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二十三感怀,支那神话传说研究

“糊口”与“饥饿”

一、本时期民间文学的主要体裁及作品

出石诚彦《支那神话传说研究》1943年11月,中央公论社

——腊月二十三感怀

这是一个“古史的传说时代”(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主要包括了关于商周社会历史及历史人物的传说材料。主要文献分成下面两类:

津田左右吉为其作序:

  小时候听母亲说腊月二十三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有人叫“小年”,在外面做官的、做生意的、还是闯荡的人尽量要在这一天赶回家里,也就是说腊月二十三是一个回家的高峰期。不过,这个回家高峰现在好像“置后”了,腊月三十照样回家的人还很多的。

①历史类著作:《尚书》《左传》《国语》《战国策》《公羊传》……

出石的生年:1896—1942,正值47岁盛年生病去世。

  记得在腊月二十三这天一定要给灶爷(灶神)献上“灶糖”,
“灶糖”是用谷子和糜子作为原料加工而成的,粘性比一般的糖要好得多,有各种形状。当地人认为灶神是天堂打发到人间的神灵,监察凡人百姓的生活,腊月二十三晚上人们祭灶完毕之后,便是送灶神升天,到除夕夜再迎接灶神“下凡”。凡人在日常生活中的过错难免,作为有“监察神”职责的灶神,自然会记下凡间一个家庭的“罪孽”。为了防备灶神在天堂“汇报”和避免上天的降罪惩罚,“灶糖”自然就有了一种象征意味,高粘性的灶糖粘住灶神的嘴巴,使其尽可能地少说些他们所管家庭的“坏话”。有好多家庭把送灶神的仪式故意举行得很迟,甚至推迟到晚上十二点,因为人们认为灶神送的越早,在天宫“告密”的机会越多。在送灶神的仪式上经常会听到祷词:“灶君娘娘,灶君大王,升天后好话多说,坏话不说。给这个家庭多索要一些口粮。”

②诸子类著作:《论语》《孟子》《庄子》《韩非子》《荀子》《吕氏春秋》……

本书是遗著。是出石围绕中国上代的神话和传说或者是与之相关的学术论文或是研究报告结集出版的。一般来说,神话性质的传说在中国古代不是没有,中国的知识阶层的人有着特有的思想倾向,所以神话没有发展起来。没有保持神话性质,使其深远意义的内容丰富并具备文学作品的形式,来融入知识阶层的内心生活之中。其中,有的有的与古代帝王的名字结合而形成历史传说,有的成了政治思想宣传的道具,无论哪一个都贴上了政治性或政治色彩。要想研究中国神话,从某种情况来说,是从具有历史传说形式的东西里找出神话的因子的一种工作;从某种情况来说,是从政治思想中剥离出来以浮现出原来神话的样子。还有,为了弄清神话的意义,就必须运用比较神话学的方法,和其他民族的神话进行比较。神话保持原来的状态流传下来的也是同样的。关于神话中所包含的历史传说和政治思想等内容,必须细心地揣摩文献上所记载的内容,必须弄清哪个才是原来的形式,又是按照怎样的发展路线成了现在的形式,这样就必须参考各种文献,并对已有的文献做出正确的评判。换言之,文献评判之外,对于产生神话本身或是历史传说或是政治思想的中国人的生活及其历史,以其为本源的中国风土是怎样的,要以历史学的方法来判明。这种文献批判和历史学的研究,对于神话学的研究来说,是史学者使用的方法。不然,只是看一眼,发现和其他民族神话的相似之处,就开始寻找中国神话传说的意义,这种是否有真正的意义令人怀疑。西洋学者对于中国的神话传说的解释就有这样的缺点。然而,出石的研究,无论是哪个主题不用说相关文献,就连绘画雕刻等遗物都发掘出来。精细地调查研究考证,这也是出石的工作特色。也因为出石是史学出身吧。所以,即使对于出石的研究结果见解有异议,其论文使用的研究资料对任何人来说都有极大的价值,并据此可以展开各自新的研究。不仅如此,对于神话学者来说,支那的文献批判难以入手,还有,支那学者继承了原有的思想倾向,在这方面的研究较少,即使偶尔有,也难以成其学问方法。概言之,至今为止我国保持了原有的样子,期间的出石的工作,对于支那神话传说的研究而言出了一份力是自不待言的。

  回想起小时候,腊月二十三这天,家家户户要吃地方特色饭——“搅团”,其做法是在开水里不断撒面粉(有时是好几种面粉),同时用擀面杖或者筷子不停地搅动,直到比浆糊稍微硬一点就可以了。“搅团”和灶糖一样有一定的黏度,这天要给灶神献上一碗“搅团”,也有糊口的意味。在一个吃大锅饭的年代,抢着吃饭也在情理之中,听父母亲说,在吃大锅饭的那一段时期,吃饭慢的人有饿死的危险。有意思的是在这天晚上有“抢”着吃“搅团”的习俗,当然只是一种“佯抢”而已。当地人在这天晚上的“搅团”一定比平常做得少,忌讳有剩饭。而且在吃完饭后一定不能说“饱了”。最为难忘的是弟弟因为在这天说了“吃饱了”而和母亲之间发生的一次争执,他质问母亲:“明明吃饱了,还说饿着有什么意义?”这显然是他没有遵守传统禁忌,换句话说,对“抢着吃”的习俗也可能不屑一顾。

1.历史著作中的民间传说

出石:牵牛织女的考察P111—138

  “糊口”与“饥饿”是有一定的联系的,倘若没有饥饿,就没有“糊口”之说。在当地腊月二十三的习俗中,盛行着“谨小慎微”地给灶王爷“糊口”,及其处于“佯装的饥饿”。
生活在黄土地上的人们,曾经有过饥饿或者半饥饿状态的“历史”,人们把这段“吃不饱肚子”的日子总是铭记在心。给灶爷“糊口”为的是养家糊口,可以使全家人平安地生存下去。同时,这一天的佯装饥饿也是期望在未来的一年中远离饥饿。当前人们已经挣脱饥饿好多年了,“糊口”和“佯装的饥饿”这两种习俗还能延续多久。

《尚书·禹贡》中记载了大禹治水的神话和传说;《尚书》与古典神话相联系,表现出浓郁的巫风,一方面还在叙事手段上影响着后世的民间传说,将历史传说纳入历史事件;

分类:神话学

以《左传》为代表的“春秋三传”。《左传》中包含有许多关于占卜、鬼神、禁忌、祭祀、节令、星象和婚丧习俗的记载,具有神秘意蕴和传奇色彩,形成史实、历史传闻、神话和故事相融合的特点,并且重视口述历史,广泛搜集民间传说,保存了珍贵的资料。其所包含的民间传说具有原型和母题意义,文献价值较高,还开创了口述史纳入史籍传统的先河。如《孟姜女》的故事源头杞梁妻在这里集中生动的阐述,证明了顾颉刚的见解。《公羊传》中乳母易子救孝公的故事看做《赵氏孤儿》的原型。

方法:历史学

《国语》中的民间传说多短小精悍,以记言为主。描述了夏桀与妹喜、殷辛与妲己、周幽王与褒姒的历史传说。为我们理解远古神话提供重要的参考证据、理解神话到传说的嬗变及传说发生规律提供资料;《战国策》以语录体为主,更多保存了民间故事、传说,如苏秦。内容多被戏曲和小说选用,影响着民族道德情操和审美趣味。

主要内容:

2.诸子著作中的民间传说

一、关于天汉:引用了大量的文献来考证天汉的命名,以这些文献来推测天汉的命名来源于地上的汉水(112-114)。并与西方的天河观进行比较,西方银河被称为Milky
way,起源于希腊神话中He-ra的奶流向天际的传说。1,天河作为死者的灵魂归依之所或者是灵魂升天之路。2,天河作为昼间太阳通行之路,即黄道,日耳曼人认为天河是昼间太阳驾马车划过的痕迹。3,天河是现实中的道路或是河川的模拟之物。(中国的属于第三类)

《庄子》中保存了一些寓言如梦中化蝶和鼓盆而歌,所采用的民间传说大都具有神话色彩,体现了神话思维,如鲲鹏之大的传说、混沌的传说、尧舜的传说;《墨子》中研究鲁班传说的资料。特别重要的是《吕氏春秋》保存了极为丰富的民间传说和资料,《古乐》篇反映了一种祭坛古歌的形式,乃是一种仪式歌。另有五行五德的关联。

二、关于牵牛织女聚会传说:关于星名的考证,同意新城新藏的看法(119)。七夕相会的考证,明确记载的是《荆楚岁时记》的“七月七日为牛女聚会之夜”。为什么聚会之说的批评:1,新城新藏的天体吸引之说。2,De Groot的织女星冬季之始深夜在天顶闪闪发光,冬天又是妇人在家里做家务之时,家务里最重要的是纺织,所以这一时期开始出现的星星被称之为织女星。这一时期又和一万八千年前的冬至时期相关联,冬至又是支那人所谓的阴阳合精时期,和织女相对应的天河那一边的牵牛相结合的传说相应地发展起来。那之后因为岁差的关系逐渐移到七月开始了。3,白鸟博士的牵牛与织女体现了农业桑蚕之说。主张:这个传说的由来今日无法明确说出它到底产生于何时的而古老的时代,是基于对星星的观察的民间传说。以农业为主的汉民族之间如何注意感差牵牛星是没有必要说的再明白不过的事实。可以想象注意到这颗星星当然也会注意到天河对岸闪闪发光的织女星,在观察的过程之中,渐次发现一年之中最接近的时期是在七月,也就是这个传说的始于七月的解释。这一点是不容绕过的。《大戴礼\夏小正》说明了这一问题。在民间也就逐渐转化为男女相思的传说了,逐渐普及开来。经过时间推移,逐渐被知识阶层的人关注,渐次引入文献,如前面提到的《诗经\大东》中的记载,如果没有牵牛织女的相思之情就难以形成这种思想。这已经能够看出七夕传说的痕迹了,还有,孝堂山画像中的妇人就是织女,这个一定和牛郎织女的传说有一定关系。(不过这个是源于何时的问题而已,西汉?)不过说明了这一传说的流行已经很广了。假如这个画像产生于东汉,那么可以推断这个传说一定在西汉时就已流行。例子:文选中的古诗;班固的《西都赋》。这些都可以看做民间传说在有识之士之间的普及。三国魏文帝、曹子建以借七夕传说来歌咏思念远行之夫与从军良人的怨妇之情,这种表达方式正是由牵牛织女相思之情而来,也说明了当时七夕传说的流行,并且可以看出从晋代至南北朝时代在文人之间的流行,与此相关联的传说以各种形式出现在现存的文献之中,然后这个在当时盛行的另一个理由就是和乞巧仪式的结合。当时的文人对此感兴趣的证据有:文选中的陆士衡《拟迢迢牵牛星》,谢惠连《七月七日夜咏牛女》,晋代张华的额《博物志》,梁吴均《续齐谐记》,这些说明了单纯的牛郎织女传说渐次流布的同时,引起联想和其他思想进行结合,出现了变异的情况,可以推断传说的普及。更有,从何时产生虽然不能明确,从宋张文潜的《七夕歌》可以想象,唐代传说普及之后而产生了一年一度的相见的传说。明代的张鼎思《琅邪代醉篇》织女一条里,说《述异记》里有相同的传说,现在的《述异记》里没有这个记载。总之,在一年一度相会传说讲述之际,其相会理由的诉求也自然而然地兴起。接着就是相会是怎样进行的?唐韩鄂《岁华纪丽》中风俗通的内容,之前的织女到牛郎处相聚可能与实际的习俗以及男尊女卑的思想有关,之后的鹊桥据LES鹊之条说,喜鹊分布于中国全土,习性喜成群飞翔,由此联想到织女的鹊桥。为什么七月七日相聚?两星最接近的时期是在七月,又因为五行思想取其阳数重叠之意,七日并非传说本来所固有的,而是之后附加上的。当然七月七日还有《列仙传》等一些神仙思想,不能推断为仅仅是因为七夕说话而产生的。对一点是存疑的。关于乞巧:本事普通的民俗,并非独在七夕,例证:《陔馀从考》,《西京杂记》,之前和牵牛织女说话没有什么关系,《荆楚岁时记》里有五个仪式,聚会以外的四个仪式有着主要的意义,而取七月聚会的传说没有仪式,这样乞巧就和传说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了《荆楚岁时记》里七夕习俗,且传说与乞巧之间有着相通的强烈愿望。不过,这一点,因为没有丰富的资料至无疑问明了为止几乎是不可能的。之外,喜子占巧一说只是一种占卜,附加到乞巧之上而已。传说和乞巧结合更加触动人心,至唐代,宫廷仪式民间效之,柳宗元的《乞巧文》可以推测出当时风俗的实际情况。

3.商周时代的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包括幻想故事、生活故事、寓言和笑话,其产生与神话、传说有密切关系,在春秋战国时期形成并发展起来。诸子著作中民间寓言的保存和其生活阅历及其哲学取向有关,并同步表现了人们的社会生活。《庄子》的许多篇章反映这一点,如《秋水》中的“坎井之娃”、《外物》中的“辙中有鲋”《养生主》中的“庖丁解牛”、《让王》中的“捉衿而肘见”等等,都是我们所熟悉的,都体现出庄周对自由的真诚向往,表现出鲜明的神话思维特征,也具有浓郁的民间信仰色彩和鬼神意识。

《韩非子》中保存了大量的民间故事,如“滥竽充数”、“守株待兔”、“买椟还珠”、“自相矛盾”、“鹬蚌相争”等,在民间广泛传播,成为今天常用的成语。在当时发挥了批判社会不良现象、反对不符合社会潮流的制度和鼓吹变法的社会功能,为其法家变法增加说法。其他的如《列子》中的《愚公移山》,《战国策》中的“画蛇添足”、“三人成虎”、“狐假虎威”、“南辕北辙”等寓言,除了在讲述故事本身的内容外,也起到了其作为故事的教育启发功能。课本在109页提到的“迎娶新妇”的故事所记异文表现出的民间故事的变异轨迹以及所显示出的禁忌主题,尤其值得我们重视。

4.商周时代的民间歌谣

保存在先秦典籍和后世典籍里,以前者为主,又集中在《诗经》和《楚辞》中,分别表现了北方与南方两地民间歌谣的基本状况。包括历史著作和诸子著作都有保存。《左传》中以时政歌谣和儿童歌谣最多,是社会政治的晴雨表,直接传达了人民的心声和爱憎,以童谣为谶语的“验证”带有神秘文化意蕴,值得研究。诸子著作则包括了对于社会、历史和人生的思索,给歌谣赋予另一种意义的表述。如《论语》中的“楚狂接輿歌”,《孟子》中的“孺子歌”。

《诗经》中主要搜集了先秦北方地区的民间歌谣,从中可以窥见先民的文化生活,尤其是在民间文艺、图腾禁忌、巫术信仰方面的表现。更多的记录在“国风”和“小雅”中,最突出的是情爱主题和婚姻生活,对于男欢女爱的张扬和无拘无束情爱的描写,恰恰是对“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最好回击,这才是民间歌谣的真正主题和基本功能。有集中反映劳动生活、人生苦难忧愁、宣泄不满的歌谣,也有反映着原始信仰和崇拜(动植物崇拜、生殖崇拜和巫术、性崇拜、自然崇拜和灵魂崇拜等)的歌谣。一切皆自然美好,没有什么卑鄙下流淫乱,更多的是对美好幸福、愉快欢乐心情的真实大胆表达。当然也免不了由此而生的痛苦无奈和焦渴。

星辰崇拜及其伴随的民间传说,如《小雅·大东》中的最早的牛郎织女的材料,这成为一个著名传说的原型。“大雅”和“颂”中还包括有不少祀神歌和民间仪式歌。祖先崇拜集中表现在《大雅》中的《绵》、《生民》、《公刘》、《商颂》等,讲述了周民族和殷商民族的祖先神,有我们熟悉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和“姜嫄履大人迹”等。

《楚辞》与《诗经》一样,既是对历史的真实记述,又包含了许多民间歌曲、歌谣和传说等内容。包括了众多的民间信仰。楚风好巫鬼,乐诸神,重淫祀。在《九歌》《天问》《离骚》《九章》《招魂》等篇章多有展现,《九歌》是祭祀歌,是神歌,祭祀了十位神祗,涵盖了自然神和人神两类,《东君》是祭日神,《云中君》祭云神,《河伯》祭河神,《山鬼》祭山神、《湘君》《湘夫人》祭湘水女神爱神等,和丰富的社会内容以及神话传说连在一起,是由于楚人的鬼灵观形成的习俗,具有很大的浪漫色彩和神秘巫风气息。《天问》和《离骚》则饱含着丰富的古典神话系统,这些对于后世文学引用、吸收和再创作都提供了基本材料,是一个重要源头。

书中提到了《越人歌》被电影《夜宴》所采用,《血色湘西》中祭祀屈原的场面以及礼歌招魂歌,这些都是证明。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