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日军慰安妇制度,美国的原子弹究竟起多大作用

伊朗人恨死美国……”“韩国人爱国,不买日本货……”“中国和印度最终将走向冲突……”“俄罗斯总与美国对着干……”“阿拉伯妇女极端保守,没有社会地位……”

中国问题虽然是美国的一个难题,但对当时的形势讲,美国最迫切的问题是如何战胜日本。麦克阿瑟从澳大利亚反攻,虽然得手,但付出的代价奇昂,每一个无名太平洋小岛,都要付出成千上万名美国士兵的生命,因为日本皇军的信条就是作战到底,至死不屈。

在日军占领和驻扎的地方,总有一个名叫慰安所的机构。在这个机构的外面,排着长队的日本兵等待着轮到自己发泄兽欲。在慰安所简陋的房子里,一个慰安妇一天必须接待众多的男人。日军在占领地区普遍设立了这种被日本政府默认的强奸中心。在这一制度奴役下,四十多万中国、朝鲜、东南亚和欧美各国的妇女,惨遭日军的蹂躏。

近些年,如是的报道,大量地充斥在中国的媒体中,并随即成为中国人头脑中普遍的“认知”。2007年1月,国内媒体的一篇文章,将以上这些归纳为中国人比较常见的对世界的五种“误读”。还有一种普遍的“误读”,不知道为什么该报没有提到,即“俄罗斯今不如昔,人民纷纷怀念前苏联……”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杜鲁门让海陆空军参谋长做出估计,美国攻打日本本土,要付出多大代价。杜鲁门在这个问题上是很清醒的,他知道英国盟友不会在攻打日本中拿出一兵一卒。死的将全是美国兵。三军参谋长的答复是很一致的:攻打日本,美国必须付出50万到100万人生命的代价。

这里所说的慰安妇,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非日本国的妇女,是日本军队专属的性奴隶。日军强迫外国的妇女充当军队的慰安妇,这和日本妇女自愿成为军妓有本质的不同,前者是在日军的刺刀下被强行逼迫的结果,是日军有组织、有计划强征或骗征的,而后者则主要是出于一种经济利益考虑的自愿行为。

对于前五种“误读”,文章列举了不少佐证,其中关于韩国的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国内媒体大量报道韩国人踊跃捐献金首饰。其结论就是,韩国最后克服危机,靠的是这种高涨的爱国热情。可是,实际接触一些韩国人后,他们的反应却很漠然。“听说过,因为媒体有报道。”而问及当年如何克服危机,他们提供的一个事实是,当年韩国有很多大企业,不得不卖给了外国公司,如“韩宝”、“起亚”、“大农”等。其中,“双龙”还卖给了上海汽车集团。一度韩国人如何用国货抵制日货,也被说得有鼻子有眼,实际情况却是,2002年,SONY游戏机PS2在韩国销售60万台。2006年,韩国对日本逆差达到创纪录的253亿美元。佳能和尼康数码单反相机占韩国市场的90%,本田和丰田,成为该国最畅销的进口汽车品牌。在韩国一家门户网站做的调查中,有近68%的人,不希望生在韩国,而梦想生在其他发达国家,如美国、英国、瑞典等。倘若依据这条消息,我们是不是又可以说,韩国人根本不爱国?

这一点上,杜鲁门的哲学也是明显的,这也是任何一个美国总统必然会奉行的哲学:必须使美国尽可能地少死人,而少死人的最有效办法莫过于投原子弹。

在战争中,日军士兵对占领区无辜女性的强奸行为,不但不会受到军事法庭制裁,反而被认为是士兵勇猛的表现。在日军高层纵容下,这种令人发指的罪恶,在日军的侵略战争中一直延续着。

对于后一种“误读”,实际的情形,恰如普京总统的一段名言:前苏联70年的历史,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偏离了文明的大道。看不到苏联时期的成就是错误的,而看不到人民在其中付出的代价,则是更大的错误。或者说,在当今的俄罗斯,谁不为前苏联的解体感到惋惜,他就缺乏良知;谁想回到前苏联时代,他就一定没有头脑。

有些事后聪明家说,美国投原子弹是为了要抢夺对日本的霸权。这种说法违反历史事实。

日军的慰安妇制度起源于日军的一次失败。1917年,日本出兵西伯利亚,先后派去兵员七万二千人。日军对俄国女性施暴,导致性病蔓延,一万多名日军官兵染病,比战死的还要多。这些患者既不能参加演习,也不能执行勤务,更谈不上参加战斗,严重影响了日军战斗力。作战刚开始就损失了相当于一个师团的兵力,日军自然打不过在数量上占优势的俄军,遭到了惨败。

中国人对世界的“误读”中,其实,最严重的是对日本。

因为俄国人当初不愿意打日本,是美国人在那里死乞白赖地要拖俄国人下水。美国人同意把外蒙古奉送给俄国人,也无非是要俄国人下水。假如美国人怕俄国人进占日本,它可以听任俄国中立,岂不轻松?

西伯利亚战争失利的教训,导致日本军部开始建立卖春制度,征集由军队直接管理的卖春妇。1937年上半年,日军在中国的总兵力已达到二十五万人。仅靠从日本国内募集慰安妇,不可能满足侵华日军的需求。日本的陆军部把眼光转向已沦为日本殖民地的朝鲜半岛。

一百多年来,一个自称“九州万方”的泱泱大国,对这个蕞尔岛国,一些时候是在怨妇般地控诉,一些时候又在风流云散般地遗忘。剩下来的,大概就是自以为是的“误读”。

美国拖俄国下水,是为了少死美国兵。美国投原子弹,也是为了少死美国兵。这逻辑是前后一致的。

受日军支配的人贩子和地方行政机关,开始在朝鲜釜山和马山一带,诱骗那些生活艰难、处境不利的朝鲜女性充当慰安妇。他们像对待军马和军犬一样,开始将大批的慰安妇用运输船送到中国战场。

与日本官、产、学并举的多层次、全方位对华解剖式的研究相比,中国对日本的认识与判断,无论在规模上,还是深度上,仍停留在狭窄、肤浅的层次。在一些根本性的对日认识上,甚至与“二战”前相比,也还有一定的差距。即使在学界,中国研究者们对大和民族的理解,也难以超越周作人、戴季陶、王芸生的视线,甚至没能超出黄遵宪、梁启超的视野。国人“误读”日本,尤以20世纪90年代后为甚。

那一位不愿帮助美国的英国将军蒙哥马利煞有介事地在事后评论说,原子弹没有在日本投降中起决定作用。对蒙哥马利这种胡话,也还有人加以夸奖,把它说成是真理,因此也就不妨明辨一番。

1937年11月,日军占领上海,便在城乡各处抢夺中国年轻女子,当众剥掉中国女子的衣裳,在肩上刺上号码,让她们感到羞耻,不能逃跑,以便在她们身上发泄兽欲。日军占领杭州后,包围凌桥难民收容所,强令二百一十多名妇女脱去衣裤,堆积烧毁,以防妇女逃跑或自缢,随后在地上铺满稻草,将抢来的棉被铺上,逼迫妇女躺在上面,夜间日本兵便成群而至,将难民收容所变成了暴虐的强奸所。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一、人与非人

不怕死,不怕原子弹,这是英雄,是代表高尚的情操和崇高的道德。但原子弹是否在日本投降中起决定作用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一个历史事实问题。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范畴。对日本投降问题本身又要做仔细的分析。

在扬州,日军占领了繁华的银座街一幢三层饭店,抢劫了六十名当地的姑娘,设立全城最大的慰安所。日军占领芜湖后,在大屠杀的同时抓紧抢劫妇女。他们甚至闯进尼姑庵,劫掠年轻美貌的尼姑充当慰安妇。后来,日军对周边地区"扫荡"时,抢夺了不少民女投入慰安所。

中国人对日本的“误读”,择其大要,举之有三:

的确,日本在希特勒垮台后已有投降之意,从这个意义上讲,没有原子弹,日本也会投降,这是可信的也是可证的。但我们现在所说的投降绝不是一般投降,而是指一种特定的投降,即接受波茨坦宣言的无条件投降。因此,问题的正确提法应当是:在迫使日本接受无条件投降中原子弹有没有起决定作用?

随着战争在中国的扩大和升级,侵华日军人数剧增,日军疯狂地抢夺中国女子充当慰安妇。在占领地和战场上,日军主要通过使用肉体暴力、绑架、强迫和欺骗等手段来征集中国慰安妇。被掳掠为慰安妇的中国妇女,原来从事各种各样的职业,其中有教师、工人、农民、学生、职员、尼姑、修女和店员等。至少有二十万中国妇女,先后被逼迫为日军的性奴隶,日军的慰安所遍及中国的二十多个省,中国成为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

其一,因为侵华战争中日军的普遍兽性化,还有网上一些年里各种版本的谣言颇为流行:“日本人吃婴儿”、“日本人培养出售盆景猫”、“日本人利用基因技术改变中国人的基因”,以及据说一个在日本BBS中人气极旺的帖子——《大日本帝国兴国圣战计划》,里面耸人听闻地叫嚣“日本将于2015年灭亡中国!”这些都导致了当下部分国人对日本人印象的非人化——如鲨鱼残忍,如狐狸阴鸷,如鼯鼠猥琐,如变色龙不可信。俨然中国人与日本人若不存在人与非人的进化差异,至少也有君子与小人的道德差距。我们将160年前福泽谕吉看中国的目光踢了回去,即视东瀛为“恶邻”。

杜鲁门丢原子弹的决定是在波茨坦会议后作出的。会议决定由苏、美、英加上蒋介石向日本做最后一次呼吁,要求日本立即无条件投降。在日本拒绝这一项呼吁后,杜鲁门就秘密下令美国军队在8月初的一个好天气向日本丢原子弹,所选定的第一个目标是广岛。

充当过日军特务的永富博道,后来在"亚洲战争的真实证言"国际电视会议上公开证言:

要说清楚两国人的相似与相异,不妨取一个简单直观的方法,即通过两代人来比较。

1945年8月6日,太平洋蒂宁岛上的美国航空队开始执行投弹任务。执行小组是由三架B-29飞机组成的,组长是蒂弼兹上校。上午7时30分,这三架飞机飞到了日本,一路并无阻拦。8时15分,斯文尼少校把诨名为"幼孩"的第一颗原子弹丢入广岛。

"1937年南京大屠杀期间,我作为日军特务机关的一名成员,专门负责诱拐中国妇女。部队从上海向南京进攻途中,我本人负责设置了六个慰安所。在沿途,我把一些逃难的中国年轻妇女诱拐到慰安所。"

一代人是如今五六十岁的。在中国,这代人常常被称做“老三届”,在日本,这代人便叫做“68年世代”。

广岛共有人口25万。原子弹爆炸后只见到一股浓烟由下上升,成了一个冲天的蘑菇形状。按照原子科学家事前估计,这颗原子弹的威力等于
万吨梯恩梯(TNT,三硝基甲苯的英文缩写,俗称黄色炸药)炸药。但事后科学家们对实际情况做了再估计,认为其威力肯定超过了2万吨梯恩梯炸药。现在我们都清楚地知道那颗原子弹当场炸死了6万人。但在当时人们是不清楚的,还以为整个广岛的人都死光了。

日军的铁蹄踏上美丽的海南岛以后,日军部队就进村寨去强捕少女,供其开设慰安所。在强征劳工时,日军挑选美貌的汉族和黎族女子,投入"快乐房"慰安所。

1968年,在全球每个大陆,都标志着战后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

图片 7

1939年初,日军指使山西文水县的伪政权张贴布告,明令征用妇女,摘录如下:

1968年,在世界上许多地方,都能看到中国红卫兵运动的影子,那么,在列岛,更是为西部大陆上那场令河山变色的“大革命”所震撼。

次日,日本外务大臣东乡立即拍了一个急电给驻莫斯科大使佐藤,要求佐藤立即往见莫洛托夫,摸清苏联态度。佐藤回电说:莫洛托夫一回到莫斯科后,我就要求被接见。莫洛托夫已通知我,将于明天8月8日下午5时予以接见。

文水县公署训令,差字第一号令:南贤村长副,为训令事。查城内贺家巷妓院,原为维持全县良民而设,自成立以来,城乡善良之家,全体安全。惟查该院现有妓女,除有病者外,仅留四名,实不敷应付。顷奉皇军谕令,三日内务必增加人数。事非得已,兹规定除由城关选送外,凡三百户以上村庄,每村选送妓女一名,以年在二十岁左右确无病症、颇有姿色者为标准,务于最短期内送县,以凭验收。

当时的电视台、电台、报纸,经常会有关于中国“文革”的报道,与在中国一样,这些报道一再激起当年那些20岁左右日本青年的满腔激情。日本共产党各级组织,通过印刷大量《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以及其他“文革”文献,催化了这种激情。很快《毛主席语录》就在日本发行了几百万册,当时不少日本大学把《毛主席语录》用作中文教科书。东京、大坂等地,出现了抢购《毛泽东选集》的风潮,人们甚至排几小时队等在书店门口。那一年,《东方红》等中国革命歌曲的唱片,要比历年列岛走红的歌星的唱片销得多。毛泽东像章,更几如稀世之宝,只有很少的人能够托还在与中国做着一点有限生意的公司,或参加了日中青年交流活动的同学从中国带过来。

8月8日,莫洛托夫按时接见了日本大使,莫洛托夫在接见时所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向日本大使递交了一份苏联对日宣战书。美国军方事先早已决定: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后必须立即丢第二颗,以便使日本人了解到,美国的原子弹有的是。8月9日,还是那原班人马,再一次从蒂宁出发,飞往日本上空,在长崎投了第二颗原子弹。这颗原子弹的诨名叫作"胖子",因为它的构造外型与第一颗稍有不同,是一个大肚子型的。

图片 8

一位姓北田的先生,至今还保存着十几本装订工整、纸张都有些泛黄了的学“毛选”的心得笔记。北田先生的中文学习,就是这么开始的。为了准确理解和领会毛泽东著作的精神,他还写信到北京的新华书店,要求购买《毛泽东选集》中文版。他身体力行的第一件事,就是回九州的故乡,动员父母把不多的土地分给农民。看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他激动不已,夜不能寐,他试图在当地组织农会,将该县的政府权力夺过来。家里人和当地农民视他为“白痴”、“疯子”,他义无反顾地宣告与“万恶的剥削家庭”彻底“决裂”。

长崎是一个有着20万人口的城市,爆炸的效果良好,所以日本人又一次传出了长崎居民已死光的消息。当时,日本的大权落在"六巨头"之手。这六人是首相铃木、外务大臣东乡、海军大臣米内、陆军大臣阿部、海军参谋长丰田、陆军参谋长梅津。美国投掷原子弹的消息传出后,六巨头就在皇宫的地下防空密室内举行紧急会议。这儿还需要补充一个小小的插曲。

1940年,日军一支部队侵入山西省方山县,设立据点,立即要求伪政权征召"花姑娘"。于是,伪政权将"花姑娘"的人数摊派到各村。日伪宣称有姑娘的交姑娘,没姑娘的交大洋,最后,他们不仅建成了慰安所,还得到大笔钱财。

受红卫兵运动影响,青年学生们的各种组织,一时间,如雨后林中蘑菇似的在列岛各地出现,有的名称干脆就叫“红卫兵”。在那时的许多日本青年眼中,美国象征着帝国主义,象征着罪恶;而中国象征着革命,毛主席是全世界革命青年的共同导师。在游行、示威中,他们常常将毛的画像高高举起,并用鲜血将毛主席语录写在横幅上;年轻人则在横幅和画像下,表情庄严地前进。这样的画面,不时出现在当时的电视、报纸和期刊上,成为当年日本的时代写照。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的许多小说中,都有对当时日本左翼运动的描述,他们一聚就是几万人,手挽着手,肩挨着肩,神情激动地高呼反美口号,行走在东京、京都、大坂和冲绳的大街小巷。

第一颗原子弹投下的第二天,一架美国侦察机被日本击落,驾驶员跳伞,被日本人活捉。这人名叫麦克迪尔达,他是一名普通飞行员,根本没有看见过原子弹,但日军司令部严加审讯,非要他招供原子弹的情况不可。于是麦克迪尔达就凭他个想象力做了一番描述:"据了解,原子是可以分裂的,它在分裂时成为正子和负子。我们就制造了一个特大的容器,容器内部有铅壁一隔为二。我们把所有的正子纳入左室,把所有的负子纳入右室。当炸弹从空中投下时,我们使铅发热,自动融化,于是正子和负子就发生猛烈接触,因此就产生了巨大的爆炸力。炸弹一般高36英尺,底约24英尺见方。据我了解,广岛以后的第二个目标是京都或东京。但由于投弹需要条件,所以也可能是别的城市。第二颗原子弹将在不多几日内投下。"

日军还设下各种圈套,引诱妇女坠入陷阱。他们经常以招聘女招待和洗衣妇等名义诱骗妇女上当。日军在上海的特务机关,到市中心诓骗妇女。他们放出野鸡汽车,候在娱乐场所前面,等顾客上车后,汽车飞驰,到了僻静地方,将男子抛下或干掉,女客便从此无影无踪。一时,失踪女子无数,人人自危。

由1960年代后期到1970年代,以青年学生为先锋的左翼运动蓬勃开展,大大拓展了社会党和共产党在列岛的活动空间。1975年,是这两党政客们的黄金年代,在全国175个都、市及县中,其市长、县长均由左翼政党囊括,其中包括东京、大坂、横滨、名古屋、长崎、神户等大城市。

果真,在麦克迪尔达招供后第二日,第二颗原子弹就投下来了。日本军方马上召集日本的第一流科学家研究麦克迪尔达的供词,这批科学家也一致认为他的供词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真实的。

接着,日军又在大街小巷张贴招工启事。十九岁的中学毕业生阿珠,由于父亲所在的工厂倒闭,家庭生活陷入困境。她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某公司要增聘几名女职员,年龄在十六岁以上、二十六岁以下都可应聘,粗通国语或日语者更佳,月薪五十元。阿珠征得父母同意,便去应聘。岂料这里是个诱骗慰安妇的机关,从此,阿珠陷入魔窟,不知所终。

“68年世代”,却仍与日本政府产生一次又一次的冲突。其中,让当局最为难堪的是两次。1968年1月,4.7万名青年学生从全国各地赶到佐世保,驱赶即将前往越南参战、在该港进行补给的美国7.5万吨核动力航母“企业号”。同年7月,位于东京东面30英里千叶县的成田,数千青年学生与这块土地上的三百户农民串连一起,抵制政府在此兴建大型机场的计划,他们拆毁机场公司设置的边界墙,在土地四周打上巨桩,阻挠政府派员对这一带勘测。甚至在地下开挖复杂的隧道系统,以摆出一副长期斗争的阵势。

图片 9

根据1938年6月7日日本军方的调查报告,在徐州会战中,日本华北方面军第二军独立混成第三旅团第六联队长小男一雄,曾将二十三名中国女军人从俘虏营中强行押到森林地带,在那里建立了慰安所,供日军官兵淫乱。这些女俘虏遭到日军侮辱,有的千方百计寻找机会报仇,慰安所里曾发生中国女战俘刺杀压在她们身上的士兵或者割下日本兵生殖器的事件。日军官兵对充当慰安妇的中国女战俘提高了警惕。当她们失去了作为性工具的利用价值时,便被拖到空地上,当作日军新兵练习用的活靶子。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