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陈调元调戏别人老婆,金日成破例到宾馆与毛泽东会面为哪般

图片 1金日成毛泽东
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会面由于涉及国家大事往往会有非常隆重的安排,会面场合的选择是非常慎重的。而据史料记载,上世纪60年代中期,朝鲜当时的领导人金日成有一次来中国与毛泽东会面,而两人的会面地址却是在宾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苏关系破裂,1962年苏联也暂停了对朝鲜的军事和经济援助。1963年5月27日朝鲜劳动党中央机关报《劳动新闻》发表社论,抨击“铁托修正主义”,其矛头实际上指向苏联。1963年9月20日《劳动新闻》又以整整两版篇幅刊载了三位朝鲜历史学家合写的文章《论苏联科学院编写的世界史中有关朝鲜部分的严重错误》,批评它歪曲朝鲜历史。1963年秋,朝鲜批评苏联科学院《历史问题》杂志贬低金日成领导的游击队的作用。1963年l0月《劳动新闻》发表题为《让我们捍卫社会主义阵营》的长篇社论,批评把意识形态争论扩大到国家关系领域的做法,并且指出:如果把中国排除在外,社会主义阵营则从何谈起?这实际上是反对赫鲁晓夫提出的召开一次世界共产党会议以便向中国发难的做法。朝鲜《国际生活》转载中国同苏联论战的一系列文章。出于在中苏争端中,朝鲜采取偏向中国的立场,朝鲜被外界视为“远东的阿尔巴尼亚”。
1964年9月,金日成访问中国,但突如其来的苏联赫鲁晓夫下台事件竟造成了中朝关系的大倒退。不料这次访问成了金日成文革前的最后一次访华。
1964年10月勃列日涅夫上台后,苏共新领导恢复了对朝鲜的军事和经济援助。苏联方面希望朝鲜说服中国停止论战,不要再反修了。朝鲜方面立即向中国方面进行了传达,遭到了毛泽东斩钉截铁的拒绝。不久中国开始了文革,把朝鲜列为“朝修”,中朝关系破裂。
1970年10月,“文革”中最动乱的时期刚过,金日成在时隔6年后不公开地访问北京,住进钓鱼台国宾馆18楼。毛主席知道后,破例到住地去看望他。金日成得知,忙下楼等候。两人见面后,长久相互凝视并握手。
这天毛主席与金日成就国际形势深入地交换了看法,并设晚宴款待他。次日,周总理与金日成举行长时间的会谈,就广泛的国际问题交换意见。访问期间正值朝鲜劳动党成立25周年,周总理考虑十分周到,专门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宴会,招待金日成及其随行人员,以示庆祝。这以后,金日成又恢复“文革”前的老做法,像走亲戚一样每年都来北京见毛主席和周总理,有时甚至一年来两次。
1968年朝鲜捕获美国武装间谍船“普韦布洛”号事件后,朝苏关系开始冷淡,此刻金日成感觉还是中国可靠。浪子回头金不换,金日成“金不换”都亲自来了,毛主席的反修事业又多了个小伙伴,他老人家又为什么不能亲自前往宾馆看望呢?何况还是秘密访问,不上电视不登报,只要日后老秦这孙子不说,谁知道。

图片 2蒋介石
西安事变在中共中央和周恩来主导下,以蒋介石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主张而和平解决。
西安事变陈调元调戏别人老婆
在扣押期间,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陈调元却还不老实,意图调戏第二十五军军长万耀煌的姨娘,张学良曾在被审判时斥责他“老而好淫”。
陈调元(1886-1943),字雪喧,河北安新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1913年入北洋军,在直系冯国璋部下镇压二次革命。后历任宪兵营长、第47旅旅长、江苏第五混成旅旅长、徐海镇守使等职。1923年任安徽督军,第二次直奉战争后投靠奉系,任第六师师长,1925年升皖军总司令、安徽督办。
1934年1月28日,蒋介石任陈调元为“赣粤闽湘鄂五省剿匪预备军”总司令,3月23日国府特派陈调元为“湘鄂赣粤闽五省剿匪军预备军总司令”,4月参加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率部堵截红军入皖。11月15日是陈调元的老太太八旬晋五的寿辰,蒋介石亲临寿堂拜寿,连段祺瑞也亲来拜见陈调元之母,真可谓盛极一时。12月5日,中央政治会议特任陈调元为军事委员会军事参议院院长,并为军事委员会当然委员。
1935年春任华北宣抚使,在表面上是代表蒋介石授予国民军各团团旗,实际上是向宋哲元传达蒋对日本应付的策略。4月3日,国民政府令陈调元任为陆军上将,叙第二级。11月22日选为国民党第五届候补中央执行委员。
1936年6月6日,军事参议院长陈调元到北平,代表军事委员会向各军授旗,26日陈调元电劝发动“两广事变”的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退兵。7月13日任国防会议委员。
12月4日,蒋介石到西安,准备在西安召开西北“剿共”军事会议,部署西“剿共”,10日陈调元也到西安,12日“西安事变”爆发,陈调元被张学良、杨虎城扣于西安,被扣押期间,他居然还意图调戏第二十五军军长万耀煌的姨娘,张学良曾在被审判时斥责他“老而好淫”。
西安事变谁最想杀蒋介石
12月16日下午,当端纳再次从洛阳返回西安时,南京政府已下达了对张、杨的“讨伐令”。国民党20余万军队已进驻潼关至华阴一带,战事一触即发。
12月17日,在何应钦通电就职“讨逆总司令”之时,国民党军对陕西三原、渭南和赤水车站等地的大肆轰炸已进入第二天,数百居民死伤。国民党二十余万军队已进驻潼关至华阴一带,战事一触即发。
同日,周恩来一行在十七路军的保护下乘张学良座机抵达西安。次日下午,周恩来前往“止园”会见杨虎城。“此次谈话确立了中共和张、杨‘三位一体’逼蒋抗日的方针。紧接着,宋子文、宋美龄、端纳、戴笠等人在12月22日飞抵西安,开始与‘三位一体’进行释蒋谈判”。
“在18日下午,杨虎城与周恩来会谈,周恩来的真知灼见和真诚坦荡的作风,让我的祖父非常钦佩,称周恩来为‘周圣人’。”
当宋子文冲破何应钦的阻拦,20日上午到达西安时,曾为周恩来先期到达西安而大惊失色说:“周恩来一来,事情就难办了。”
12月23日至24日,张学良、杨虎城、周恩来同宋子文及后来加入谈判的宋美龄达成了停止内战、停止“剿共”、一致抗日等六项协议。24日晚,蒋介石会见了周恩来,表示以人格保证接受六项协议,并邀请周恩来到南京就国共合作直接同他谈判。
但是,蒋介石只同意以“领袖人格”保证,不肯签字。这样,在放蒋问题上,西安方面就出现分歧。有的人主张继续扣蒋,命蒋在西安发号施令;有的人同意放蒋,但坚持蒋必须签字;还有人则提出让蒋介石在西安对全国作广播讲话。
“25日放蒋介石,24日晚上,张学良和杨虎城因为张学良主张立即放蒋介石回南京而大吵了一架。祖父不同意那么简单的放,觉得放得不明不白,他主张是至少得签个文件,有个书面的保障;张学良认为把蒋介石赶快送走,想得比较简单。我祖父没有向外人透露这次争吵,因为他知道让蒋介石离开,一定会让他们俩人头落地;而张学良吵完架就告诉了宋子文。”杨瀚说:“大家都反对蒋介石、张学良离开的这种轻率、危险的做法。我祖父当时就说‘蒋介石的人格是不可靠的。”
蒋介石在《西安半月记》载,12月24日夜,“闻杨虎城坚决不主张送余回京,与张争几决裂”。在《西安事变反省录》中,张学良也曾述及:在送蒋离陕问题上,与杨虎城发生歧见,言语急躁,几乎同杨决裂。
12月25日下午,蒋介石在张学良亲自陪同下,乘飞机离开西安,当日抵洛阳。在离开西安前,张学良留下手令,把东北军交给了杨虎城指挥。这份用红色铅笔写的手令写道:
“弟离陕之际,万一发生事故,切请诸兄听从虎城、孝侯指挥。此致,何、王、缪、董各军、各师长。张学良,廿五日。以杨虎城代理余之职,即日。”
1966年,周恩来曾对杨虎城长子杨拯民说:“有人问我,‘西安事变’时如果把蒋介石杀掉会怎么样?我看也不过是日本人早打进来,革命力量早发展,抗日战争也许早胜利。结果未必坏。”

图片 3金日成
2010年07月6日,中国外交部解密了部分中央高层领导外交活动的档案,最新解密的档案中,彭德怀在上世纪50年代的两次出国访问惹人关注,特别是1957年11月他在苏联与朝鲜当时的领导人金日成的会面。
20世纪50年代,彭德怀元帅曾两度率团出国,对苏联、波兰、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和蒙古人民共和国等9个前社会主义国家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从巍峨的列宁山之巅到伏尔塔瓦河畔,从风景如画的黑海之滨到亚得里亚海碧波环绕的地拉那,从郁郁葱葱的高加索到蒙古一望无际的莽莽原野,彭德怀元帅的足迹踏遍了友邦沃土,所到之处无不撒下友谊的种子,在这些国家人民的心里架起了一座座友谊的桥梁,圆满地完成了党和国家及军队的重托。同时也留下了一些鲜为人知的轶事。
1957年11月16日下午,彭总对身边工作人员孙立忠说:“我请示了主席,今天晚上我要去看望金日成首相,想同他谈些问题,你跟我—同去。你提前通知陪同我的苏联保卫人员。”孙立忠听到这—消息,心情非常激动,马上开始安排拜访的有关准备工作。
晚餐后,彭总乘车从克里姆林宫出发。金日成住在莫斯科郊外的一栋别墅,离城约有40公里。莫斯科郊外静悄悄的,白雪覆盖着大地,银白的世界使大地更显得安谧、宁静。参天的白桦树耸立路旁,犹如年轻的战士守卫在冰天雪地夹道欢迎中国代表团。夜幕徐徐降临,约一小时后,汽车到达金日成下榻的别墅门前。看到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已经站在门前等候,彭总马上加快脚步。他们互相亲切地紧握双手,久久不肯放开,谁也没有感到莫斯科冬天的寒冷。彭总缓了一口气说;“真不应当,你是领袖,怎么来门口接我。”金日成操着熟练的中国话,谦虚地说:“这是东方人的习惯嘛!元帅来了,我得到门口迎接,我们又是老战友。”话音刚落,他们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随之肩并肩地走进客厅,而后来到了金日成的卧室。两位元帅格外高兴,一谈就是足足两个小时。由于时间晚了,第二天还要继续参加会议,彭总只好告辞。金日成从沙发上起身送客,彭总—再请他留步,但金日成却一定要送到大门口,他满面笑容地说:“谢谢你,谢谢中国人民!”彭总说:“不必客气,保卫世界和平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雪花还在不停地飘,地上的雪越积越厚,这瑞雪令人想起了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那是1950年冰封雪裹的寒冬,中国人民志愿军在“雄赳赳,气昂昂……”的战歌中,渡过了鸭绿江,金日成和彭德怀携手并肩指挥着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以气吞山河之势一举击败美国侵略军,把敌人推出“三八线”,打破了战争狂人麦克阿瑟叫嚣的“跨过鸭绿江,直捣中国大陆”的美梦,迫使美国政府接受停战协定。
厚厚的积雪象征着友谊的纯洁。两位元帅依依不舍,拥抱惜别。在归途中,彭总不时地露出满意的微笑。是啊!彭总是在为中朝两国人民的友谊而笑,也在为他们之间的友谊而笑。但谁也没有想到,这次会面竟成了他们两人的最后诀别。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