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被韩世忠感动的热泪盈眶,宋朝昭勋阁二十四功臣有五位是武将

问题:宋朝昭勋阁二十四功臣有五位是武将,韩世忠入选,为何没有岳飞?

问题:本人读过点宋氏,首先在川陕一线宋军在吴玠的领导下实际后期已经是压倒性优势,南方的岳飞也是让金人无法逾越,岳飞也一度要直捣黄龙。还有韩世忠的水军,金人更是望成莫及。其实当时岳飞并不是最能干仗的,还有个吴玠在陕西压倒性得暴揍金人。如果给吴玠增加兵力,以吴玠的能力一定能拿下整个关中地区必须给金人造成泰山压顶之势。同时岳飞北上,很快金人就得会东北山里了。但是赵构就是让吴玠带那么点人,吴玠一直兵力不足。我特码刘不明白,宋朝那么多人口就不能给吴将军增点兵,吴玠常年带几千人干几万甚至10余万金兵,还没输过,经常让金全军覆没。岳飞其实也没政治觉悟,要直捣黄龙还需要你北伐?给吴玠增兵拿下整个关中就可以让金人吃土。吴玠带几千人扛川陕呢。其实韩世忠的水军就可以包住南边的朝廷,给吴玠筹十万兵马。

问题:为何秦桧执意要杀岳飞,却被韩世忠感动的热泪盈眶?

回答:

回答:

回答:

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中武将只有五位,由此可以看出依然还是重文抑武,凭岳飞的战绩绝对有资格入选昭勋阁,之所以没有入选是因为在岳飞遇害后赵构褒奖岳飞的圣旨、手扎、笔记都被秦桧毁之一炬,以至于评选昭勋阁二十四功臣时找不到一点资料,没有入选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了。

谢史先生邀。

岳飞被秦桧所杀,虽然其原因总说纷纭,没有一个确定性的说法,但是其根本原因就是不苟同秦桧的政治意图,没有与秦桧同流合污,是当时的主战派。

先说说题外话,问题的描述说吴阶胜过岳飞,这一点不认同。我们先看看冯时行的《上岳相公书》。冯时行是四川人,宣和六年的恩科状元。绍兴前期力主恢复,后期因不附和议被秦相爷罢官。他和岳飞素未谋面。这封信写于绍兴十年六月,当时他是万州知府,信中说虏人败盟,直逼四川,然而川陕的驻军不比以前“朝廷自渡江以来,十余年间,虏人竭力相国,终不得志者,盖相公即一二大将为长江重镇而吴候一军作上流屏翰势如柱石相扶,首未相应”“凡数大军,独相公一军前当其冲然则今日川蜀之事则相公之事耳”冯知府虽然耿直,但也老于官场,这封信其实道出了本质,即岳飞是进攻型将领。冯时行早在绍兴八年觐见高宗时就曾上《请分兵以镇荆襄疏》奏请大臣重兵镇守荆襄,好让岳飞专力致于江汉间,可见其对岳飞的赏识;刘子羽作为高级幕僚,曾和吴阶驰骋沙场,并肩作战。而由他抚养的好友朱松的儿子朱熹在评价南宋诸将时明确的说“若论数将之才,则飞为胜”而岳飞之上“次第无人”那么岳飞的领军能力可想而知。

但是同为南宋著名将领的韩世忠为何没有被杀害?难道是因为韩世忠与秦桧是一丘之貉?

看了一些回答,说班师好像是赵构不得已而为之,各种花式洗白。那么真是这样吗?

非也!

1.
军事上,南宋建炎年间,内忧外患严重,社会动荡,人心不安。一直到绍兴五年,境内的盗匪基本肃清,尤其是岳飞平了洞庭湖后,收编了他们,增加了抗金的力量,而南宋的将领也在屡次的战斗中不断成长,而另一反面,金人本来就人口少,又有了厌战的情绪,绍兴六年,随着伪齐刘豫的废除,南宋的武力已经由弱转强:绍兴十年六月,先是刘锜败金于顺昌;润六月,韩世忠复海州;岳飞更是连战连捷,于六月复蔡州,于润六月复颍州,于七月又大败兀术于郾城,再敗金于朱仙镇。金军已无优势可言,这一点金人自己很清楚,金国大将韩常说“……今昔事异,昔我强彼弱,今我弱彼强,所幸者,南人未知北间事耳”而且从绍兴十一年完颜宗弼南侵时所任将领就能看出来绍兴十年他们损失有多惨重,连李成,郦琼,孔彦舟这类的降将都是第一线将领了(因为金人不信任汉人,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韩世忠也是激烈的主战派,其抗战决心绝不弱于岳飞,是南宋著名的抗金将领。

  1. 在经济上,南宋虽然偏安一隅,但宋朝的财政体系却没有崩坏。实际上,
    通过南宋初年的中兴名相李纲、吕颐浩、朱胜非、赵鼎等人的励精图治,南宋方面的形势日渐好转,政治趋于稳定,经济得到恢复发展,南宋的国力明显增强,财政收入逐年增加,为宋金对峙以及南宋政权的长治久安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宋朝年财政收入最高曾达到16000万贯文,北宋中后期的一般年份也可达到8000-9000万贯文,即使是失去了半壁江山的南宋,财政收入也高达10000万贯文。总之要支持全线北伐并不成问题,
    这里指的是绍兴和议之前的财政状况,绍兴和议之后南宋做为“奶牛”饵金国这个“犬羊”而进贡岁币和秦桧乱权所导致的财政恶化又另当别论了。

“(和议)不可许,愿举兵决战,兵势最严重处,臣请当之”

3.
百姓生活如何,这里我们试拿米价来作比较:建炎年间浙西斗米1200文,绍兴元年变成了600文,绍兴二年斗米200文;湖北在北宋一直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北宋末期,斗米在200文以上。但是,在岳飞收复荆襄扫平杨幺之后,一直致力于发展当地经济。在绍兴十一年/十二年两年间,因为丰收斗米已经到了100文以下。之所以选择米价做对比,是因为米、面是生存的必需品。基本上,两浙米价在绍兴8年到绍兴末,就一直稳定在300-400文每斗的价钱,和议并未使米价有大幅下滑。

在金使男下议和之际,韩世忠的反应尤为激烈,连续上奏4封奏章,表示主战,并且自己愿意去最危险的地方,可见韩世忠也是铁骨铮铮的名族英雄。

而与之相对比的金却陷入了困境,绍兴十年,金军签军都签不到人,而且军粮因为两河义兵也无法及时运到,以致出现了食“奴婢”之事。并且金的后方也出现了问题,这才是兀术以战迫和的背后原因,《金史.宗弼传》“即渡淮,以书责让宋人,……”显然是用军事虚张来获取最大的利益。

题主所说的“热泪盈眶”我实在是看不出在哪里,在主战之际,其实秦桧最为痛恨的就是韩世忠,绍兴十一年,岳飞,韩世忠,张俊被罢黜了兵权,秦桧最先搞的不是岳飞,而是韩世忠。

4.
军费消耗了大量财力之说:前面已经说了南宋在立国初期,国家财政就已经达到了收支平衡的状态,即使是绍兴初年战争最为激烈的时期也可以。反而是和议之后,军费并没有减下来,而民赋却暗增了“七八”。现在人们说绍兴和议完全忘记了秦桧与金议和的条件之一就是不能用南宋的将领驻守划归的边界。和议界限是淮河,实际淮河流域被当作金的缓冲区了,没有真正的和平,缓冲区的经济怎么发展?百姓的负担并没有减轻反而要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公私扫地赤立”这就是绍兴和议以后秦桧专权时期的写照。(猜猜这是谁在指责秦相——万俟卨!)

图片 1

5.
不愿迎回“二圣”说:绍兴十年,宋徽宗已死,事实上已不存在“二圣”了。在绍兴十六年,赵构还让何铸出使之时,请迎钦宗“乃再遣使金,使事秘而不闻”直到绍兴十九年,赵构还派巫伋再做“祈请”。赵构自私猥懦,但不糊涂,他清楚赵恒留在金人那边对自己才能构成威胁,请回来才是上策。

而韩世忠能得以保全,主流说法一般是这两点:

赵构为什么在军队取得空前战果时让诸将班师?一方面秦桧功不可没,他看穿了赵构恐金的心态,当前线节节推进,金人退败之时,他一面向张俊等人发札令退兵,一面指使罗汝楫上书言岳飞兵孤“不可深入”。赵构患得患失,忧心忡忡,为了避免大败,于是下令班师,而当他接到岳飞言辞激烈的反对“措置班师”的奏疏,再让杨沂中“约并前行”,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时机。

1、赵构的的保护。

再回头看赵构。绍兴十一年议和之时,赵构自言“朕本无黄屋心,今恒议若此。据朕本心,唯欲养母耳”;绍兴三十二年他身体健康之时让位给孝宗。好像真是一个养民生息,不恋皇位的明君。可实际上,当靖康元年,东京汴梁被围,作为大元帅的赵构就已经开始了舆论导向,《中兴小纪》里说:上与幕府从容语曰“夜来梦皇帝脱所御袍赐吾,吾解旧衣而服所赐,此何祥也……”十二月又说梦太上皇赐给他“排方玉带”。于是,在靖康二年三月底,微、钦二帝被俘之后,这就成了赵构的“受命之符”;完颜亮南侵之时,赵构本欲遣散百官,准备航海,被陈康伯死命拦住才作罢!哪里还有把百姓生灵放在心上。之后禅位给孝宗,只不过是宋徽宗的故技,随时准备跑路而已。

在南宋,论君臣之情,最为好的,非韩世忠与赵构莫属,“勤王救驾”之事,赵构也是记在心里,宋高宗与河南商丘继位后,宋将苗傅、刘正谚发动政变,逼宋高宗退位,而正是韩世忠的的到来,平定了苗、刘之乱,保的宋高宗平安。

宋高宗屈膝求和,在当时的群臣都难以理解,何况我们。纵观赵构一生,出使金营之时尚有些许血性之外,一直都在求和,尚未登基,不去救援开封,却“每惟和好是念”自登基起就不惜“卑词厚礼”打算做“臣构”甚至到孝宗时还时时提点。

在得知秦桧抓捕韩世忠手下耿著,严刑拷打逼他指认韩世忠意图谋反,同时让张俊和岳飞去楚州搜罗韩世忠的罪证之际,岳飞写信告知高宗,也是高宗出面,才保住了韩世忠。

赵构并非昏庸之主,但是他的气量和格局太小,没有大气魄,却有着小聪明和小伎俩,因为“隐疾”和无子嗣,加上根深蒂固的恐金症,性情多疑多变,阴暗自私,容易受人左右。在对金的战场上不求大胜只怕大败,说什么修养生息,只不过是怕一旦万一便连半壁江山也做不稳,秦桧看准了这一点,按绍兴十年宋金军力对比,即便宋高宗愿和,完全可以争取到较公平的和平,而赵构迫不及待的接受了屈辱的条件。金人得到了在战场上得不到的利益。所以宋史说高宗“恬堕猥懦”“……其始惑于汪、黄,其终制于奸桧,恬堕猥懦,坐失事机。甚而赵鼎、张浚相继窜斥,岳飞父子竟死于大功垂成之秋。一时有志之士,为之扼腕切齿。帝方偷安忍耻,匿怨忘亲,卒不免于来世之诮,悲夫!”

2、韩世忠的急流勇退。

回答:

“暮年退居行都,口不言兵,部曲旧将,不与相见”——《韩世忠传》

《宋史》毕竟是我们汉人修的,多多少少都会顾及广大汉族同胞的心理,因此对于南宋军民抗击金军的战绩,基本上都会有些拔高。尤其是对岳飞的北伐战绩,更是有不少夸大之举。

韩世忠老年之际,不仅隐退,还对以前的将领盖不想见,表现的对政权无欲无求,又购买田产,娶多房老婆进行麻痹秦桧,终得自保。

比如,题主提到的吴玠镇守四川,能以数千人击败金军数万这样的战例。的确,这一的胜利对于大宋军民抗击金军的斗志和信心都有很大的鼓舞。但是,并不代表宋军就有全线反攻的实力。

图片 2不要忘了,吴玠所取得的胜利,主要是依靠川蜀一带的险要地形和金军的准备不足。而如果把吴玠换到岳飞的位置上,那恐怕就无法抵挡金军的进攻了。

事实上,岳飞是南宋最厉害的军事统帅了,而岳家军也是南宋最具战力的军队。因为,只有他们敢和金军硬碰硬的打硬仗,吴玠和韩世忠他们都不行。但即便岳家军已如此厉害,在对金作战中,其实也是处于下风的。

大家别忘了,当时的金国可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接连灭掉宋辽两个老牌帝国,势头如日中天。而金国的君主和主要军事统帅,谁都不是省油的灯,那些金兵更是个个彪悍。

图片 3

所以,凭借强悍的军事实力,在有利地形(中原平坦开阔地形)作战,金国对宋军的军事优势几乎可以说是压倒性的,即便是岳家军也难以取胜。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