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感慨臣子恨,正确评价宋朝的历史地位

苏轼的贤内助王弗极会“幕后识人”,苏东坡和客人谈话之时,王弗立于幕后,往往听得数言,就能断定客人是否值得交往,是哪类人,而且准确率相当高,可谓是闻言识人的典范。

中新网12月7日电岳飞《满江红》词有云:“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很多人都知道,“靖康耻”就是指北宋靖康二年,金国大军攻陷宋都汴梁,除了烧杀抢掠之外,更俘虏了宋徽宗、钦宗父子,以及大量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朝臣等共三千余人北上金国,而“靖康”正是宋钦宗的年号,可怜这位落难皇帝,除了仓卒登基后受尽千辛万苦,死后在历史上也只留下“靖康之耻”为人所熟悉,其它的也就很少提及了。香港《文汇报》刊文称,实际上,酿成这场宋室大灾祸的元凶是钦宗之父,就是那位多才多艺,以瘦金体书法扬名天下,又甚为懂得享受,风流成性,贪恋名妓李师师的昏君宋徽宗。宋徽宗在其皇帝“任内”,重用奸相蔡京、宦官童贯等,弄得朝政日非,天下大乱,各地农民起义不知凡几,最为人所熟悉的梁山泊一百零八个好汉,只是纷纷攘攘的其中一支而已。此外,在外交、军事上接连进退失据,先是听从蔡京之议,与金国连手攻击日渐末路的辽国,约定功成后把原纳给辽的岁贡“转名过户”予金,而宋则可得回失陷多年的燕云十六州。岂料,徽宗竟昏庸得把治兵大事,托付予不知兵的宦官童贯;而童贯又真的“不负所托”,在金兵先行对辽发动大攻势之后,趁机领宋兵攻辽却屡战屡败,不但在军事上帮不了金兵的忙,更把宋朝军事废弛的弱点完全暴露于人前,遂使金愈更轻视宋,认为其软弱可欺。于是,金国在灭辽后责宋人作战不力,只允归还燕京及蓟、涿之地,而且租与税还得归金国所得。这样,宋朝军民只得到几座颓垣败瓦的战后空城,还要在石头内榨出几滴油来缴租缴税,真是苦不堪言!但金人就愈气焰嚣张,盛气凌人。宋徽宗及其大臣不但没有预视这场“前门送狼,后门进虎”的危机,更没有好好约束边关守将,做好外交上的防御措施。终于,金国以宋将收留他们的叛将张壳为由,起兵侵宋。面对如此危急存亡之秋,宋徽宗的对策是急急让位予太子赵桓,放下烂摊子做其太上皇就算了。宋钦宗靖康元年一月,金将金干不离率大军南下,连陷宋朝二州,正是人强马壮,杀声震天,大举包围汴京,趁势要求宋朝割让中山、太原、河间三镇,又要赔偿黄金五百万襾、白银五千万襾,另外、牛马各一万匹、绢一万匹。钦宗面对如斯苛刻条件,无奈先行答允,待金兵退却后就密诏中山、太原、河间三镇守将不要让金人接收,又联络西夏抗金。金人以钦宗失信,遂命大军再度南侵,强攻汴京。钦宗誓与金兵决一死战,亲自披甲登城,又把皇帝御膳分给将士享用,汴京军民都很振奋,及至看到钦宗在下雨天也策马在泥泞往来巡视军务,有百姓不禁哭了!可惜,城内只得卫士与弓箭手合共十万人,宋军又积弱太久,而附近勤王之师又久候未至,终于敌不过势如破竹的金兵,汴京城破之日,徽、钦二宗遂成阶下囚,钦宗更是受尽凌辱,后来死在金国,在历史上留下“靖康”这个带有耻辱的年号。

宋朝的历史地位,在很多教科书中给人的印象就是“积贫积弱”,仿佛这就是宋朝历史的全貌了。事实并非如此,陈寅恪先生曾说过,中国文化“造极于赵宋之世”。那么,除文化之外,其它方面又是怎样的呢?

比起夫人来,为人旷达的苏轼待人接物显然粗疏得多,但是他也擅长识人。今人说“细节决定成败”,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譬如苏轼,他就很会从细节看一个人的品质。

北宋继承的遗产是中唐、五代以来的衰败,面积比历代中原皇朝少,却也约略相当于四个半除俄罗斯外的欧洲第一大国法国。南宋的国土面积又比北宋减少三分之一。但北宋比盛唐丧失的,除了五代后晋割让的燕云十六州之外,都是边远地区,而基本上保留了发达的内地。

这里姑举几例。

记得在一次某书发行会上,大部分时间由一位先生高谈阔论,他强调宋朝经济“落后”,这当然是无知之说。其实,宋朝确是当时世界上经济和文化最发达的国家。古代的人口统计数字不可信,按今人估计,唐朝极盛时的人口约八千万,而宋朝约有一亿。在古代手工生产时代,人口多,就意味着经济总量大。宋朝经济比唐朝有显著增长。中国传统所谓精耕细作,其实主要开始于宋代,表现为南方稻的亩产量有了提高,并在较大范围内实现了稻麦两熟制。古代当然不可能有经济总量的数字。但也有一些可作明显对比的数字。唐朝供应京城的漕运粮额,往往是几十万唐石,水运和陆运最多达250万唐石。北宋的漕运额最多达800万宋石,一般定额为600万宋石。(按:宋石容量还大于唐石)唐玄宗天宝年间,铜钱产量为32.7万贯,而北宋一般年产量为100万至300万贯,而最高记录为506万贯。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