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访华的历史细节,学生之外的

国民党政府定都南京后,开始了一系列的所谓“改革”。当时,西学东渐,西医向中医的挑战日渐严重。时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的褚民谊(留洋时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及其后台———时任行政院院长汪精卫,借此大做文章,鼓吹全盘西化。曾留学日本学习西医的、时任国民政府内政部卫生专门委员会委员余云岫,是废止中医派的代表人物。他把中医等同于巫术,必欲清除而后快。

有个问题一直让我纳闷:“五四”运动前夕,学生们如何那么快知道了外交谈判以及政府决策的内情?近读钱理群先生的《论北大》一书,我才找到答案。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在这一重大历史事件背后,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和细节。《三联生活周刊》第1期刊登李菁文章,对此作了披露。摘编如下。

1929年2月,国民党中央卫生委员会在南京召开第一次会议。会上,在褚民谊的授意及主持下,通过了余云岫等提出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提案极其荒唐地把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医药卫生事业的不发达归咎于中医。

1919年5月2日晚上,当时的外交部长秘密派人告诉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中国在巴黎和会的外交谈判中失利,国务总理已决定要中国代表团在巴黎和会上签字。蔡元培心急如焚,当晚立即召集学生代表开会,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蔡元培说这是国家存亡的关键时刻,大家应该奋起救国。紧接着他又召集北大教职员开会,一致决定支持学生运动。于是,“五四”运动爆发了。

尼克松对这次来访做了充分准备:在盛大的国宴上,在座的美国人大都不会使用筷子,唯独尼克松不同于他人,不紧不慢地用筷子夹取美味佳肴,他那挺像回事的一招一式,吸引了众多记者的镜头。时任外交部礼宾司副处长的唐龙彬说,他后来才知道,自从访华之事决定之后,尼克松和夫人就开始在家里练习如何用筷子。不仅如此,“尼克松还学会了几句简单的中文,比如‘你好’,‘谢谢’”,这些都巧妙地拉近了和中国人的距离。

此案一出,人们群情激愤。中医界空前大团结、大觉醒,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废止”风潮。

中国“五四”时代的外交家也不个个无能。徐百柯在一本书里介绍过顾维钧其时的表现。
1918年,顾维钧担任中国驻巴黎和会代表,在中国代表团中,他位居后进,但当需要向和会最高机构“十人会”报告山东问题时,他的前辈们由于种种原因,或者拒绝出席,或者拒绝发言,顾维钧却挺身而出,侃侃而谈,痛陈山东问题的由来和中国的态度,并从国际法的角度雄辩论证了山东应当归还作为战胜国的中国。他的精彩发言成为和会当天的头条新闻。随后,顾维钧在和会上展开穿梭外交,希望争取到对中国最有利的结果。在所有努力都告失败的情况下,他极力推动中国代表团拒签和约。

更有趣的是尼克松夫妇登长城那天,零下好几度的天气,路边却有一些“村民”在下棋。“下象棋就下象棋,尼克松夫妇手挽着手经过的时候,至少应该站起来一下嘛!”回想这一幕,唐龙彬无可奈何地笑笑。不知是太紧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下棋人”仍低头下棋,对总统夫妇驾到无动于衷。尼克松说了一句:“这是做给我们看的。”

国民政府没料到会造成如此轩然大波。当时正值召开国民党第三次代表大会,叶楚伧、李石曾等政府要人亲自接见了请愿代表并表示慰问。这迫使卫生部不得不公开表示对中医并无歧视,并面允代表:该提案虽获通过,但暂不执行;改称中医为国医;同意成立“中医学社”。

所以,“五四”运动其实是分成两个部分的,一个体现在街头的抗争,一个体现于幕后的工作。

情况报给周恩来,总理知道后很生气:“这是谁安排的?
”后来在与尼克松会面时,他很坦率地说:“我们有些做法比较虚假,是形式主义。”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