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论坛在莲舍举办,命中注定要住拥挤的房子

原标题:首届“槐商”创客论坛在莲舍举办

原标题:丑姑娘摇身变娘娘的套路咋恁耳熟,除了林州河南还有多少“皇后村”?
| 豫

原标题:我们并不是“命中注定要住拥挤的房子”

首届“槐商”创客论坛在莲舍举办

提起河南林州,大家会想起红旗渠,但可能没有听过“皇后村”这个名字。这是一个藏在深山里的明珠,位于林州市任村镇,四面环山,南有盘龙山,北有牛岭山,是一处盆地式小村。唯一的出口就是一条常年干涸的河沟,路就修在河沟的北坡边,中间穿越红旗渠皇后沟渡槽。那么,你知道它为啥叫“皇后村”么?它的颜值会不会吓到你呢?

作者:塞冬

“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佳音,犹如一夜春风,吹开了千树万树梨花;孵化器、众创空间火遍大江南北,重构新时代,开创新世界。在9月3日举办的沈丘首届“槐商”创客论坛上,来自沈丘的几十位商业大咖“槐商”,在秋意盎然的淮阳莲舍共同分享了“槐文化”的创意、梦想与激情。

图片 1

来源:黔财有话说

图片 2

桑明庆 | 文

近段时间以来,樊纲教授的一些言论引起了较大争议:

这个时代,每一天,每一个角落,都有创意的种子在破土。小程序、物联网、智能硬件、人机接口、开源硬件、3D打印、众筹……每一粒种子破土后的力量都能排江倒海,刷新和重组着当代人的思维和生活。

豫记微信号:hnyuji

  • 先是4月份在中央2台《大讲堂》节目中提出“六个钱包”理论。
  • 然后是7月末在博鳌的房地产论坛上指出:“我们命中注定只能住拥挤的房子,你想住不拥挤的房子到澳大利亚去,到加拿大去,你可以买到看不到邻居的大房子”。

图片 3

丑妞变皇后,得名“皇后村”

许多人听到这样的言论都会觉得不舒服,毕竟大部分城市居民的住房条件并不是很宽裕,年轻新移民群租、蜗居是普遍现象,哪怕是土著居民,大都也住得很憋屈。

近几年,沈丘认真贯彻落实关于发展经济的一
系列政策措施,使得沈丘的“槐乡”经济不断发展,呈现了良好的发展趋势,取得了显著成效。和谐融洽的商业氛围,能够吸引优秀的“创客”成员们产生强烈的归属感,使他们乐于贡献自己的奇思妙想,并愿意将自己的前途与地方共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今年7月中旬,我有幸参加了“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报告文学林州行暨河南报告文学学会安阳分会成立大会”,与全省和安阳近百名作家到皇后村采风参观。

但是,大多数人同时也会对现状表示理解,毕竟一个常识是——中国地少人多,人均土地资源相对稀缺,再加上保护耕地政策,我们需要对土地进行集约利用。城市居民住得挤点、住得小点,是命中注定、无法改变的客观事实。

图片 4

皇后村仅450余人,180余户,以李姓人居多,而其颇有特色的村名,相传与明朝神宗皇帝有关。

特别是对于大城市、特大城市而言,人口过多/交通拥挤/房价畸高,都是全世界的普遍现象,就算中国大城市的房价涨得更快、涨得更高,许多人也会将其归结于金融政策、炒房风气、缺乏其他投资渠道等等,认为只需要加强限购限贷、严控买房资质,乃至严控人口流入,就能解决。

这不仅是一次高峰论坛会议,更是一场精彩的文创体验。在一天的时间里,他们不仅“游龙湖”和“拜伏羲”,感受了博大精深的中原文化,参观周口最美的小院—莲舍,感受了“槐文化”落地生根的创意,还分享了翰高集团董事长房墉先生创业经验。

传说明朝神宗在位时,在林虑山北端的任村镇西北部,有个叫后沟的小山村。这一年,一户姓王的山民家生了个丑女孩,长到十多岁时,更是成了一个脸皮黑、头发黄的丑丫头,人们都叫她丑妞。

然而,本文将通过大量数据来说明这样一个事实——中国人并不是“命中注定要住拥挤的房子”:

图片 5

可是丑妞每天起来,总要朝东方拜上几拜,然后骑在石磙上念叨:东方亮、东方亮,谁来抬我做娘娘。

  • 大城市糟糕的居住状况来自土地资源的错配。
  • 当前经济、人口、债务面临的种种问题,大都来自于约束大城市扩张的土地政策。
  • 这些问题,不是靠年轻人努力工作、不是靠新经济产业升级,就能完全解决的。
  • 鼓励生育需要更多的居住空间,消费升级需要更多的居住空间,教育、医疗、交通基建也需要更多的土地供给。

房墉先生作为东道主首先发言。在他对“槐文化”精彩阐述中,大家分享了“槐乡”系列公益微电影《妈妈的木的》和“龙乡”系列微电影《陵之狗》。房墉先生着重介绍了几篇优秀的“槐文化”文章。从老阳的《槐缘》到刘庆邦先生的《从此有了中华槐园》,鹿斌的《丽质天成是槐园》等。“槐文化”从默默无闻到逐渐成为“地域文化”,这就是最好的“创客”梦想。但崛起从来不是偶然,辉煌的背后是精心的布局与深远的谋虑,更有无数人甘为基石的默默奉献。

图片 6

从政策制定者到规划界、乃至到大部分普通人,都必须正视这一问题、一起努力改变现状,才能充分释放出中国经济的内在活力,为国家和个人赢得更好的未来。

图片 7

村里人都把这事当作笑料。后来在林县私访的钦差大臣把这个传说报给皇上,皇上听了后,觉得这事稀罕,就命钦差大臣去把丑妞接进宫里,看看丑妞啥模样。

话不多说,继续用数字说话。

论坛上,每一个“创客”都积极发言、踊跃参与,并盛赞了本次“槐商”创客论坛的创意之举,感谢本次活动的组织者翰高置业和星海文化传媒,为大家提供这样一个平台。这些创意满怀、激情澎湃的“槐商”,每一位都是业内精英,是“槐文化”坚定的信念者。他们普遍年轻、有想法,每个人都怀揣改变世界的理想。创客精神就是“开源与分享”,而对“槐文化”的拥趸和凝聚正是这一理念最好的诠释。

钦差大臣赶到后沟,见丑妞模样丑陋,就想空程而返,但想到君命难违,只好命人把丑妞打扮一番,用轿抬下山来。

首先我们来看看特大城市居民的居住现状,在列举数据之前,先感受一个塞冬身边的例子,:

图片 8

当大轿抬出深山沟时,丑妞叫轿夫落轿说要到露水河洗脸净面。丑妞走到河边,用清澈见底的河水一洗,脸就像脱了一层皮,不仅面如敷粉,明眸皓齿,而且也长出了一头黑黑的头发。

塞冬有两位同龄好友,都是30岁出头,在同一公司上班,一个住昌平南绍,一个住昌平县城,我们用稍近一些的南绍为例。

这是一个集体发声的时代。通过这些优秀的“槐商”分享创业经验,大家欣喜地发现,新时代的商业模式已经形成了鲜明的特色和优势。“槐文化”将在更加宏伟广阔的范围内,产生始料不及甚至让全社会感到惊喜的影响。身为“槐商”,拥抱科技,改变世界,成就自己,立足于“槐文化”的
“槐商”集体发力时机已经到来。

钦差大臣一看惊呆了,赶忙把丑妞搀扶上大轿,急匆匆上路。

坐地铁的话,从南邵到公司的单程时间是1小时50分钟: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通过翰高置业和星海文化传媒的精心策划和组织,
让我们看看都有哪些优秀的“槐商”共襄盛举:槐店王婆大虾海总,笑乐惠餐饮魏总,雅典娜婚纱摄影程总,马四珠宝城马总,阿里巴巴互联网技术专家张少奎、马四果子马总,常胜庄园赵总,青果教育张总,大光明眼镜曹总,鸿儒书社李总,北京红樱连锁幼儿园刘园长,尊莱客牛排刘总,影子书画潘总,CBD家居邵总,星光舞蹈学校李总,郑州德佑品青稞酒梁总,苹果专卖店刘总,易居装饰张总,新世纪旅行陈总,逆时光高总……

进京后,皇上被美若西施的丑妞迷住了,连声赞道:丑妞不丑,纯属讹传,当下就封丑妞为贵妃娘娘。一晃数年过去了,丑妞的儿子登上皇位,丑妞被尊称为皇太后。

这两位朋友一位有京牌车,一位是河北牌照。上班开车的话,单程是46公里:

图片 12

丑妞当上了皇太后,这消息传到了家乡的山沟里,人们都高兴极了,便把后沟村改为皇后村。

图片 13

这些沈丘人耳熟能详的“槐商”背后,隐藏着许多的创业经历和品牌故事;同时,也见证着这个时代的奇迹,见证着优秀的“槐文化”成熟后,对方方面面所产生的深远影响。

关于皇后的传说不管真假,但村名却是古有来之,而这里也是个世外桃源。

有人会问,既然在东三环上班,为什么不住东面,何必住北六环?

图片 14

村内全是石字当头,石街、石房、石砖、石瓦、石盆、石槽、石桌、石凳、石碾……

因为他们的妻子都在北面上班——现在买房一般都是选离女方单位近的方向。

最好的创意是“无中生有”。从废墟中屹立起来的中华槐园倾注了翰高大量的心血,也见证了沈丘乃至周口“槐文化”的兴盛繁荣。“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作为“槐文化”的领跑者,“诗书槐府、北京同步”的“槐府六号”更是从一花一木的细节入手,全新阐释了的其核心理念。

图片 15

除了上面这样的搭配以外,更常见的是女方在东三环金融区、男方在西北五环软件园上班。在这种情况下,房子通常买在东六环的通州,比我这两位朋友的通勤时间还要更长一些。

图片 16

一座座石房,因势而建,因势而走,错落有致。石头垒成的房子和院墙精致的像刀刻锉磨过的一样,大小不一的石头对接得平稳匀称,石缝如同尺打的笔直,厚厚的石房纳下了四季的更迭,深深的庭院藏下了日子的阴晴圆缺。

这是其中一位好友的妻子的上班路线,虽然只是从北六环到北五环,但由于没有直达地铁,需要先地铁、再公交,单程1小时40分钟。

从书香气息的槐府书房到每年举办的各种形式的“槐文化”活动,从战略高度到一点一滴的成长积累,可以说,在“槐文化”的征程上,翰高人始终保持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敢闯敢干,敢为人先,不囿成规、开拓奋进。

屏息仰望条条石板铺成的小街小巷弯曲深幽,四百年岁月的风雨将石巷冲涮的尘埃不染,行人的步履把原来粗糙的石板磨得光滑泛亮。

图片 17

图片 18

除了皇后的故事

有人会问:他们为什么非要买北六环外而不买离市区近一些的房子?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其实,在房墉先生长达一个小时的分享里,“槐文化”的发展理念就是“创新”和“创意”。他通过自身寓意深邃、生动传神的几个创业故事,明确了“槐文化”拓展进程,既要有战胜困难的勇气、解决问题的决心,又要有迎接挑战的气概和克服畏难情绪,才能知难而进,迎难而上。

小村还有多少奇迹

正好,这两位好友的买房经历我都很清楚,他们在2014年入手,房价比现在便宜一半。住南邵那位,同户型的近期成交价是这样的:82平米405万。

图片 19

走进长长光光的石板小街,穿越了时光的隧道,我在寻找先人的足迹。

图片 20

在“槐文化”实践中不断探索,在探索中不断创新,在创新中不断发展,创造出辉煌的新时代。“槐商”要有“双创”精神,不断强化“槐文化”已有基础,弥补尚存不足,逐步走向引领,促进商业经济腾飞。在大力发展商业经济的基础上,“槐文化”建设必将不断迈上新台阶,有力推动全面建设沈丘文化大县的发展目标。

古朴的皇后村总是显得那么和谐舒心,当晨曦初临时,石板街上便响起了农家人牵牛赶羊的喊叫声,老牛甩着响鼻走出了小院,脖子上的铃铛声打破了早晨的宁静,农家人荷锄推车下地打理心爱的庄稼了,石板小巷留了小推车的车辙和耕牛的蹄印。

如果买个近一点的房子,比如从北6环挪到北5环外清河区域的老房子,价格是这样的:77平525万。

图片 21

抗日的烽火在太行山燃起时,皇后村成了抗日的后方,家家户户做军衣、救伤病员,后山的山洞曾是军粮的仓库,石板小街留下了八路的脚印,留下了支援前线民兵的身影。

图片 22

这是最好的时代,好到你只要拥有可行的创意,就可能梦想成真。这也是造梦的最好时代,“互联网+”"文化体验+”为创业者带来了无尽的遐想和机遇。这是一群有活力、有梦想的“槐商”聚集的高峰论坛。参与者互相启发、互引思路,共同分享、共同发力。灵感来自“头脑风暴”,无数美妙的创业梦想像激情四射的火花一样,碰撞着每一个参与者,激荡出生机勃勃的创新力量。跨界发展、不同团队合作的抱团取暖、互利互惠机制,在数字时代抑制不住地展现出来优势和竞争力。

红旗渠上马了,山村住了上百名修渠的民工,石板小巷到处是修渠民工的身影,小街留下了钢钎铁镐的撞击声,留下了重新安排林县山河的豪迈信心。

这个小区楼龄20多年,谈不上有正规的物管,上面这样客厅只有一个小窗户的,已经算小区里不错的南北通透好户型。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新生代“槐商”的崛起,毫无疑问的说明了信息化正在广泛并深刻地影响着“槐文化”发展,推动着“槐文化”的创新精神。文创界里充满太多的神话。新时代“槐商”把创造的参与精神和开源精神普惠共享,并终将引领一场产业发展和繁荣。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可以预见到这些有梦想有目标的“槐商”,将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技术深度渗透到经济社会方方面面,冲击着原有的商业结构,并逐渐编织起新的商业网络,建立新的商业模式,扩散先进的思维模式和行事方法。

在村中一空闲地中,有一盘石碾,石碾上深深的辙痕诉说着山村的沧桑。

所以,对我这位好友而言,如果再能多拿出一百多万,同时降低对小区品质和居住面积的要求,在共享单车的帮助下,好友的单程通勤时间会缩短到1小时——这是如今一线城市年轻人里非常理想的状况。

图片 26

红旗渠特等劳模七十一岁的张买江老人介绍说,这盘石碾已有近四百岁的年龄了,传说丑妞进入皇宫后,对山珍海味吃不惯,非常想念家乡的小米,于是皇帝下诏让后沟村碾出新鲜的小米送入宫中。

图片 27

每一个精彩分享,都是一段励志的成长历程。成功属于敢异想天开的“槐商”,更属于脚踏实地的“槐商”。“消费者体验至上”的时代已经来临,面临新挑战,传统的“槐文化”如何历久弥新,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作为翰高集团自觉承担对家乡文化的传承使命和责任担当,具有忧患意识的翰高人,将继续打造一个连续性开放自由的“槐商”共同的“槐文化”论坛,让家乡的创客们充分享受创意无极限带来的便利和快捷,享受创新、创业带来的快乐和成就。(文/倪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就这样一盘普通的石碾便于皇宫联系在了一起,丑妞皇后每当吃到香喷喷的小米饭时,就想起了露水河、盘龙山,想起了那盘石碾,想起了石板街、石头房,想起了朴实憨厚的乡亲们。

这两位好友一位是清华毕业,另一位是985本硕,都在全国知名的高薪公司工作,都有一个孩子,双方夫妻每天上班+通勤时间都在14小时左右,都是一方父母来京带娃,全家5口人,人均建筑面积不到20平。

责任编辑:

所以每当差人运送小米时丑妞皇后总是给乡亲们捎点宫里的东西,并问家乡好,并特地嘱咐差人一定要给这盘石碾磕头上香。

他们运气都比较好,毕业拿到了北京户口,在房价翻倍前上了车,现在都是准备再奋斗几年,把房子卖了换一套近一些的。而塞冬的另一些年纪更小的朋友,现在大都对在北京上车不抱希望。

图片 28

上面说的都是顶级学校毕业生、进入热门行业顶级公司的情况。对于绝大多数非顶级高校、非热门行业顶级公司的年轻人而言,能不能在北京上车,如今基本已经不再取决于自己的工作是否足够努力。

张买江老人接着说:“其实应该给皇后村的老百姓磕头上香,抗日战争时期村里的老百姓把家里的口粮都拿出来,就是用这盘石碾日夜不停碾压军粮,送往前线,修建红旗渠时,村里的乡亲们还是用这盘碾碾粮碾炸药,全力支持修渠,所以皇后村的老百姓才是最该享受磕头上香最高礼遇的。”

以前我在知乎上列举过来北京学习工作的外地尖子生的“惨状”,有人留言称——“你不应该把真相说出来,不然小地方的好学生就要对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留在大城市找个好工作这条路绝望了。”

在村民李银录家门口,有一棵苍天老槐树,这棵槐树高十米以上,树冠直径有十五米,树荫遮住了半道当街。

总之,以我的两位好友的案例为代表,特大城市有两个大家都习以为常的问题:

六十二岁的李银录说在他记忆里这棵槐树就是钻天高,二个人搂不住它的腰,他听爷爷说这棵老槐树至少有三百年的树龄了,不论太行山风雨多大这棵槐树没有倒伏过,不论天气怎么样干旱,这棵树没有干枯过。

  • 居住面积小
  • 通勤距离长

细心看这棵树,硕大的槐树根系扎在仅有不到一平方米的土壤里,根部周围全是坚硬的太行山岩石,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巨槐顽强的生长着,而且经历了三百年风雨不衰,真是太行山中奇迹。

而中国的特大城市,由于人为原因,让这两个问题变得尤为严峻,正在走向近期大家讨论很多的“香港化”。

今天,皇后村走出了深山

为了更好的探讨这个问题,看完上述个例,我们再看统计数据,看看这两个“问题”是如何诞生的:

因为来了一个人

还是以塞冬所在的北京为例,全市城镇常住家庭的居住情况如下表所示(来源:《北京统计年鉴2017)。

如今的皇后村已是名声大震,正在从太行山皱褶里走向世人面前,大有风靡海内外的之势。皇后村之所以出现如此变化,跟一位外地来的农民企业家有关。

图片 29

2014年,这位农民企业家被红旗渠精神深深震撼,从河北省隆尧县走进了河南林州,实地对红旗渠进行考察。

先说一下数据口径,“城镇常住家庭”是指居住在北京半年以上的京户+外地户籍家庭,平均每个家庭有2.7人(成年单身也算一个家庭)。该数据不包括学生、军人等居住在集体公共宿舍中的人口。

在考察的过程中,这位农民企业家发现了藏在大山深处的皇后村。

也就是说,该调查排除了集体宿舍、对群组/非法空间的抽样也不够全面,大体反应的是在北京正常生活居住的京户+外来常住人口的居住情况。

古村多处石墙、石板、石路、石瓦等建筑保存完好。还有丑妞皇后的传奇故事,一个小姑娘凭着坚定的信念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最终美梦成真成为皇后。

从上表可以看出,52.1%的北京城镇常住家庭住在一居室和二居室内,还有11.7%居住在筒子楼/连片平房(大杂院),拥有三居室的家庭只有17.5%,拥有四居室的只有2.2%。

图片 30

图片 31

丑妞皇后的奋斗故事和红旗渠的精神是那么呼应。

也就是说,高达63.8%的北京常住家庭,其居住条件不好于两居室,这是符合人们常识的——一线城市住得差。

然而,由于皇后村深处大山,严重缺水,很多年轻的村民都离开了,只留下老人。

再来看另一个数据:

这位农民企业家决心留下来,用洪荒之力弘扬红旗渠精神,带领贫困的村民们一起致富,他立下破釜沉舟之志,并且把户口迁到了皇后村,做起了皇后村的村民。

2013年,北京国有土地上住宅建筑面积为47610万平米(2013年后的数据不再公布),而北京2013年城镇常住人口为1825.1万人。

几年来,为了保护、修缮和开发好皇后村古村落,吸引更多的人来旅游,让村民增收致富,这位农民企业家自掏腰包投资。

也就是说,当我们把居住在北京半年以下的外来人口、把无法统计到的外来常住人口都排除掉后,北京城镇常住人口的人均住宅建筑面积是26.1平米,一个三口之家平均就是78.3平米(建筑面积)。

为了挖掘、宣传好皇后村的故事,他在皇后村组织过古村落摄影展、写过书、拍过电影,邀请过美国旅游爱好者、好莱坞制片人、非洲媒体朋友、泰国素博·巴莫亲王等来皇后村参观。

看完数量看结构:

2018年百花盛开的季节,这位外地来的的农民企业家被推选为皇后村党支部书记。从此,肩负起了为一方百姓谋福祉的使命。

图片 32

首先,他为解决了村里缺水的问题。前前后后共打了十眼井,投入六十多万元,最后打出了甘甜的井水。

北京居民的住房来源中,商品房的比重刚刚超过1/4,房改房占1/5,租房占14.5%,保障/安置房占10.6%,还有一大块是自建房(村镇集体土地宅基地、老城区胡同四合院),占近1/4。

接着,他又开始流转土地种植果树,大力发展立体农业,并定期把林业专家请到村里来,讲授种植技巧。

在北京买过房、租过房的应该都清楚这样几个基本情况:

来到皇后村的这几年,这位农民企业家就把家安在了这里,他要把根扎在太行山,他要成为太行山岩石中的一颗巨槐,他要成为太行山上的一块石头。

  • 北京的新房、次新房数量很少。对于北京的一个常住人口三四百万、相当于中等省会市区人口的经济、人口大区,一年新开的楼盘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而且不是整个楼盘,通常只是其中的一两栋楼。
  • 由于新建住房极少,相比起其他蓬勃发展的省会城市而言,北京的住房总体上越来越老旧,房屋楼龄较大——哪怕土地极其充裕的郊区也是如此。

图片 33

塞冬居住的小区是2009年竣工的,位于北五环边上。这个房龄接近10年的小区,已属于方圆很大一片区域内著名的稀缺“次新房”。

他先后拓宽村里道路,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大力发展文化扶贫。皇后村里,一双双长满老茧的手拿起了画笔,一把把黄土变成了色彩斑斓的陶瓷产品,一块块太行山上的顽石头变成了精致的工艺品。

而那些在其他城市城区里属于旧城改造范围的老楼,在北京还广泛存在着。近年来北京一个重要的民生工程就是为这些楼龄三五十年的老楼,由财政出钱,免费抗震加固、管道更新、安装电梯。

目前,在这位农民企业家的带领发展下,皇后村变化日新月异,很多年轻的村民也开始返回居住。

图片 34

盛夏的太行山,郁郁葱葱满目苍翠,谷子玉米长满了皇后村的沟沟堰堰,苹果压弯了枝头,成片的花椒树挂满了密密咂咂大红花椒,一阵清风吹来,谷子的芳香和花椒的清香扑鼻而来,馨香醉人心田,今年皇后村的秋天将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许多毕业不久、刚接触北京楼市的年轻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

其实,在河南有关丑村姑摇身一变成天仙并被选进皇宫当娘娘的民间传说比比皆是,目前已知至少有南阳西峡、安阳滑县、濮阳两门有类似的版本故事,如果你觉得套路眼熟并能说出具体的地名故事,不妨在评论区互动分享一下。

  • 北京的平均收入比老家高那么多,大家住房条件那么差,需求那么强烈,市区里也就算了,为什么不在郊区多修点新房子?
  • 房价10万一平,建安成本才几千,为啥这些老楼不拆掉盖新房,而是由财政出钱改造?

作者简介

我们来看另一组数据,下面是北京从2000-2016年以来的商品住宅竣工面积(来源:《北京统计年鉴2017》):

桑明庆,安阳市殷都区人,现供职于安阳县粮食局,安阳市作协、诗词学会会员,散文、诗歌散见新华网、搜狐网、大河网、《粮油市场报》《石家庄日报》《谷风诗刊》《文源》《安阳日报》等媒体,2014年出版诗文集《太行小溪》,有多篇作品获奖。

图片 35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可以看到,2005年是个分水岭,如今北京的商品住宅供给相比最高点接近腰斩,回到21世纪初的水平,而北京的常住人口已从世纪初的1300万+增长到现在的2100万+。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下面是北京城镇常住人口人均住宅竣工面积,同样是以2005年为分水岭,当前已比高峰期腰斩还多。

责任编辑:

图片 36

住宅供应“腰斩”的根源是住宅供地的“腰斩”,根据塞冬总结的下表,2016年相比2011年,住宅供地计划减半,实际供应量更是只有1/4。

2017年的住宅用地供应计划仍然是1200公顷,好消息是供应计划圆满完成,终于不像此前那样实际远不如计划。

图片 37

许多人看到这里会说:没办法呀,北京已经扩张得很大了,没有土地可以供应了。

而实际上,北京的平原面积有6200平方公里,而城市建成区面积只有1420平方公里(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7》)。

北京目前的耕地面积有2200平方公里、园地面积还有1350平方公里。面积不大的北京平原,大部分土地仍然是农业用地。

为了让上面的数字更形象,来看这样两个数字:北京六环路包围起来的总面积是2200平方公里,五环路包围的面积是大概是700平方公里。

也就是说:

  • 北京六环内、甚至五环内,大量空间是未开发的。
  • 北京现有的耕地+园地面积,是城市建成区面积的2.5倍。

暂且不说远郊区,我们以北京的重要主城区——海淀区为例,在海淀山后地区,六环以内,仍然保有大量可供开发成住宅小区的空地和耕地。

下面是曾号称“亚洲第一大社区”的回龙观地区(回龙观+霍营),紧挨着海淀区,总建成区面积不到11平方公里,容纳了数十万人口。

图片 38

而根据海淀区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到2020年,海淀区还需要保留148平方公里的农用地。

图片 39

根据北京2035年总体规划,北京的建设用地还要逐渐净减少——“减量发展”是北京未来的主题。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