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台艺术,曹操与杨修

兰州版的秦腔会是什么味儿呢?12月17日,该剧将在西安人民剧院上演,戏迷朋友不要错过机会。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要全面认识祖国传统文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使之与当代社会相适应、与现代文明相协调,保持民族性,体现时代性。”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上海郊区正悄悄兴起“民间文化热”:不少古老的“民间文化”项目正在悄悄“复活”,有的还在政府部门扶持下登上大雅之堂。
“松江顾绣”、“嘉定竹刻”、“青浦田山歌”、“瀛洲古调”等一些独具地方特色的沪郊文化品种,正在被挖掘、整理。“民间文化热”的出现,既有郊区农民对精神文化需求日益提高的原因,也有国人抢救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意识被唤醒的大背景。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出现这种“民间文化热”,无疑是一件值得鼓掌的大好事。
本报记者述评
对传统民间文化的发掘和保护,在上海郊区正悄悄热起来。最近几年,不少区县都掀起了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高潮,人们开始寻访一个个已成往事的乡间绝活,各区县都开始着手挖掘整理、保护和发展。
一个个乡间绝活被“复活”
不久前,金山区举办“特色文化一镇一品展示”,其中廊下镇参加展示的“特色文化项目”——“打莲湘”,让人印象特别深刻。这是民间流传已久的一种原生态文艺,亦称“霸王鞭”、“打花棍”、“浑身响”等,常由一人或多人手执“莲湘棒”配乐而舞,其历史可追溯到荀子《成相》篇里提到的为说唱乐配乐的乐器“相”。“相”是一种竹筒或鞭状乐器,有人考证它最早可能源自一种农具,“相”也被盲人用于辅助行路,乞丐用作“打狗棒”兼敲打卖艺,驱傩者亦常涂鬼脸执之。“莲湘棒”即可追溯至此“相”,这种民间文艺形式和唱“莲花落”血缘相近。“打莲湘”曾流行于金元明清,廊下是“金山莲湘”的发源地,现有明确传承的是1935年廊下沓里村成立莲湘队,至今已传承五代。近年,在政府的支持下,古老的“打莲湘”被“复活”了,目前廊下村村有莲湘队,户户学“打莲湘”,并被多次邀请到市区及周边地区表演。作为“一镇一品”的特色项目,廊下莲湘正成为熠熠生辉的文化品牌。
廊下“打莲湘”只是郊区挖掘并“复活”的诸多传统民间文化项目中的一个。“江南丝竹”、“松江顾绣”、“嘉定竹刻”已被列入国务院去年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顾绣”、“青浦田山歌”、“嘉定竹刻”、“南汇锣鼓书”等一批历史悠久的民间文化项目,则已被列入上海市民族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工程名单。
一批民间文化获整理传承
最近,崇明县文化馆在整理当地民间文化时,挖掘出了已有300多年历史的琵琶演奏流派“瀛洲古调”。1918年,崇明籍的琵琶大师沈肇州在上海为孙中山先生演奏“瀛洲古调”,被中山先生称之为“绝技”。之后“瀛洲古调”曾被带到各地演奏,红极一时,还于1928年将主要乐曲《飞花点翠》灌制成唱片,名震中外。崇明县文化馆一位负责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作人员介绍,“瀛洲古调”是中国琵琶四大派别之一,它吸取北派的刚劲雄伟和南派的优美柔和之长,艺术价值极高,精华曲目有45首。县文化部门正着力为“瀛洲古调”等申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争取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有关人士打算将现有的45首工尺谱整理成简谱,并修订演奏指法谱,争取在几年内培养出能演奏20首以上的演奏员,使“瀛洲古调”的处境至少不会继续恶化。
“锣鼓书”则是南汇民间文化的精华,幸运的是,2004年它已被国家文化部列入了全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试点项目。绝演了几十年的“奉贤山歌剧”也被“复活”:一群文艺爱好者自发排演、自筹经费,把大型山歌剧《江姐》搬上了正规的剧院舞台,结果连演近十场,场场都有近千观众。
在上海郊区,除了这些已被发掘并重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民间民俗文化的内容其实远远比人们想像的更丰富。已被初步发现并开始整理的就有青浦的“宣卷弹唱”;南汇的“龙潭竹篮编织”、能模仿20多种鸟叫的“芦潮港竹哨”、“季氏武术”;崇明的传统刺绣;浦东的“三林刺绣”、“舞狮”;金山山阳镇的“仙乐班”等等,只要你愿意去找,在郊区农村的许多偏远角落,可能还有更多淹没在现代化商业化大潮背后的传统民间民俗文化尚在延续生命。
政府牵头保护文化遗产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曾大声疾呼:“眼下的中国,几乎每一分钟都有民间文化遗产在消亡”,他呼吁:“我们的民俗专家和文化学者应该热血沸腾,应该义不容辞地下去,应该到第一线去,应该进行田野作业……我们要大规模地搞中国民俗的抢救,还有民间艺术的抢救,这民间艺术大到民居小到任何一个民间艺术品种……是一网打尽的抢救。”
有关专家则指出,上海郊区的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靠民间自发的传承显然不现实,政府部门必须牵头做一些事情,把民间文化的精品先“保护”起来,寻找机会发扬下去。面对繁杂的沪郊民间文化碎片,各区县首先要筛选出一些需要重点保护的项目。“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不是非得岌岌可危了才需要保护,一些“年轻”的民间文化如“金山农民画”等,也要提前保护起来。据悉,金山区最近已推出了自己的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金山农民画艺术”、“上海黄酒传统酿造技法”、“枫泾丁蹄手工技艺”、“干巷小白龙”和“廊下打莲湘”等都在其中。
传统民间文化在上海郊区悄悄热起来,是上海郊区新农村建设中出现的一件大好事,它不仅关系到民族民间文化的“DNA”的整理保存,也是关系到提高农村综合文化实力、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课题。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马山的扁担舞已久负盛名,曾被列为中国少数民族代表性舞蹈之一;80年代,马山扁担舞作为广西参赛项目参加全国民族体育运动会并获得一等奖,还进京向中共十二大代表汇报演出;2003年,马山扁担舞方块队参加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举行的“八桂狂欢游”游行表演,获民族盛装表演最具有特色一等奖。今天,马山县的扁担舞这一独特的民族艺术依然盛演不衰。

《曹操与杨修》作为京剧的经典保留剧目,有多种版本,然而将其移植为秦腔还属首次。《曹》剧艺术总监、兰州戏曲剧院院长赵凤兰介绍,剧中的曹操由“西北花脸王”张兰秦扮演。

我们可以想象得出,这种源于民间的舞蹈,起初是多么单调。但它能在马山县这块多民族聚居的土地上长盛不衰,并且越打越精彩,越来越受到外界的青睐,频频登上现代文娱大舞台,是什么赋予它们不歇的生命力?12月4日上午,马山县加方乡扁担舞艺人韦文耀给了记者一个答案:创新。

《曹操与杨修》是京剧中的经典剧目,兰州戏曲剧院聘请京剧名家尚长荣担当艺术指导,将这部京剧经典“移植”到秦腔中,在北京首演取得成功后,此次他们又将秦腔版《曹操与杨修》搬上秦腔故乡——西安的舞台,让西安戏迷们品评一下兰州的秦腔。

今天,在不断创新中,马山扁担舞逐步从民间草台走上各类现代大舞台,走出壮村瑶寨,走出马山,成为当地一项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娱节目之一。

“扁担舞本意是庆祝丰收。里面的情节主要有犁田、插秧、收稻谷等从耕种稻田到收获入仓的整个过程。”他说。据介绍,马山壮族扁担舞源于打榔,两者为姐妹活动项目。打榔,古称“打舂堂”,是马山壮瑶民间流行的一项娱乐活动。打舂堂历史悠久,在古代,人们把晒干的禾穗放在打谷槽里用杵舂击脱粒,后来演变为“打舂堂”,即舂堂舞。打舂堂之习,世代相传,至今已有千余年的历史。每年的正月初一至元宵节,壮、瑶同胞的妇女便三五成群,作打舂堂之乐,其意为祝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畜安康,盛世太平。故有谚云:“正月舂堂声轰轰,今年到处禾黍丰。”

和加方乡的扁担舞一样,马山县的扁担舞已经不是最初那单调的啪啪声,而是在不断创新、不断加工和艺术升华中,在不少民间艺术渐渐走向“美人迟暮,英雄垂老”的今天,由民间草台艺术一路铿锵而来,变为现代大舞台上精彩纷呈的民族艺术,步步走出大山,声名在外。

扁担舞从什么时候开始在马山县加方乡出现,韦文耀也没有个确切的答案。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