亲行德义,除君侧的恶人,何往而不胜!”高欢说:“我虽是以顺伐逆,奉命讨罪,但弱小处于强大之中,恐怕没有上天的庇佑,你没有听说过吗?”段韶:“我听说过小能敌大。小道大淫,皇天无亲,唯德是辅。尔朱兆外害天下,内失善人,智者不为谋,勇者不为斗。不肖者失职,贤者夺过来,还有什么疑惑的?”于是便同尔朱兆展开交战,尔朱兆军溃败。进攻邺地的刘诞。
韩陵之战,段韶率领自己的部众,首先冲进敌阵。不久随从高欢离开晋阳,将尔朱兆追赶到赤谼岭消灭。因军功封下洛县男。又跟随高欢偷袭、夺取夏州,活捉斛律弥娥突,加龙骧将军、谏议大夫,累迁武卫将军。后又将其父姑臧县侯的爵位授予段韶,其下洛县男的爵位则上表请求转让给继母弟段宁安。
屡次封爵
兴和四年,跟从高欢在邙山抵御西魏宇文泰。高欢在兵卒之中,被西魏将军贺拔胜认出,于是贺拔胜带领精锐逼来。段韶骑马从旁跃过,并回身用箭射击,一箭就将最前面的追敌射下马去,其他追骑害怕,不敢向前。西军撤退,朝廷赏赐段韶马匹、黄金,进爵为公。
武定四年,随高欢征讨玉壁。时高欢身患疾病,城池又没攻下,便召集诸将,讨论行动方案。高欢对大司马斛律金、司徒韩轨、左卫将军刘丰等人说:“我每次同段孝先论兵,都能听到许多高见,如果让他来参谋参谋,就可能没有今日的劳累了。我担心局势危急,恐怕出现不测,准备委托孝先承担邺下的重任,怎么样?”斛律金等人回答说:“知臣莫如君,孝先是最合适的。”高欢又对段韶说:“往昔我和你的父亲冒着危险,同佐王室,建立了大功。眼下病重得厉害,大概不行了,你应该小心辅助朝廷,承担起这一重任。”马上下令段韶随次子高洋镇守邺城,召长子高澄赶赴玉壁军中。高欢病情严重,遗令高澄说:“段孝先忠孝仁厚,智勇双全,亲戚之中,只有此人,军旅大事,应同他商议。”
武定五年春,高欢在晋阳去世,秘不发丧。不久侯景造乱,高澄准备回邺城,留段韶镇守晋阳。高澄回到邺城后,赐给段韶女乐十几人,黄金十斤,还有缯帛,封长乐郡公。高澄征讨颍川,段韶留守晋阳。别封真定县男,行并州刺史事。武定八年,高洋受禅即位,建立北齐,是为文宣帝。别封段韶为朝陵县公,又封霸城县侯,加位特进。段韶上表请求归还朝陵县公,乞请封继母梁氏为郡君。高洋嘉奖他,别封梁氏为安定郡君。又将霸城县侯让给了自己的继母弟段孝言。是时受到舆论的夸赞。
讨敌平乱
天保三年,任冀州刺史、六州大都督,有惠政,深得吏民爱戴。天保四年十二月,南梁将领东方白额偷偷来到宿预,引诱边民,杀害长吏,致使淮、泗骚动。天保五年二月,文宣帝下诏段韶前去讨伐。段韶率军抵达。适逢梁将严超达等围逼泾州;陈霸先又率众将要进攻广陵,刺史王敬宝遣使向朝廷告急;还有尹思令,拥众万人,准备袭击盱眙。三军恐惧。
段韶对诸将说:“自从梁氏丧乱,国无定主,人心离散,强者从之。陈霸先等人智小谋大,政令不一,外虽同德,内实离心,你们不必忧虑,我的计划已思虑周全。”于是留下仪同敬显俊、尧难宗等围守宿预,自己率领数千步骑兵急行军赶赴泾州。路经盱眙,尹思令没有料到大军会从天而降,望风北奔。段韶继续前进,又与严超达交战,大败严超达军,夺取了所有的舟船器械。段韶对诸将道:“吴人浮躁,本无大谋,今天打败严超达,陈霸先肯定会逃走。”旋即回师广陵。陈霸先果然逃走。追至杨子栅,看得见扬州城才回来,并且缴获了许多的军资器物,马上撤退到宿预。六月,段韶派游说之士劝降东方白额,东方白额因此开门请盟。段韶与行台辛术等人议论,同意东方白额的请求。结盟完毕,估计东方白额会脚踩两只船,段韶下令将东方白额抓起来并杀了,连同他的弟弟们的头颅,送到京师。江淮安静,民皆乐业。文宣帝嘉奖他的功劳,诏令赏赐吴人七十,封平原郡王。清河王高岳攻克郢州,活捉司徒陆法和,这次行动,段韶也参加了,筑建鲁城,在新蔡置郭默戍后返回京城。
皇建元年,领太子太师。太宁二年,拜并州刺史。高归彦在冀州作乱时,武成帝高湛诏令段韶与东安王娄睿率众平定。迁太傅,孝昭帝赐其女乐十人和高归彦的果园一千亩。依然任职并州,为政是举大纲,不存小察,所以甚得民心。
晋阳抗周
河清二年十二月,北周武帝宇文邕派将军率领羌夷与突厥合众围攻晋阳,武成帝从邺城出发兼程前往救助。突厥从北组成战阵往前推进,东抵汾河,西达风谷。情况危急,兵马未整,武成帝见此阵势,也想往东逃避。但很快接受了河间王高孝琬的请求,下令赵郡王保护好诸将。此时正是大雪之后,周人用步卒作为前锋,从西山冲下,离城只有二里多路。诸将都想迎击。
段韶说:“步行的人气势必然有限,眼下积雪深厚,交战不便,不如严阵待守。彼劳我逸,打败他们是有把握的。”不久交战,大败周军,周军的前锋全被消灭,无一活口,后边的部众连夜逃走。
武成帝下令段韶率骑兵追击,出塞后没有追上而回。武成帝赏其功,别封段韶怀州武德郡公,进位太师。
解围洛阳
北周大冢宰宇文护的母亲阎氏先配中山王,宇文护听说母亲还在人世,于是就修书北齐,请归还阎氏,并愿通好。此时突厥多次骚扰边地,段韶驻军塞下防御。武成帝派黄门徐世荣乘驿车带着宇文护的信向段韶请教。段韶认为周人反复,不讲信义,其晋阳之役,就是证明。宇文护对外是丞相,在内其实为王。既为母亲请和,却不派一介之使申其情怀。我们则依据一纸之书,就送还其母,这恐怕是在向周示弱。我认为,姑且佯装同意,等些日子再放不迟。武成帝不听,于是派遣使者依礼送还。
宇文护得到母亲后,依然遣将尉迟迥等袭击洛阳。武成帝诏令兰陵王高长恭、大将军斛律光率部抵御,军队驻扎在邙山下,滞留未进。武成帝召段韶询问:“现在我想派王去解救洛阳之围,但突厥驻军在这里,又要派人防御,王认为该如何处置?”段韶说:“北虏侵扰边地,是容易处理的事情,如今西羌窥视逼近内地,这才是心腹之病,我请求受诏南行。”武成帝说:“我的意思也是这样。”于是便命令段韶督察一千精骑,从晋阳出发。五天后就渡过黄河,段韶与手下大将商议办法。段韶清晨带领二百骑兵与诸军一同登上邙阪,想看看周军的阵势。来到大和谷,就遇上周军,旋即派人驰告各营,集中兵马。段韶马上同诸将摆开阵势以作防备。段韶为左军,高长恭为中军,斛律光为右军,与周军相对。段韶对着周军喊:“你们的宇文护有幸得到母亲,却不怀恩报德,今天之来,究竟是何意思?”周军说:“老天派我们来的,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段韶说:“上天赏善罚恶,大概是派你们来送死的吧?”周军便将步兵摆放在前,向山上冲去。段韶认为敌徒步我骑马,就指挥部众边退边引诱,候其疲惫,一齐下马攻击。短兵相接,周军大溃。其中军所指处,也是迅速瓦解,投坠溪谷而死的就有许多。包围洛阳城的敌人,马上逃遁,弃置营幕而不顾,从邙山到谷水三十里的距离内,到处都是抛撒着的军资器物。武成帝亲自来到洛阳,慰问将士,在河阴摆设宴席,款待众将,又策勋命赏,拜段韶太宰,封灵武县公。天统三年,除左丞相,又封永昌郡公,食沧州干。
力败周军
武平二年正月,段韶由晋州道抵达定陇,筑威敌、平寇二城后返回京师。二月,周军寇掠,后主高纬派段韶与右丞相斛律光、太尉兰陵王高长恭一同抵御。三月底,到达西部边境。柏谷城这个地方,是敌人把守着的天险,石城千仞,诸位将领没有哪个敢于围攻。
段韶说:“汾北、河东若要为国家所有,如不拔除柏谷,就像得了痼疾。估计他们的援兵,当在南道会合,如今截断这一要路,使他的援兵无法赶来。他们的城墙虽高,但是很狭窄,用火弩射击,完全可以攻下。”
诸将认为他的主意好,于是鸣鼓齐攻,城墙坍塌,俘虏其仪同薛敬礼,斩杀许多首级,仍然在华谷筑城,置戍后凯旋,朝廷封段韶广平郡公。
因病去世图片 2
同月,北周又派将军寇掠北齐边境。右丞相斛律光首先率领军队出讨,段韶也请求同行。五月,攻打服秦城。周军在姚襄城南再起城镇,东接定阳,又挖出深堑,断绝大道。段韶就偷偷抽调壮士,从北边发起袭击。又派人秘密地渡过黄河,与姚襄城内联络,请他们作内应,过河来的有一千多人,周军才开始发现。于是交战,周军大败,虏获其仪同若干显宝等人。诸将都想向新城发起进攻。段韶不同意,说:“此城一面临河,三面险地,不能进攻。即使攻了下来,也只不过是一座城池而已。倒不如再作一城雍塞其归路,攻克服秦,齐心协力进击定阳,这是最好的选择。”将士都认为这个主意好。
六月,转围定阳,但定阳城主帅开府仪同杨范闭城固守,段韶军未能攻下。段韶登山观看城中的情势,之后便纵兵猛攻。七月,夺取外城,斩获许多敌军首级。这时段韶突然在军中病倒,由于内城还未攻下,他对兰陵王高长恭说:“此城三面是深涧,没有退路,只有东南一处可以与外面沟通。贼如果突围,必须走东南这条路,我们挑选精兵把守,自然可以捉住逃敌。”高长恭便下令一千多壮士在东南涧口埋伏。这天深夜果然像段韶预计的那样,周军弃城而逃,伏兵一拥而上,周军大溃,杨范两手反绑投降,其众全被俘虏。
此时,段韶病情更加严重,因而提前回到了京师,以功别封乐陵郡公。同年八月己未日,段韶因病去世。后主在东堂为段韶举哀,赠帛千段及温明秘器、辒辌车,出殡之日,军士们列成仪仗一直送到平恩墓地,后主又征调民夫为其起冢。赠假黄钺、使持节、都督朔并定赵翼沧齐兖梁洛晋建十二州诸军事、相国、太尉、录尚书事、朔州刺史,谥号忠武。段韶之子
长子:段懿,字德猷,娶颍川长公主,拜驸马都尉,袭封平原王,历任行台右仆射、殿中尚书、兖州刺史。
次子:段深,字德深。天保年间,因父功封姑臧县公。大宁初年,拜通直散骑侍郎。大宁二年,娶永昌公主,公主未婚而卒。河清三年,又娶东安公主。后历任侍中、将军、源州大中正,其父死后受封济北王,武平末年,任徐州行台左仆射、徐州刺史。入周,拜大将军,郡公,后坐事而死。
三子:段德举,武平末年,官仪同三司。北周建德七年,在邺城与高元海谋逆被杀。
四子:段德衡,武平末年,官开府仪同三司,隆化年间,任济州刺史。入北周,授仪同大将军。
七子:段亮,字德堪,武平年间,官仪同三司。隋大业初年,任汴州刺史,卒于汝南郡守的任上。
段德操,排行不详,唐武德年间将领,右武卫将军。
段德濬,排行不详,陇州刺史。段韶好色的故事
段韶的生母娄信相是父亲的原配,也是高欢妻子娄昭君的姐姐,故而他从小就得到高欢的赏识器重。母亲去世后,父亲娶了继母梁令春,他服侍后母十分孝顺,时人皆赞颂不已。段韶的原配元渠姨是北魏宗室女,侍妾皇甫氏原本是元瑀之妻,为高澄所赐。说起这个这位侍妾,其中还有一段故事。
段韶虽然出将入相,家中有一位出身高贵的妻子,但其为人好色,常常微服间行,寻找貌美女子。当时,东魏黄门郎元瑀的妻子皇甫氏因其弟谋反而被没入宫中,段韶看她长得漂亮,请求高澄将其赐予他,高澄于是将皇甫氏赏赐给了他。人物评价图片 3
段韶外统军旅,内参朝政,又建有高功,加之婚姻,名望极高。他擅长计谋,善于御众,因此深得将士的爱戴。与敌交战,人人奋勇当先。他的性情温文尔雅,极有宰相的风度。教训子弟,闺门雍肃,服侍后母十分孝顺,北齐勋贵之家没有比得上他的。
《资治通鉴》:“韶有谋略,得将士死力,出总军旅,入参帏幄,功高望重,而雅性温慎,得宰相体。事后母孝,闺门雍肃,齐勋贵之家,无能及者。”
《北史》论曰:“韶光辅七君,克隆门业,每出当阃外,或任处留台。以猜忌之朝,终其眉寿;属亭候多警,为有齐上将,岂其然乎!当以志谢矜功,名不渝实,不以威权御物,不以智数要时,欲求覆餗,其可得也。《礼》云‘率性之谓道’,此其效欤!”

邓之诚字文如,号明斋、五石斋,是江苏江宁人,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他毕业于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后担任滇报社编辑,北京大学、北平师范大学、燕京大学等高校教师,成为20世纪中国著名史学教育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文史考古学者,著名的有黄现璠、王重民等人。邓之诚被誉为中国通史权威,著有《中华二千年史》《骨董琐记》等作品,于1960年病逝北京。
生平经历
邓之诚(1887~1960),字文如,号明斋、五石斋,祖籍江苏江宁,中国历史学家。1887年11月29日(清光绪十三年十月十五)生。幼年入私塾,酷爱读书,随父赴云南任所,习六代史.曾就读于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法文科、云南两级师范学堂,毕业后,任滇报社编辑,1910年任昆明第一中学史地教员.武昌起义后,仍兼报社工作,宣传革命.1917年应北京大学之聘,任教授.赴北京后,被教育部国史编纂处任命为国史纂辑员.1921年起,专任北京大学史学系教授,又先后兼任北平师范大学、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和燕京大学史学教授.1930年任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并兼任北平师范大学和辅仁大学史学教授,1941年冬,太平洋战争爆发,燕京大学被封闭,与洪煨莲等同被日本军逮捕入狱,翌年获释.1946年燕京大学复校,仍回校任教。1952年院系调整以后,并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专任明清史研究导师,并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历史考古专门委员.1960年1月6日逝世,终年73岁.著有《骨董琐记全编》、《中华二千年史》、《清诗纪事初编》等。
求学及任教
先毕业于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法文科。后随父入滇,受家学影响颇深,尤嗜六朝书史。考入昆明云南两级师范学堂文科,专攻文史。毕业后,担任《滇报》编辑,对当时国内外政局及地方兴革事宜,多有论述,深为时人赏识。武昌起义后,仍兼报社工作,撰写政治性文章,欢呼辛亥革命胜利,袁世凯窃国后,乃自滇出川、鄂,积极参预护国军运动,并结识革命领袖孙中山、黄兴及护国军统帅蔡锷等。
治学严谨
一生治学谨严,博闻强识,诲人不倦。最初在北京大学等校讲授,成《中国通史讲义》上、中两卷,于30年代初,被选为《大学丛书》之一种,更名为《中华二千年史》。
喜欢抄书
张萱《西园闻见录》传抄本一百零七卷等;并以所藏五石斋钞本秘籍包括谈迁《北游录》、萧?]《永宪录》及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等付印,嘉惠士林未刊手稿尚有《滇语》,二十万字,述其幼年遍历滇中所见所闻,尤详于滇边诸少数民族,是研究西南少数民族历史的可贵资料。
1996年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所编新版《世界人名录》收“邓之诚”条目称他为“中国通史权威”。
杰出的教育家
邓之诚作为20世纪中国著名史学教育家,曾培养了一大批文史考古学者,门人弟子号称三千,当中成就斐然者有黄现璠、王重民、朱士嘉、谭其骧、王钟翰等等。
1960年1月6日病逝于北京。邓之诚著作
主要著作:《湛隐居士集跋》《中华二千年史》《骨董琐记》《中国史大纲序》《宋代太学生序》《中国考试制度史序》《祺祥故事序》《西园闻见录序》《闭关吟》《张孟劬别传》《题归来草堂录》《东林党籍考序》《东京梦华录注》《北游录跋》《清诗纪事初编》《天桥志序》《皇清通志纲要序》《清代画史补录序》《汉唐文持序》等。邓之诚与胡适
邓之诚上课,帽子须规规矩矩放在桌子上;而“新派”人物胡适,则会狠狠地掷在讲桌旁边的地上。新老两派争执不休,许多人这才有幸在课堂上听邓之诚这样骂胡适:“城里面有个姓胡的,他叫胡适,他是专门地胡说。”此翁口音极重,表情又认真,令人莞尔。这样的评价,他年年都要讲几回。胡适自然是奈何他不得。后人点评这段历史,认为新旧两派可以激烈辩论而并存,正体现出大学之自由开放精神。
1949年后,北京市委统战部召开知识分子座谈会,有人慷慨陈辞:“我们已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有人自恃有些旧学功底,就对抗思想改造。我奉劝某些人,不要自视过高。其实,过去的所谓‘国学’都是封建糟粕,一文不值。”时人回忆,散会后,邓氏回寓所,一路秋风萧瑟,落叶满阶,他“目中茫然”。后来,他留在北大,没有学生,也不上课。当年人人以听其讲课为幸的邓先生,因为没有授课记录,工资下调三级。人物评价
一生治学谨严,博闻强识,诲人不倦。最初在北京大学等校讲授,成《中国通史讲义》上、中两卷,于30年代初,被选为《大学丛书》之一种,更名为《中华二千年史》。
邓之诚作为20世纪中国著名史学教育家,曾培养了一大批文史考古学者,门人弟子号称三千,当中成就斐然者有黄现璠、王重民、朱士嘉、谭其骧、王钟翰等。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