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峨简介,何婧英生母

何婧英生于安徽霍山,是南朝齐废帝萧昭业的皇后,父亲何戢,生母为小妾宋氏,嫡母是著名的山阴公主刘楚玉。她于永明三年嫁给萧昭业为南郡王妃,萧昭业登基后她被立为皇后。然而,何婧英并无母仪天下的姿态,反而经常与俊美的年轻男子交欢,淫乱后宫,夫妻二人简直“奇葩”。公元494年,萧昭业在政变中被杀,何婧英被废为郁陵王妃,之后下落不明。人物生平
嫁萧昭业图片 1
永明二年,南郡王萧昭业将要纳何婧英为王妃。萧昭业的父亲文惠太子萧长懋对何戢没有男嗣而只有女儿感到嫌弃,认为何家是孤门,不想与他们结亲。王俭认为,一旦何戢的女儿成为王妃,何家便是将来的外戚,外戚只要是门第适当的就好,不需要势力太强。现在何家门第显赫,又不是势力太强的家族,实在是很理想的外戚对象。萧长懋听到王俭这番话,才同意这桩婚事。永明三年,何婧英与萧昭业正式成婚。
淫乱皇后
何婧英生性淫乱,萧昭业也是个行为放荡的人。萧昭业时常与一些无赖之徒往来,何婧英便在萧昭业的这些友人中,挑选长相俊美的,都分别和他们交欢。当时萧昭业身边有个侍书人马澄年轻俊美,深得何婧英的喜爱,萧昭业经常和马澄比较腕力,以此为娱乐。
永明十一年正月二十五日,萧昭业的父亲萧长懋去世。同年四月十四日,萧昭业的祖父齐武帝萧赜立萧昭业为皇太孙,何婧英为皇太孙妃。没过多久,齐武帝患病,萧昭业便入宫探望,将何婧英留在西州。
永明十一年七月,齐武帝去世,萧昭业即皇帝位。十月二十五日,萧昭业立何婧英为皇后。并封何婧英的生母宋氏为馀杭广昌乡君,嫡母刘氏为高昌县都乡君。
萧昭业原先让一个女巫诅咒祖父萧赜与父亲萧长懋,而他们果然相继死去,让萧昭业觉得女巫颇有法力,连带对女巫的儿子杨珉之(《资治通鉴》作杨珉)也相当亲近。杨珉之相貌英俊,何婧英尤其喜爱他,便与他私通,时常和他一起同枕共寝,如同夫妻一般。而杨珉之也很得萧昭业宠幸,何婧英跟萧昭业夫妻之间感情也十分亲密,因此萧昭业对他们两个人的事情相当放纵。当时辅政大臣萧鸾和王晏、徐孝嗣、王广之请求萧昭业诛杀杨珉之,萧昭业没有听从。后来萧鸾让萧谌、萧坦之坚持请求诛杀杨珉之。当时何婧英与萧昭业同席而坐,听到要杀杨珉之时,哭得泪流满面的对萧坦之说:“杨郎多么年轻、多么英俊,又没有犯什么罪,怎么可以无缘无故就杀掉呢?”萧坦之见状赶紧向萧昭业悄悄耳语道:“这件事另有一层意思,不能让别人知道。”萧昭业称呼何婧英为阿奴,说:“阿奴暂且离开一会。”何婧英离开后,萧坦之说:“外面纷纷传说杨珉之同皇后有苟且之情,事实确凿,远近皆知,不能不杀。”萧昭业不得已,只好同意处死杨珉之。萧昭业原本想下令赦免,但萧坦之早已火速报告萧鸾,将杨珉之处死。
何婧英不仅淫乱,而且与萧昭业溺爱猥亵,所以萧昭业很放纵她。何婧英与萧昭业的生活也相当的糜烂浪费。萧昭业曾将何婧英的亲戚家属都召入宫中,赏赐给他们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金钱,并将他们安置在齐武帝的曜灵殿。萧昭业曾经打开主衣库,让何婧英与其他妃嫔一起进去观赏,互相以砸碎宝物为乐。
下落不明
隆昌元年七月二十日,萧鸾发动政变杀害萧昭业。七月二十一日,萧鸾以太后王宝明名义下诏,追贬萧昭业为郁陵王,废黜何婧英为郁陵王妃,并立萧昭业的弟弟新安王萧昭文为帝。何婧英从此下落不明。
后世有人因为何婧英生性淫乱,而其父何戢第一任妻子会稽大长公主刘楚玉也以淫乱闻名,便以为何婧英是刘楚玉之女,实为误解。何婧英生母图片 2刘楚玉
何婧英生母为何戢小妾宋氏,后被封余杭广昌乡君。
后世有人因为何婧英生性淫乱,而其父何戢第一任妻子会稽大长公主刘楚玉也以淫乱闻名,便以为何婧英是刘楚玉之女,实为误解。何婧英淫乱后宫
历史记载她:“禀性淫乱,南郡王所与无赖人游,妃择其美者,皆与交欢。”萧昭业喜欢和一些无赖之徒交往,她就从这些人中挑选出长相俊美的和他们交欢,其中一个叫马澄的年轻貌美,深得何婧英喜爱,常常召入宫中与何婧英媾和。
此外,当时一个女巫深得萧昭业器重,女巫的儿子杨珉之年轻英俊,故而得到何婧英的青睐。何婧英因此与杨珉之私通,同床共枕如同夫妻一般,萧昭业对此也欣然接受。当时的辅政大臣都看不下去了,多次请求萧昭业诛杀杨珉之。何婧英听说他们要杀杨珉之哭得泪流满面,感叹他年轻英俊,有没有犯错,为什么要杀了?何婧英离开后,萧坦之对萧昭业说:“全天下都在传杨珉之和皇后有私情,这是事实啊,不得不杀杨珉之啊!”萧昭业不得已只好同意处置杨珉之,萧坦之立马让人杀了杨珉之。
何婧英淫乱不堪,萧昭业也不逞多让,他看上了庶母霍氏,何婧英就将霍氏送到萧昭业身边。霍氏并不比萧昭业大多少,又年轻守寡,于是二人如胶似漆、你侬我侬。最后为了让霍氏久留宫中,竟让人假扮霍氏去出家。历史评价图片 3
萧子显《南齐书》:“后禀性淫乱”

和硕温恪公主是康熙皇帝的第十三女,生母为敬敏皇贵妃章佳氏,与十三阿哥允祥、和硕敦恪公主是一母同胞,因为生母出身低微,所以公主是由宜妃抚养长大。康熙四十五年,20岁的和硕温恪公主下嫁翁牛特部杜棱郡王仓津。三年后,在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后,难产而死,年仅23岁,也是清朝唯一记载的因难产而死的公主。人物生平
圣祖第十三女和硕温恪公主为敬敏皇贵妃章佳氏所出。生于康熙二十六年十一月,逝于四十八年六月,时年二十三岁。康熙四十五年七月,二十岁的八公主被封为和硕温恪公主,下嫁翁牛特部杜棱郡王博尔济吉特氏。康熙四十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和硕温恪公主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不久薨逝,年二十三。和硕温恪公主是官方记载的清朝唯一的死于难产的公主。和硕温恪公主的丈夫
康熙四十五年七月,二十岁的八公主被封为和硕温恪公主,下嫁翁牛特部杜棱郡王博尔济吉特氏仓津。温恪公主逝世后,裕亲王福全第六女郡主于康熙五十五年丙申九月,下嫁仓津,雍正五年,仓津革郡王、额驸。雍正十年壬子六月初一日子时,卒,年三十二岁。和硕温恪公主是怎么死的
和硕温恪公主是官方记载的清朝唯一的死于难产的公主。公主在康熙四十八年六月生下一对双炮台女儿后薨逝,年仅23岁。
公主殒命诊治书:
六月二十一日亥时,大人霍桂芳、戴君选请得八公主产下双胎,六脉全无,牙关紧急,四肢逆冷。随用人参汤及童便,不能下咽,即时暴脱。谨此启闻。和硕温恪公主墓
和硕温恪公主深受康熙宠爱,死后康熙亲自为其篆刻碑文。和硕温恪公主墓位于赤峰迤北的原翁牛特部游牧地,即如今的内蒙古赤峰市以西约60公里的松山区大庙镇公主陵村,老哈河支流阴河北岸。最初是公主府,公主去世后改府为园寝。现已遭到破坏,如今只剩下一对青石的狮子。一对久经风霜的石狮子,从清朝至当代,已经几易其址,不禁令人感到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王府驻地在现赤峰市松山区王府乡,原建筑规模称为喀沁旗王府,建国后由于保护不力,致使大批文物丢失,建筑损毁。现今已成残垣断壁之状,惟有几座建筑屹立。

黄峨人称黄安人,出生于四川遂宁,是明朝蜀中才女、文学家,与卓文君、薛涛、花蕊夫人并称“蜀中四大才女”。黄峨的丈夫是明朝著名文学家杨慎,夫妻二人感情很好,相伴终生。黄峨能文工诗、擅长词曲,著有《闺中即事》《杨夫人乐府》《杨升庵夫妇散曲》等作品,被赞为女中圣贤。人物生平
黄峨(1498-1569)明女文学家,字秀眉,明朝工部尚书黄珂之女。少年时其诗名已为时人所知。明武宗正德十四年与新都状元、翰林院修撰杨慎结为伉丽。婚后居新都桂湖之滨的榴阁。次年,随杨慎回京。世宗嘉靖三年,杨氏父子在“议大礼”的政争中,忤触嘉靖,杨慎两受“廷杖”,后被谪戊云南永昌卫。她回到新都居处。其间以诗词寄情,她的《黄莺儿》词四阕最为感人。五年,杨慎回家探父病,获允同赴云南戊所。八年,杨慎夫妇由戊所奔父丧,后升庵返戊所,她独居榴阁。此期间写有深情感人
的《寄处》诗:“雁飞曾不到衡阳,锦字何由寄永昌?三春花柳妾薄命,六诏风烟君断肠。曰归曰归愁岁暮,其雨其雨怨朝阳。相闻空有刀环约,何日金鸡下夜郎?”隆庆三年病逝与杨慎合葬。黄峨杨慎的爱情故事
黄峨已到及笄之年,品貌端庄,才艺超群,前来求婚的显贵子弟,风流少年络绎不绝,但黄峨一再向父亲表明心迹,一定要选择象杨升庵那样学识渊博,志趣高尚的郎君。
正德十二年明武宗终日游乐,不理朝政,杨升庵忧国忧民,上疏劝谏,未被采纳,遂以养病为名,回到新都,读书自娱。不久,升庵的原配夫人王氏病故。次年,升庵得知聪明有才、美丽多情的黄峨年过二十尚未许人,便征得父亲的同意,遣人做媒。黄杨二家交谊深厚,门当户对,一说即成。于是,升庵备办丰厚的聘礼,亲往遂宁迎娶黄峨。当彩轿到了新都,倾城震动,人们都争先恐后来看这位“尚书女儿知府妹、宰相媳妇状元妻”的绰约丰姿。
黄峨在京城的官邸里,成为升庵的有力内助,夫妻生活倒也惬意。
明世宗登位不久,就想把他亡故的父亲兴献王尊为“皇考”,享祀太庙。这个与明朝皇家礼法相违背的决定,遭到了以杨廷和为首的内阁派的竭力反对,争议相持不下。杨升庵身披红色的囚衣,项系沉重的枷锁,带头被廷杖后的创伤由解差押送出京城。他从潞河登舟南下,连和家人告别的机会也没有。黄峨听到这不幸的消息,肝肠寸断,悲愤满腔。她急忙收拾行装,带领仆人,赶到渡口,誓与丈夫同生死,共患难。黄峨、升庵乘船沿着北运河向南行驶,在黄峨的精心护理下,升庵的杖伤逐渐好转。
黄峨回到新都,静居榴阁。她强压悲愤,茹苦含辛,孝敬公婆,教哺子侄,为远谪在外的升庵操持家务,排难分忧。
嘉靖五年,被迫辞职还乡的杨廷和担忧国事,思念儿子,忧思成疾,病势沉重。升庵闻讯,回蜀探望,当父亲痊愈后,黄峨便随同升庵,跋涉千山万水,去到云南连陲,成为升庵讲学、著书的好帮手。他们生活虽然淡泊,但夫妻同甘共苦,互相体贴,并常以词曲唱和,交流心声。
隆庆三年,黄峨病故。她和升庵一样,出活了七十一岁,并实现了与丈夫“生同心,死同穴”的誓愿。黄峨的文学成就
黄峨能文工诗,更擅词曲,这早见于与之同时而略晚的朱孟震《续玉笥诗谈》:“博通经史,能诗文,善书札。”但诗不多作,亦不存稿。而其词曲,则比诗作为多。她的许多诗还辗转传抄,分别散收于明、清人集中。至于黄峨作品以集名,则始见于《杨状元妻诗集》一卷。这是隆庆四年俞宪刻本,辑入《盛明百家诗选后编》,但仅诗三首,曲一支。《杨夫人乐府词余》五卷,署万历戊申(即三十六年,公元1608),杨禹声刻本。《杨夫人词曲》五卷,著录于《明史·艺文志》,未见其书。《杨夫人曲》三卷,民国十八年任中敏编校,与《升庵陶情乐府》合编为《杨升庵夫妇散曲》,商务印书馆排印。《黄夫人乐府》四卷,乃民国二十五年黄缘芳编校,与《升庵先生乐府》四卷合订为《升庵夫妇乐府》,由中华书局排印。卢前《饮虹簃》也收入黄峨作品,名《杨夫人乐府》。以上专集,内容都大同小异,有的还辑录诸家评论。此外,《锦字书》一卷,书目仅见于清初王士禄《然脂集例》。
对于黄峨的作品,早有异议:认为有传抄之误;有疑为升庵代作;有书贾牟利而杜撰,以淫亵词标新立异。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学术问题。她的词曲,好多都同杨升庵的作品混在一起,很难辨别,这又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
黄峨作品的内容,历来论者都只提到她写个人离情别绪,幽怀怨致。然而仔细吟读,在个人幽怨中,也不乏具有社会意义的词章。历史评价
徐文长称赞她。“旨趣闲雅,风致翩翩,填词用韵,天然合律”。“积雨酿春寒”这阕《黄莺儿》,被明代骚隐居士《衡曲尘谈》誉为“字字绝佳”。王世贞《艺苑卮言》说《寄外》一律和《黄莺儿》一词,“升庵别和三词,俱不能胜”。
杨升庵有这样一位德才兼备的夫人,又何止“郎才女貌”而已?徐文长赞颂他们夫妇“著述甲士林”,“才艺冠女班”,这实在是历史上罕见的。黄峨同杨升庵一样,在中国的文学史上,也该得到应有的地位。
钱谦益《历朝诗集小传》说她“闺门肃穆,用修亦敬惮”。故升庵为她祝寿,有“女洙泗、闺邹鲁”之辞。洙泗、邹鲁,代指孔孟。升庵是把她作为女中圣贤来尊敬的。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