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伦端敏公主简介,冯奉世生平事迹

冯奉世出生上党潞县,是西汉著名将领。汉武帝时期以良家子身份成为郎官,之后历任武安县的长宫、军司空令、左将军、光禄勋、水衡都尉等职,封爵关内侯。他通晓兵法,有勇有谋,曾随军攻打匈奴、平定莎车、征讨羌虏,征战时年功名仅次于赵充国。公元前40年,冯奉世病逝。人物生平
家世背景
冯奉世,字子明,上党潞县人,后来迁徙到杜陵。冯奉世的祖先冯亭,是战国末期韩国上党郡的郡守。秦昭襄王四十六年,秦国攻打上党,堵住了太行山中的通道,韩国守卫不住,冯亭就把上党城献给赵国并且为之防守。赵国封冯亭为华阳君,和赵国大将赵括一起抵御秦国。秦昭襄王四十八年,冯亭在长平之战中战死。冯氏宗族从此分散各地,有的留在潞县,有的在赵地。在赵地的成为官吏将军,官吏将军的儿子们又做了代国的丞相。到秦灭六国以后,而冯亭的后代冯毋择、冯去疾、冯劫都作了秦国的将相。西汉建立以后,冯奉世祖父冯唐在汉文帝时闻名朝野,他就是代国丞相的儿子。
学习春秋
汉武帝末年,冯奉世因为是良家子弟而被选任作郎官。汉昭帝时,按照他的功劳的大小和所排次序补任武安县的长宫。被免官时,年纪已有三十多岁,才学习《春秋》,钻研其微言大义,读兵法,明晓其内容和实例,前将军韩增上报任命他做军司空令。本始年间(前73年-前70年),随军攻打匈奴。战争结束后,又担任了郎官。
平定莎车
在此之前,西汉数次派遣使节出使西域,大多都辱没使命不称其职,有的贪污,有的被外国刁难侮辱。元康元年,当时乌孙国很强大,有攻击匈奴的功劳,同时西域诸国刚刚与西汉和好,西汉正准备善待他们,想趁机安抚这些国家,就挑选可以出使外国的人。前将军韩增推荐冯奉世以卫候的身份持使节护送大宛等国的宾客回国。到伊脩城,都尉宋将说莎车国人和其他一些国家一起攻杀了西汉所任命的莎车王万年,还杀了西汉使者奚充国。这时匈奴又发兵攻打车师城,因为没攻下就回去了。莎车国派使者扬言说北道诸国已经归属匈奴,当时就攻击劫掠南道诸国,并与他们歃血为盟背叛西汉,从鄯善国向西都断绝交通。都护郑吉、校尉司马意都被困在北路诸国之间。冯奉世和他的副手严昌商议,认为如果不火速攻击,莎车国就会日益强大,这样形势就难以控制,一定会危及整个西域。
于是以使节通告诸位国王,从而发动他们的军队,南北道一共一万五千人进攻莎车国,攻占了它的城池。莎车王自杀,就将他的首级传到长安。诸国都平定下来,冯奉世的威名震动西域。冯奉世就收兵回国,将情况上奏朝廷。汉宣帝召见韩增说:“祝贺将军举荐的人很称职。”冯奉世就西行到了大宛国。大宛国听说他杀了莎车王,尊敬他超过了其他使者。得到大宛名马象龙回到长安。汉宣帝很高兴,就下命令议论封赏冯奉世的事。丞相、将军都说:“《春秋》之义,大夫出使国外,如果遇到有利国家之事,可以自行其事。冯奉世的功劳尤其显著,应当加封爵位赏赐土地。”少府萧望之单独认为冯奉世奉旨出使有其任务,却擅自假托皇帝命令违背旨意,征发诸国兵马,虽然有功劳,但不可以用他做后人的榜样。如果要封赏冯奉世,就开了以后出使的人的方便之门,以冯奉世做榜样,争相发动军队,邀功求赏于万里之外,在夷狄各族中为国家滋生事端。此例不可开,冯奉世不应受到封赏。汉宣帝认为萧望之的建议好,封冯奉世为光禄大夫、水衡都尉。
征讨羌虏
黄龙元年,汉元帝即位,冯奉世任执金吾。上郡属国归降西汉的一万多胡人背叛而去。当初,汉昭帝末年,西河郡属国胡人伊酋若王也率领数千名人众叛变,冯奉世立即持使节领军队追击他们。右将军典属国常惠去世,冯奉世接替他为右将军典属国,加封诸位官吏的名号。几年之后,做了光禄勋。
永光二年七月,陇西羌彡姐的旁支反叛,汉元帝下诏召让丞相韦玄成、御史大夫郑弘、大司马车骑将军王接、左将军许嘉、右将军冯奉世入朝商议对策。当时,连年庄稼收成不好,京都谷物每石卖二百余文钱,边境郡县每石四百文钱,关东五百文钱。到处闹饥荒,朝廷正在为此忧虑,却又遇到羌族叛变。韦玄成等人沉默着没有人说话。冯奉世说:“羌族贼兵近在国境以内背叛,假如不及时诛灭,就没有办法制服远方的蛮夷。我愿意率领军队讨伐他们。”汉元帝询问需要用的军队的数量,冯奉世回答说:“我听说善于用兵者,不会两次用兵,不会三次运粮,所以军队不宜长时间地征战在外而顺从天意的讨伐应该速战速决。过去经常不衡量敌人的情况,而军队至于损失;多次运送粮食,则时间长耗费多,军队的士气低落。现在反叛的贼兵大约三万人,依兵法应加倍调用六万人。而羌戎是使用弓矛的军队罢了,兵器并不犀利,可以调用四万人,一个月足以解决。”丞相、御史、两位将军都认为百姓正在收获季节,不能多发兵;一万人驻扎防守,差不多够了。冯奉世说:“不行。国家遭受饥荒,战士、马匹瘦弱,数量也不多,战争用的装备长期废置不修,夷狄各族都有轻视边疆官吏的心思,所以羌族才会首先发难。现在以一万人分守数处,贼兵见我方军队人少,一定不会害怕,战则军队受损士气低落,守则不能救助百姓。如果这样,怯弱的形势显露出来,羌族就会趁机进攻,各少数民族一齐响应,互相煽动起兵,我恐怕汉朝要征发的兵役就不止四万了,这不是金钱所能解决的。所以少发军队就会旷日持久,和一战而迅速解决相比,利害差别万倍。”冯奉世坚持争取,不能得到更多兵马。又有诏令增加两千人。
当即派遣冯奉世率领一万二千兵马出发,打着领兵屯田的名义。典属国任立、护军都尉韩昌为偏将副手,到陇西郡,分别屯兵三处。典属国任立为右军,屯兵白石;护军都尉韩昌为前军,屯兵临洮;冯奉世为中军,屯兵首阳县西极山上。前军到降同阪,先派校尉在前方和羌人争夺有利地形,又另外派校尉到广阳谷营救百姓。羌族贼兵人数很多,官兵都被击溃,两个校尉被杀。冯奉世向汉元帝上报地形和需要多少部队的计划,请求增兵三万六千人才足以解决战事。书信上奏,汉元帝发兵六万多人,封太常弋阳侯任千秋为奋武将军前去增援冯奉世。冯奉世上奏说:“希望得到大批士兵,不必烦劳大将。”于是陈请转运的费用。
汉元帝当时以玺书慰劳冯奉世,同时也责备他说:“皇帝慰问领兵在外的右将军,征战在外,非常辛苦。羌族贼兵侵扰边境,杀害官吏百姓,很是违逆天道,所以派遣将军率领军队将领依照天意前往诛灭。以将军杰出的材质,带领精锐部队,讨伐不轨的贼寇,有百战百胜的道理。现在居然有临阵不敢攻战的名声,太给汉朝丢脸了。是从前不熟悉军事的缘故吗?还是恩惠没有普及,军纪不明的缘故?我非常奇怪。你上书说羌族贼兵凭仗深山,多小路,不得不多处分兵占据要害之地,然后必须发动驻防的士兵,才足以解决问题,军队部署已经决定,从形势上看不能再安排大将,我知道了。以前因为将军缺少士兵,不足防守之用,所以调遣附近的骑兵,日夜兼程地赶到,不是为了进攻。现在征发三辅、河东、弘农越骑、迹射、佽飞、彀者、羽林孤儿和呼速累、嗕种,正在火速调遣。战争,是凶险的事情,一定会有成功或失败,恐怕策略不事先商定,了解敌情不审慎,所以又派奋武将军。兵法说大将军出征一定要有偏裨将领,用来耀武扬威,参谋计策,将军又有什么疑虑的?爱护将士,得到军心,决定就不后悔,擒拿敌人一定要彻底,这是将军的责任。至于运输的费用,有专门的官吏负责,将军不必担心。等到奋武将军的兵马到达,一起进攻羌族贼兵。”
同年十月,军队都集合到陇西郡。十一月,一齐进攻。羌族贼兵大败,斩杀首级数千,余下的都逃出边境。战争未决胜负的时候,西汉又征募士兵一万人,封定襄太守韩安国为建威将军。还未出发,听说羌族贼兵被打败了,汉元帝说:“羌族贼兵被击溃受到惩罚,逃出边境,那些休战的将士,多留一些屯田守卫,防守要害之处。”
[14] 受封去世
永光三年二月,冯奉世回到京师,改任左将军,光禄勋的职位不变。之后记功封爵,汉元帝下诏说:“羌族贼兵凶残狡黠,杀害官吏百姓,进攻陇西郡官署,烧毁驿亭,断绝道路桥梁,极大地违背了天道。左将军光禄勋冯奉世前时率领军队征讨,斩首俘虏八千余人,夺取牛马羊数以万计。赐冯奉世关内侯的爵位,食邑五百户,黄金六十斤。”裨将、校尉三十余人,都有赏赐。
一年多后,冯奉世病故。冯奉世任武将官职前后有十年,为杀敌卫国的老将,功名仅次于赵充国。
上疏追封
冯奉世死后两年,西域都护甘延寿因为诛杀郅支单于而被封为列侯。当时丞相匡衡也以甘延寿假冒诏令滋生事端为理由,根据萧望之的事例,认为不应当封侯,然而议论者都赞美甘延寿的功劳,汉元帝听从众人的意见封他为侯。当时杜钦上疏,追溯称颂冯奉世以前的功劳说:“从前莎车王杀害汉朝使者,和各国结盟背叛汉朝。左将军冯奉世以卫候的身份根据便利条件发兵诛灭了莎车王,用计策安定了城市,功绩普及边境地区。议论者认为冯奉世作为使节有其使命,依《春秋》之义中说臣下不能独断专行,按汉朝的法律则有矫制之罪,所以不得封侯。现在匈奴郅支单于杀害汉朝使者,逃亡到康居国,都护甘延寿征发城中之兵和屯田的将士四万余人来诛杀他,封为列侯。我的愚见认为比较罪过则郅支单于比莎车轻,衡量兵力则莎车比郅支多,使用军队则冯奉世少,讲胜利的程度则冯奉世为边境安宁立下功劳,考虑失败的成分则甘延寿给国家带来的灾祸深。他们违背命令擅生事端的罪过是相同的,而甘延寿割地封侯,冯奉世却不记封赏。我听说功劳相同赏赐不同则会使那辛苦的大臣产生疑虑,罪过一样刑罚不同则百姓迷惑;疑虑导致变化无常,迷惑导致不知所从;变化无常则导致制度和导向不明确,不知所从则导致百姓不知如何行动。冯奉世解除危难,忘死征战,完成使命业绩非凡,威名功绩显著,是世代出使者的表率,却惟独压抑而不表扬他,这不是圣明君主杜绝疑虑鼓励节操的意思。希望交给有关部门商议。”汉元帝认为这是先帝时的事,就不再采纳他的意见。冯奉世后代
冯奉世共有九子四女。 儿子: 冯谭,冯奉世长子,官至天水司马、校尉。
冯野王,冯谭弟,官至大鸿胪、琅邪太守,袭爵关内侯。
冯逡,冯野王弟,官至清河都尉,陇西太守。
冯立,冯逡弟,官至东海太守、太原太守。
冯参,冯立弟,官至安定太守、谏大夫,封宜乡侯。 女儿
冯媛,冯奉世长女,汉元帝的昭仪,汉平帝的祖母。
冯习,冯媛妹,因冯媛事连累被杀。 孙子:冯座,冯野王之子,袭爵关内侯。
孙女:冯弁,冯参之女,中山孝王刘兴的王后,因冯媛事连累被贬为民,遣送原籍。历史评价
班固《汉书》:”居爪牙官前后十年,为折冲宿将,功名次赵充国。”
刘志:“前代陈汤、冯、傅之徒,以寡击众,郅支、夜郎、楼兰之戎,头悬都街。”
傅伯寿:“陈汤、傅介子、冯奉世、班超之流,皆为有汉之隽功。”
张预《十七史百将传》:“奉世以谓不须烦大将是也。”
黄道周:“莎车王骄,敌盟叛汉。鄯善以西,皆拥为乱。奉世不平,徵兵讨叛。传首长安,武威震焕。朝廷议封,驳为专擅。光禄大夫,聊以消算。羌反陇西,众皆怠玩。奉世请诛,反复论难。及大破羌,方知才干。再论前功,已成故案。”

方国瑜出生云南丽江,是纳西族人,我国著名社会科学家、教育家,被誉为“南中泰斗”、“滇史巨擘”。他曾任云南省历史学会会长、中国民族研究会顾问、全国人大民委委员等职;方国瑜师从章太炎、钱玄同、刘半农等大师,著有《广韵声汇》《广韵声读表》《滇西边区考察记》等作品,是20世纪云南最了不起的民族史学大师。人物生平
方国瑜(1903~1983年),字瑞臣,纳西族,教授,当代著名社会科学家、教育家,九三学社成员。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五一街人。1922年毕业于丽江联合中学。1925年在京师大学预科毕业考试期间,因患重病住院治疗及回乡休养多年。1929年秋后相继在京师大学、北京大学、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师从钱玄同、章太炎、刘半农、余嘉锡、马叔平、陈垣、梁启超、赵元任、李方桂等攻读音韵、训诂、目录、校勘、名物、金石、史地、语言等诸门课程。毕业和结业后曾在京师大学研究院、私立民国大学、洛阳师范学院和云南大学历史系从事教学与研究工作。历任编辑、教授、系主任、文法学院院长和云南通志馆的编审、审定、续修委员及云南省民委委员、全国人大民委委员、省博物馆筹委会副主任、云南省民族研究所副所长、云南省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副组长、九三学社云南省工委副主任等职。
当我们回顾即将过去的20世纪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方国瑜无疑是20世纪云南最了不起的民族史学大师。他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实事求是的态度,刻苦认真的精神,在中国民族历史、中国西南边疆史地、云南史料目录、东巴文化等方面都做出了震古烁今的杰出成就。方国瑜的作品
他撰写了《云南史料目录概说》、《中国西南历史地理考释》、《彝族史稿》、《汉晋民族史》、《滇史论丛》、《抗日战争滇西战事篇》、《方国瑜文集》、《广韵声汇》、《广韵声读表》、《隋唐声韵考》、《慎子考》、《慎子疏政》、《论学存稿》、《滇西边区考察记》等大量传世之作。方国瑜故居
方国瑜故居位于丽江古城五一街文治巷一所重点保护民居内,占地1.98亩,共70余间房。沿方先生的母校丽江市一中西边的石板路,往北行500米即到,是一座有着近200年历史的古宅。
第一道大门上有一款白底绿字的匾牌,第二道大门门额上悬着清光绪年间的“世贡第”匾牌。整个大院由一进两院的两个四合院相连,每个院又自成三坊一照壁格局,院里布局了“求学之路”、“家庭关爱”、“科研成就”和“教学成果”等展室,陈列着先生一生各个时期的照片和120多件书稿、专著等遗物。人物评价
从20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方国瑜孜孜不倦地在云南史地学的田野里筚路蓝缕,开拓前进,是云南地方史、西南民族史、西南边疆历史地理诸方面不知疲倦、勇往直前的拓荒者和勤恳踏实的奠基人。
方国瑜毕生致力于云南地方史料的发掘、搜集、整理、校录、辨析和评说;开创了云南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和教学;开拓了中国西南历史地理的研究。人才培养和著述成果丰硕,被史学界誉为"云南地方史和西南民族史研究的拓荒者和奠基人"。被著名史学家徐中舒称之为"南中泰斗
滇史巨擘"。

固伦端敏公主是顺治皇帝的养女,生父简亲王济度、生母为嫡福晋科尔沁博尔吉吉特氏。公主出生后不久就成了顺治的养女,初封和硕端敏公主,17岁下嫁博尔济吉特·班第。公主嚣张跋扈、我行我素,连康熙帝都不喜欢她,但唯有雍正帝与她关系很好。所以,雍正帝登基后就晋封她为固伦端敏公主,可以说走上了人生巅峰。人物生平
荣升皇帝养女
顺治十年六月十三日的清晨,端敏公主出生在朝阳门外大木仓胡同的郑亲王府邸内,虽然在此之前,济度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但端敏却是他嫡出的第一个子女。
就在端敏出生四个月后,皇宫里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中宫皇后被废了。即蒙古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家的格格,也就是顺治帝的亲表姐。由于这门婚事最初是多尔衮的主意,加上皇后的性格与顺治格格不入,大婚以来二人一直冲突不断。顺治在默默挣扎了三年后,终于力排众议,毅然决然的废掉了这位皇后。
然而,如愿以偿的皇帝却并没能高兴多久,国家利益和满蒙联姻的大局势压制着他,使他仍旧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册立继任的中宫。半年之后,在孝庄太后的主持下,又为坤宁宫从科尔沁草原迎回来了一位博尔济吉特氏的新主子,也就是历史上的孝惠章皇后。
孝惠皇后的父亲绰尔济是科尔沁多罗贝勒,祖父察罕则是孝庄太后的同胞哥哥。按辈分算起来,她实际上比顺治要小上一辈,不过那个时候满蒙之间的政治联姻往往并不在乎什么亲缘辈分问题。就这样,年仅14岁的孝惠皇后从蒙古草原来到了紫禁城。
新皇后没能讨得顺治皇帝的欢心,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一个了有夫之妇身上,这个女人,就是后来的董鄂妃。董鄂妃进宫,使得原本就对皇后十分冷淡的顺治更加疏远了她,十几岁的小皇后实际上是过着一种守活寡般的日子。
由于顺治膝下的子嗣比较单薄,女儿更少得可怜,因此他不断的收养一些王公贵戚的女儿做养女,一则可以显示皇帝恩宠,另一则还可以为将来与蒙古的婚媾联姻未雨绸缪。整个顺治朝,一共有三位亲王之女被选入宫中,她们是承泽亲王的女儿、安亲王的女儿和简亲王的女儿。
至于端敏公主为什么会被选中为皇帝养女,除了父亲的地位之外,倒还有另一层原故——端敏公主的生母、简亲王的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是孝惠皇后一母同胞的亲姐姐。简福晋早妹妹两年嫁到京城,成为济度的妻子。这层亲密的关系使得她生下的女儿会被带入宫中,成为了皇后的养女。如此安排,也算是皇太后和皇帝给予无宠无子的孝惠皇后的一点安慰吧。
就这样,端敏这个亲王府的格格成为了皇帝的养女,开始了她的公主生涯。
早早被定婚事
入宫后的端敏一直跟随在养母兼姨母的孝惠皇后身边,相近的血缘使她们有着比别人更加亲昵的感情,而孝惠皇后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是爱宠有加。即便没有皇帝的垂青,孝惠终究还是中宫皇后,这份尊荣同样的影响着年幼的端敏公主。
在端敏公主的脑海里,嫡庶之别、尊卑之分的观念十分深固,这与她本人的身世也有着很大的关系。父母全都出身高贵,不论是生母还是养母又都是嫡妻正室,端敏的血统可谓是正的不能再正了。自小受尽父母的宠爱,入宫又得到皇后的庇护,傲慢、刁蛮的种子就这样在端敏的心中渐渐的发了芽。
顺治十六年十一月,科尔沁王公按照班次进京陛见。在这场骨肉大团圆中,端敏的终身大事被决定了。领班入京的是孝庄太后一母同胞的四位兄长中最小的一个——科尔沁左翼中旗的掌旗扎萨克多罗达尔汉郡王(后晋和硕达尔汉亲王)满珠习礼。
说起来,这位科尔沁郡王的身份实在很特殊,他的女儿是顺治皇帝的悼妃,过世的前妻是皇太极收养的世袭克勤郡王岳托的女儿。所以,他既是太后的哥哥,又是皇帝的岳父,还是先皇的女婿。与皇家错综复杂的姻亲关系和嫡子的出身都令满珠习礼有着比科尔沁其他王公更加尊崇的地位,而孝庄对这个一母同胞的哥哥也是礼遇有加。一心维系满蒙联姻关系的太后便在这时,将年仅7岁的端敏公主许配给了满珠习礼同样年幼的长孙班第。从此,端敏亲上加亲的成为了科尔沁人的媳妇。
公主下嫁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康熙九年。在这十多年中,端敏身边的人和事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先是顺治十七年父亲济度去世;接着几个月后养父顺治去世;又两年生母去世;康熙四年未来的祖老爷满珠习礼亲王去世;康熙八年未来的公公和塔亲王去世。渐渐长成的端敏公主几乎失去了所有关系亲密的长辈,她的身边,只剩下始终疼爱她的养母孝惠皇后和祖母孝庄太后。
其实对于端敏来说,这些平时接触不多的长辈离世倒也不怎么难接受,反而最令她遭受打击的是弟弟德塞的死。
端敏公主的母亲一生为简亲王诞育了两个孩子,一个是端敏公主,另一个是小端敏一岁的德塞世子。在端敏眼中,尽管父亲有十二个子女,可唯一一个被端敏视作骨肉的只有这个与她一母同胞的弟弟。
作为嫡福晋的女儿,端敏在家时已经是个娇生惯养的宝贝丫头,直到入了宫,她更成为整个简亲王府的骄傲。处处高人一等的端敏十分看不起那些庶出的兄弟姐妹,更何况这些人中,除了她的大姐和四妹是侧福晋所出,其余的子女全都是庶福晋的孩子。要知道在那个年月,庶福晋实际上就是没有得到任何封号的小妾,有的甚至可能只是通房丫头而已。对于她们生的子女,端敏向来不会放在眼里,他们母亲低微的出身始终令端敏如鲠在喉。
身在皇宫中的端敏原本并未以这些“手足”为念,因为她有个亲弟弟德塞,嫡子的身份注定他会继承父亲的王爵。整个简亲王府也迟早还是属于正房这一支,端敏对此高枕无忧。
果然,顺治十七年济度死后,时年七岁的德塞顺利继承王位,成为新一代的简亲王,一切似乎都在意料轨道上行进。可是万没有想到的是,康熙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十七岁的德塞因病去世了。这个消息仿佛晴天霹雳般震惊了端敏公主,至此,她在父母双亡后又失去了她心中承认的最后一个亲人。更令人担忧的是,德塞虽然娶了亲,但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简亲王爵霎时间在正房支脉上悬空了。
然而王府的香火是不能断绝的,朝廷要做的就是在济度的另外三个儿子(第四子穆济衲顺治十六年三月夭折)中选出一位新的继承人。最后,次子喇布成为了第四任的简亲王。
对于端敏而言,不管新的继任者是谁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那些人都不是她的同母兄弟。在端敏看来,仿佛他们任何一个继承了王爵,简亲王府都不再跟她有任何关系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家财被别人堂而皇之的霸占了,而且还是你一向最看不起的下等人。端敏不禁对这样的结果嗤之以鼻,但却无可奈何。康熙九年九月,就在喇布成为简府新主人的同一时刻,端敏以和硕公主的身份踏上了去往科尔沁的婚车。
端敏的下嫁无疑对科尔沁又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在西辽河北面的伊克唐噶里克,一座崭新的公主府岿然落成,这是专门为迎接端敏公主而建造的,她将在这里度过往后长达六十年的和亲生涯。
亲王福晋
由于端敏的生母、养母、养祖母都是蒙古人,蒙古的语言、习俗和生活习惯对她来说全然不会陌生,这让端敏在出嫁后很快便适应了夫家的新环境,对于她来说,婚前婚后唯一的区别就是从北京的紫禁城搬进了科尔沁的公主府。
端敏下嫁第二年,她的丈夫班第承袭了达尔汉亲王的爵位,端敏公主也俨然成为了科尔沁左翼中旗的当家人。在府中,公主的身份确定了她至高的地位,没有长辈的制约,端敏公主在家里从来是说一不二的。不只是自己家里,她的权势触角几乎蔓延到整个王旗中。
渐渐的,端敏飞扬跋扈的作风引起了许多亲戚的不满,可是碍于她的身份,没人敢当面表现出来,更没人敢过问。于是乎,端敏公主就这样在科尔沁过着她唯我独尊的生活。
康熙二十年,简亲王喇布去世了,他的同胞弟弟雅布继承了爵位。这个消息到了端敏耳中,引起了她极大的反感。
话说喇布和雅布的母亲是济度的庶福晋杭氏,这个女人在济度的妻妾中虽然位份不高,却是相当得宠的一个。而且有意思的是,她每次生孩子都会比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早两个月。端敏出生前的两个月,杭氏生下了济度的第二个女儿;德塞出生前的两个月,杭氏又生下了济度的第二个儿子喇布。不过之后的几年中,嫡福晋再无所出,反而是杭氏又在顺治十五年生下了济度的儿子雅布。
可想而知,端敏的母亲面对这样一个无名无份、出身远远不如自己,却次次都抢先在前面的小妾会是怎样的一种厌恶的感情。而这种感情必然也影响了年幼的端敏,令她直接迁怒到杭氏所生的子女身上。
曾经有这样一个传说,有一年,端敏公主回京省亲,雅布的福晋西林觉罗氏来府上给她请安,结果生生被端敏公主晾在门房里大半天,最终也没见她的面。这位福晋委屈极了,跑回家跟丈夫哭诉,雅布安慰她说,端敏公主生就傲慢骄横,任谁都招惹不起,所以以后不要再上门去触霉头了。由此可见姐弟二人的关系相当恶劣,甚至到了连表面功夫都不屑维持的地步。
除了雅布这个弟弟之外,端敏跟另一个弟弟同样合不来,这就是小她一岁的康熙皇帝。尽管端敏没有直接跟康熙发生冲突(康熙登基前有没有就不得而知了),但面对她的刁蛮性格,康熙皇帝总是一百个看不惯。虽然碍于姐弟的情分不好当众翻脸,可是康熙还是有办法表露出自己的不满。
康熙三十一年十月二十四,皇帝为一些下嫁的公主按照贝勒品级设置护卫长史。其中包括了女儿纯禧公主、荣宪公主、端静公主,以及姑姑淑慧公主,在这批名单中,单单就漏掉了端敏公主。换句话说,在当时还在世、并且出嫁了的公主中,独独就没有端敏公主的份。其中缘由,可见一斑。
六旬寡妇
康熙四十九年,端敏的丈夫班第亲王去世了,她的儿子罗卜藏衮布继承了达尔汉亲王的爵位。此时的端敏公主已经是年近六旬的老妇,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她那种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性格却并没有丝毫改变,与众人之间的矛盾也没能有所缓和。
康熙五十六年,简亲王雅尔江阿给康熙皇帝上了一道奏折,奏折的内容大概是,康熙要为雅尔江阿的女儿指婚,雅尔江阿对此十分的感激,但是唯一的请求是,不要把姑娘许配给端敏公主的儿子策旺多尔济。因为端敏公主与雅布之间不和已久,如果再把女儿嫁到她们家,则会令雅尔江阿十分为难。
从这份奏折中看出,端敏与弟弟雅布的矛盾已经不是普通的小打小闹了,以至于雅布死了,他的儿子还是不敢把女儿嫁到公主家,甚至不惜直接上疏给皇帝知晓。至于康熙皇帝,显然也是站在雅尔江阿的一边,他在朱批中回复说:朕对这件事情深知不已,你的要求朕记着了。
原本康熙这样批复已经是很完满了,可他偏偏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端敏公主性情乖张暴戾,不光是你的父亲,她跟所有人都不和。
老实说,这实在是很严厉的评语,但也确实点出了端敏公主平日里的为人。只不过康熙说的不完全对,端敏虽然跟诸多人不和,却偏偏跟一个人合得来,那就是皇四子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
人生顶峰
端敏选择与胤禛亲近,既不是因为二人有深厚的感情基础,也不是因为她有超凡的政治头脑,而是因为一贯的骄傲和小心眼儿会自然而然的让端敏站在与她有矛盾的兄弟、侄子的对立面上。说到这儿,我们就不得不再提一提上文说到过的那位简亲王雅尔江阿了。
我们知道,雅尔江阿的父亲是雅布。雅布在做亲王时,为人忠实勤勉,很得康熙皇帝的赞赏,而雅尔江阿与康熙的关系更是非常亲密。在雅尔江阿给康熙皇帝的书信奏折中,均同皇子一样直称康熙为“皇父”,可见康熙对这个侄子的看重。
雅尔江阿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同时也接替父亲管理内务府事务。这位王爷虽然同雅布一样忠厚,可却是个耳活面软、心无主见的人物,因此在公事上总是糊里糊涂弄出了许多疏漏。不过康熙皇帝并没对雅尔江阿的错漏采取严厉的惩罚,而是以长辈的身份对他进行了谆谆的教诲,末了还说道:我如果不训斥你,万一你因为疏忽丢掉了王爵,那谁又能为你惋惜呢?康熙的这番话说的既实在又中肯,与雅尔江阿之间家人父子的亲情跃然而现。
就是这位被康熙所喜爱的简亲王,却被雍正皇帝削掉了亲王的爵位,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雅尔江阿的人际关系中,有个很重要的人物叫做苏努(广略贝勒褚英的曾孙)。苏努和雅尔江阿在康朝同掌内务府事宜,两人的关系也因此非常密切。苏努此人也许有朋友听说过,他是八阿哥允禩的羽翼,后来因党附允禩的罪名而遭到革黜宗室的严厉惩罚。雅尔江阿既与苏努走得近,同样也跟允禩走得近,所以他很自然地成为了雍正皇帝的十分忌讳的人之一。
雍正四年是个极为敏感的年份,在这一年中,雍正皇帝将过去曾经参与夺嫡的几位皇子先后进行了清算。其中包括八阿哥允禩、九阿哥允禟、十四阿哥允禵等人,这些皇子或黜或禁,同时还牵连了很多宗室子弟。雅尔江阿就是其中之一。
雍正四年二月,就在允禩遭到圈禁不久,雅尔江阿也被革掉了爵位。尽管雍正将处置雅尔江阿的前因后果罗列了一大堆,但明眼人很容易就能看出,雅尔江阿被废的真正原因就是那句:“将朕所交事件漫不经心,专惧允禩、苏努等悖逆之徒。”
说白了,雅尔江阿的获罪就是因为他与允禩的特殊关系。而一向与雅尔江阿不对版的端敏公主自然不会站到八爷党的一边。事实证明,端敏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不但保住了她原有的地位,甚至还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更大收获。
雍正元年二月,雍正皇帝下旨称:“端敏公主及大公主、四公主俱是内里公主,朕先前因未满百日,不曾下旨,今端敏公主、大公主、四公主俱著封为固伦公主。”先前某飘曾猜测二公主和九公主未被晋封是因为她们与八阿哥和九阿哥之间的姻亲关系。反过来看,端敏公主之所以会被晋封,恐怕就是得益于雍正皇帝间的亲近和对雍正政敌的疏远了。“内里公主”四个字,或许当是如此解释。就这样,在简王府被政治风暴席卷的七零八落的时候,出身王府的端敏公主却一路向上,达到了人生的辉煌顶峰。
雍正七年五月十八日,七十七岁的端敏公主去世了,终于走完了她骄纵贵重的一生。固伦端敏公主的子女
康熙四十九年,端敏的丈夫班第亲王去世了,她的儿子罗卜藏衮布继承了达尔汉亲王的爵位。雍正为什么喜欢固伦端敏公主
端敏虽然跟诸多人不和,却偏偏跟一个人合得来,那就是皇四子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
端敏选择与胤禛亲近,既不是因为二人有深厚的感情基础,也不是因为她有超凡的政治头脑,而是因为一贯的骄傲和小心眼儿会自然而然的让端敏站在与她有矛盾的兄弟、侄子的对立面上。
说白了,雅尔江阿的获罪就是因为他与允禩的特殊关系。而一向与雅尔江阿不对版的端敏公主自然不会站到八爷党的一边。事实证明,端敏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不但保住了她原有的地位,甚至还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更大收获。
雍正元年二月,雍正皇帝下旨称:“端敏公主及大公主、四公主俱是内里公主,朕先前因未满百日,不曾下旨,今端敏公主、大公主、四公主俱著封为固伦公主。”先前某飘曾猜测二公主和九公主未被晋封是因为她们与八阿哥和九阿哥之间的姻亲关系。反过来看,端敏公主之所以会被晋封,恐怕就是得益于雍正皇帝间的亲近和对雍正政敌的疏远了。“内里公主”四个字,或许当是如此解释。就这样,在简王府被政治风暴席卷的七零八落的时候,出身王府的端敏公主却一路向上,达到了人生的辉煌顶峰。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