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法闪电建交内幕,首都剧场

1956年落成的首都剧场是北京人艺的专用剧场,但是,北京人艺能拥有这个剧场是颇费了一番周折的。

中国最早的报纸:邸报

戴高乐将军于1959年1月再主爱丽舍宫后,推行戴高乐主义,与美国相抗衡。
20世纪60年代,中法的角色类似:一个是在全球范围向美国霸权挑战的不驯服的盟国;一个是不听从指挥棒直至公开脱离苏联轨道的“大家庭成员”。这正是促成中法建交的基本因素。可以说独立自主是中法之间基本共同点,也是中法建交最重要的政治基础。

1952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刚刚成立时,没有自己的剧场。全北京城也没有一个专门演话剧的剧场,话剧都是在电影院演出的。但电影院无论如何不是演出话剧的场所,于是北京人艺的演出剧场问题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1953年1月28日,文化部副部长周扬,北京市副市长张友渔、吴晗,联名打报告给周恩来总理,申请建造话剧专用剧场。

中国首份中文定期报刊:《察世俗每月统记传》

当时中法没有外交关系,中国驻瑞士使馆承担了某种对法外交功能。

18天之后的大年初三下午,周总理将北京人艺的曹禺院长、焦菊隐和欧阳山尊两位副院长约到他的办公室,详谈关于建设剧场的问题。

中国首份外文报纸:《蜜蜂华报》

事实上,两国驻瑞士使馆的工作人员已互相试探了。一份解密文档显示:1963年3月30日,王进参赞拜访法驻瑞参赞高桑。王引用戴高乐的话说,“法国有自己的人格”,中法均有悠久的历史文化,现在中国也是个大国,也不容别国歧视。王进话中的两个“也”字,别具意味。

4月27日,建造剧场的序幕终于拉开,但关于这个剧场未来归属问题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

中国境内首份中文报刊:《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

高桑说:“战后,法国重建了自己的经济。法并非反美,而是认为自己可有所作为。因此,报纸上将肯尼迪面前的戴高乐比作赫鲁晓夫面前的毛泽东。

1953年11月4日,习仲勋、周扬、齐燕铭等领导在审看北京人艺重排的《龙须沟》时,周扬说:这个剧场由北京人艺管理,并有优先使用权,但也要适当照顾其他剧团与剧种的演出。

中国首份英文商业报纸:《广州纪录报》

法方同样利用第三国的外交舞台寻求与中国的接触。一份1963年8月1日的报告显示,来自中国驻柬埔寨商务参赞Calzarone私下对中国外交官表示:“法国和中国不久后可能建立邦交了。几年来法国一直在研究中国,认为同中国交往比同英美苏等国要好得多。法国是大国还受人欺负。英国同法国是世仇,苏联是大国主义,欧洲国家都怕它,美国就更别提了。他们害怕欧洲的法国和亚洲的中国,签订禁核条约就是为了限制中法两国的。
”求同之心,溢于言表。

周扬的这番话实际上代表了文化部的意见。1954年2月初的一天,文化部副部长刘芝明在他的办公室约见了欧阳山尊,出示了关于这个剧场的决定草案,草案的基本内容是:这个剧场基本上不是演话剧用的,而是一切剧种都可以在这里上演;这个剧场主要不是解决北京人艺无固定剧场的问题,而是供各剧团及外国剧团演出用的;这个剧场由一个管理委员会来管理,其成员由各剧院的负责人组成;这个剧场定名为“首都剧场”。山尊看罢草案后谈了不同看法。

中国最早的近代化中文商业报刊:《香港中外新报》

很快,在一份等级同样为“加急”的解密文件中,中国驻瑞使馆提出了
“关于加强同法国政界人士接触并相机邀其访华”的建议。其中主要的候选人为富尔、密歇勒和加比唐三人,其中富尔便是后来起到和基辛格同等重要作用的法国密使。

回到剧院后,欧阳山尊于2月16日又写报告给彭真市长、张友渔和吴晗副市长,请示如何答复文化部。在报告中,欧阳山尊再次强调了周总理的指示:“这个剧场的性质基本上是演话剧用的,如果不明确是什么剧场以及不规定主要由谁使用,那就等于自己制造矛盾,势必弄成争吵不清。”

在华出版时间最长、发行最广、影响最大的外文报纸:《字林西报》

到了20世纪60年代初,与中国建交的问题又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正在瑞士达沃斯休假的法国前总理埃德加·富尔去伯尔尼会见我国驻瑞士大使李清泉,要求再次访华。他表示,此行纯系私人性质。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