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明农妇撑起一个家,一键下单

原标题:为了你的下一代,请死守北上广!

原标题:失明农妇撑起一个家

原标题:比起现在的开学装备“一键下单”,父辈们的开学却要用一个暑假来准备|豫记

回不去的故乡

  她双目失明,身材矮小;丈夫体弱多病,手不能提肩不能担。这样的家庭,如何生活?在人们忧虑的目光中,她用顽强的精神、勤劳的双手书写出自立自强的坚强人生。

又到了秋高气爽开学季。2000年出生的娃儿们已经成人,要迎接人生中另外一个学习阶段了。现在,开学的各种准备点一下“确认下单”可以瞬间完成。在大城市,汽车已经开始昂首阔步,逐步淘汰了“单反相机”,和“手机、电脑”形成新的“开学三大件”。而在父辈们成长的那个年代,河南农村娃又是怎么做开学准备的?

现在的农二代一毕业就往大城市跑,不愿意再回农村了。他们在大城市起码有一份工作可以养活自己,如果回到农村,只能去种田搞养殖了,但中国农业向来亏多赚少,靠天靠补助。农民千辛万苦的春种,未必就可以等来秋天的收获,只要一场大风大雨,农民一年的辛勤劳作就会瞬间化为乌有。没有收获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没有希望。

9月2日,记者走进前锋区光辉乡民生村陈兴菊家,见到这位双目失明、外表柔弱、内心刚强的农村妇女。

图片 1

现在中国农村的真实写照:垃圾满地,尘土飞扬,墙上都是各种刷漆小广告;医药所经常没药;村小学离家五公里远;村口杂货店卖的是康帅傅;河水变色发臭,上游还有个化工厂。

在民生村提起陈兴菊,村民们都说:“她是个苦命的女人。”

朱玉凤 | 文

小县城的情况比农村稍好,但也不容乐观。在小县城过得舒服的人,基本都是公家单位或涉公企业的。但谁能保证你的下一代还能进入公家单位?普通家庭的年轻人,回到小县城的出路实在是太窄了。一是低端的产业结构导致你的专业技能毫无用处,很难找到对口高薪的工作。二是你拼爹不行关系网薄弱,在小县城生活寸步难行;三是开公司,最有钱的客户就是公家单位了,你能怎么办?要是在小县城能混得好,谁会去大城市?都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出来的!

陈兴菊6岁双目失明,1997年2月,29岁的她经人介绍,从达州市嫁到前锋区光辉乡民生村。

豫记微信号:hnyuji

融不进的城市

原以为,找个婆家可以依靠。然而,结婚两个月,陈兴菊发现丈夫干稍重的活就大口大口吐血,从此,她用柔弱的双肩撑起这个沉重的家。

过去上大学得准备一个暑假

图片 2

摸索着做家务、养猪,刚开始东碰西撞,不是把东西打翻在地,就是自己被东西绊倒,陈兴菊经常弄得身上紫一块青一块。干农活,她要丈夫牵着或邻居搀扶去地里。

二十世纪初的高三暑假,是枯燥单调而又紧张的。等来了那一纸大学通知书,或雀跃或失落的心持续不了多久,就要为那些离开做准备了。

1、户口的枷锁

“大家能帮我一时,却帮不了一世。”陈兴菊说:“不能完全依靠别人,一定要独立干活做事。”

迫不及待地等到了赶集的日子,跟着爸妈一起去挑选各类物品:衣服、牙刷、牙缸、水杯、肥皂。只要能带上的,就要一一备齐。

现在的人,从出生那一刻就开始拼爹了。你出生的第一天,是住在红房子协和的VIP,还是区中心医院的走廊,基本决定了你今后28年的命运。你出院的时候,拿得是京沪大城市的户口,还是农村小县城的户口,基本决定了你35岁之前的一切。

辛苦劳碌、坚守清贫。陈兴菊的苦苦相守,让61岁的丈夫伍才有感激不已:“如果没有她,这个家早散了。”

虽然集市上的摊位简陋,但物品却和城里的商场超市一样琳琅满目,还能砍价,遇到好说话的商贩,除夸赞一声“恁家孩真不赖,争气”外,还能额外减去零头或者搭送些实用的小东西。

中国没有种族歧视,没有种姓制度,但与生俱来的户籍制度,还是把人分成了不同的类群。我认识一个外地的孩子,从小出生在广州,一直以为自己是广州人,老家的人说他不是广州人,他还哭闹。结果到了上学的年龄,老师亲口告诉他:你是外地人,只能借读。那一刻他终于含泪明白了真相。

“多亏有党和政府的好政策,不然我也被压垮了。”陈兴菊说,她家在精准扶贫中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后,一系列扶贫政策极大缓解了她的压力,也给她增添了脱贫致富的动力。

图片 3

2、高昂的房价

“养了几十只鸡鸭、1头母猪、4头架子猪……加上两个女儿在外打工的收入,今年有2万元左右的收入。”陈兴菊淘洗着刚挖的花生,嘴里算着增收账,脸上洋溢着即将脱贫摘帽的喜悦与自豪!

爸妈也像发财了一样出手大方,平时问询了多次的东西也会毫不犹豫买下来,直到左右手拎不下为止。

现在北上广的房价已经可以比肩纽约伦敦了,而你手上拿的却是人民币。先不说花园洋房和漂亮公寓,就算是市区里面的一个破败的小房子,也要近一百万的现金,普通的外地人真的拿不出来的,而且还要眼睁睁的看着房价每天上涨。靠工资买房已经变得越来越不靠谱了,毕竟你个人的努力,永远比不上资本的力量。

前锋记者站 袁秀娟 本报记者 张启富 文/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这样子的赶集,要轮番上演好几场,直到把能想起来能带动的东西买全才算作罢。

我深刻知道,没有房子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大学毕业后,因为没有房子,遇到了一系列的问题,苦不堪言。女人或许可以通过嫁人快速改变经济状况,但男人就惨了。如果你在30岁之前,还看不到任何买房的希望,那么你下辈子的道路注定会异常艰辛。

责任编辑:

重头戏当然是妈妈准备上学四年使用的被褥,一般都需要上下两床。妈妈像打发出嫁闺女一样提前备好自种的棉花,在西屋的平房上晒了又晒,拣除其间的棉花叶等杂质,用自行车带到镇上弹棉花店里去变魔术。

现在很多年轻人,毕业后在大城市的各个角落游荡,满怀希望,但又毫无希望。他们最多的职业是:前台客服,行政人事,销售业务之类的。这些年轻人在大城市吃青春饭,混混日子,周末和朋友聚一次餐,然后发到朋友圈炫耀一下,看似挺文艺的。但过了30岁,他们依旧没房没户口,经济压力又骤然袭来,于是男人开始消沉,女人开始抱怨。

图片 4

3、渺茫的前途

这个时候弹棉花店也会迎来短暂旺季,棉花店的老板娘往往来不及唠嗑,就得左右开弓,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经过弹、压、拉、磨等复杂工序,一条条洁白软和又带着太阳般温暖的棉胎就成型了。

如果你在大城市,吃青春饭,租一个单间,大概能混到40岁,但之后呢?恐怕就没有之后了。你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更不用提家庭的负担了。

妈妈把棉胎带回家,然后从衣柜里拿出几块上次赶集时买的花棉布,在我家那典型的农村四合院里铺上盖场用的塑料薄膜,用打湿的毛巾擦拭一遍又一遍,准备好线圈、大针、顶针,戴上只有做针线活才用得上的黑边老花镜,就开始跪坐式的穿针引线了。

现在大部分80后和90后的农村大学生,都是以牺牲父辈幸福为代价来上大学的,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毕业之后看不到收回成本的希望,倒是让年迈的父母继续陷入贫困。

首先在棉胎两面粗略缝上两块碎花小洋布做衬底,然后开始四边八角的缝制,这也是最耗时间的工序
,然后横竖再缝几行,直到傍晚时分大小两床被子才算基本收工。

外地的大学生为什么容易在40岁左右失业?你想想,当初企业为什么录用你,而不是录用40岁的本地中年妇女?不是因为你技术牛,有本事,而是因为你年轻,麻烦少,力气足。等你熬到40岁了,也沦为老油条了,企业会愿意包你到退休?你想都别想了。打包东西,去财务科结算工资吧。

妈妈把被子叠好收起,捶捶自己的腰,蒸馒头烧稀饭准备一家人的晚餐。

我非常清楚现在大学生求职的心理价位:毕业就五千,三年内月薪过万。这其实是胡思乱想了。99%的大学毕业生,月薪在八千的时候,就已经停滞不前了。朋友圈里动不动就年薪百万的,基本上都是做微商的,广州年薪百万的可能性,比你坐BRT遇到苍井空的概率还低。在广州,你月入过两万就算中产阶级了,月入五万,那真的是很难很难的,而且还带严格的考核指标。

图片 5

4、历史的轮回

依稀记得那天的下午和晚上,我表现很乖巧,小心地躺在铺展开来软软的棉胎上,陪妈妈说话,帮妈妈穿针,就连在灶头前烧锅这样被炙烤的差事,都觉得无限美好了。

很多年之前,我在广州火车站,亲眼看到无数的农民工,他们背着蛇皮袋和大包小包,艰难的走出火车站,然后两眼无助的四周眺望,希望可以发现一个招工启事。我记得那天下着大雨,很多农民工,男男女女,卷缩在车站的破屋檐下,场面让人心酸。

也许,那时心头已经开始真正涌出要离开家的不舍。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