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王刘安造反案始末,北齐后主高纬和冯小怜的爱情

买球app,公元前177年,汉文帝带着窦皇后、慎夫人乘辇同往上林苑游幸,晚上在上林苑举行盛宴。由于慎夫人是汉文帝的宠妾,在宫中常与皇后平起平坐,上林郎官按照惯例,把慎夫人的座位也安排在与皇后对等的上席。中郎将袁盎见到,令内侍把慎夫人的座位撤至下席,慎夫人大怒,不肯入下席就坐。汉文帝也怒气冲天,拉着慎夫人乘辇回宫。这次上林之行,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导读:是后主的淑妃,原是皇后穆黄花身边的侍女,后跃上枝头作凤凰,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她的娇媚与荒唐,使帝国遭到覆亡的命运。
生平简介 北齐后主妃
,北齐后主高纬妃,有姿色,擅琵琶,工歌舞。冯氏自幼入宫,充当后主穆皇后的侍女,穆皇后宠衰,后主临幸冯氏,晋封淑妃,从此获得专宠,旋封左皇后。
后主让她居于华丽的隆基堂
坐则与后主同席,出则与后主并驾齐驱,后主对冯氏说:「愿得生死一处。」后主让她居于华丽的隆基堂,隆基堂原为曹昭仪所居,冯淑妃妒忌曹昭仪,要求全部重新铺地面,后主对她百般迁就。
后主因与她去打猎玩乐而贻误军机
公元575年,北周武帝大举进攻北齐,情况十分危急,后主仍与冯淑妃去打猎玩乐,终因贪猎而贻误军机。李商隐的诗《北齐二首》中曾写道:「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后主为了满足冯淑妃观战的兴趣,竟抽调军用物资,驾起远桥,北齐军大败。后主急带冯淑妃逃奔到青州,欲降陈国,公元577年,后主及冯氏为北周兵俘虏,押解到长安。到了长安,后主向周武帝提出归还冯氏,周武帝说:「我视天下如脱鞋子,岂惜一位女人。」遂把冯氏归还,不久,高纬被杀,冯小怜被当做战利品,赐给代王宇文达,冯抚今思昔,心绪万千,写了《感琵琶弦断赠代王达》诗云:「虽蒙今日宠,犹忆昔日怜,欲知心断绝,应看膝上弦。」代王的妃子李氏,是李询的妹妹,她与冯小怜争宠,冯小怜侍宠,几把李氏迫死,公元581年杨坚代周建隋,冯小怜又再次成为俘虏,隋文帝又把冯小怜赐给代王妃李氏的哥哥李询,李询的母亲知道冯小怜曾迫害过自己的女儿,乘机进行打击报复,令她自杀而死。
史书中的冯小怜
后代史官们对她都不约而同地做了自相矛盾的评价——《隋书》说她「慧而有色」,《资治通鉴》和《北史》俱言,「慧黠能弹琵琶,工歌舞」。——言外之意,她不仅漂亮,而且聪慧非常——跟后来一些夸张的愚蠢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古人做史总是讲究来历出处,即使最不堪的也会秉笔直书——她那个主子穆皇后就是一个女奴,史书记载「母名轻霄,本穆子伦婢也,转入侍中宋钦道家,奸私而生后,莫知氏族,或云后即钦道女子也。」——是母亲偷人生下的女儿,被陆太姬收养,最后凭借聪明、美貌和生了儿子高恒成功地扳倒贵为太后侄女的胡皇后,登上后位。
而在历史的帷幕里,只有她是横空出世的。《北史卷十四》一上来就这样说「冯淑妃名小怜,大穆后从婢也。」,从前未见,背景不明,突然出现,奇异非常。
虽然是个一个从婢,却奇迹般地拥有很多技能,她进宫的开始是作为「康足」者的——进行「足道」的按摩女郎。精通人体的构造及脉络系统,侍候皇后时,以槌、擂、扳、担等手法,为其消除身体的疲惫,久而久之便练就了无师自通的按摩方法,于是博得皇后的信任。「穆后爱衰,以五月五日进之,号曰「续命」。——五月五日,穆皇后把小怜进献给高纬,以分享皇帝的恩宠。
出于皇后意外的是,平日间这不起眼的小怜,突然爆发出可怕的力量,她迅速抓住了高纬的心,越过三千佳丽,成为后宫中最得宠的嫔妃——不仅如此,皇帝开始不以一个天子宠爱的身份去对待小怜,而是以一个男人对待心爱女人的态度——「后主惑之,坐则同席,出则并马,愿得生死一处」。
「虽蒙今日宠,犹忆昔时怜。欲知心断绝,应看膝上弦。」——当初送之入齐也许万般不愿,但是现在归来却满面尘霜应不识,高纬对她实在太好了——虽然那是个昏君,虽然好色,虽然千帆不是,但是毕竟,他对她真心——败军路上上,他冒天下之不违封之为左皇后,给她一个男人最后的承诺;逃跑之刻,他扔下母亲、妻子、儿子,只带着她奔去青州;归降之时,他一无所求,只乞北周皇帝赐还她一个——他送给了他所能及的所有,荣华、富贵、江山甚至,生命——
(「内参自晋阳以皇后衣至,帝为按辔,命淑妃著之,然后去。帝奔邺,太后后至,帝不出迎;淑妃将至,凿城北门出十里迎之。复以淑妃奔青州。后主至长安,请周武帝乞淑妃,帝曰:「朕视天下如脱屣,一老妪岂与公惜也!」仍以赐之。」《北史。卷十四》)
「隋文帝将赐达妃兄李询,令著布裙配舂。询母逼令自杀。」
曾经富贵一时,得宠万分,现在却改穿布裙,每日舂米、劈柴、烧饭、洗衣,不时叱责和鞭打——史书记载「询母逼令自杀」。

,是汉高祖刘邦的孙子,是汉武帝刘彻的叔叔。
还有两件千古传世之作,那就是他召集手下编著的《淮南子》和他家发明的做豆腐之法。淮南王志大才疏,优柔寡断、终成悲剧。
淮南王厌庶出长子,喜嫡出次子。废长立幼,立次子为太子。那太子乃无自知之明的人,从来不安守本份。太子学剑,亦非一日,他渐觉剑术大有长进,总觉得手痒痒的,于是整天寻思找人比剑。王府上下的门客;他一一地比了个遍。无人不败在他那下三烂的剑术之下,原来是比剑之时,门客们让着他的。他得了便宜不买乖,自以为剑术高超,无人能敌了。忽有随从告诉他:淮南剑术顶级高手是雷被。要是赢了雷被手中的剑,才可以称雄天下。
于是,太子天天寻思找雷被比剑。而雷被却左右为难:赢了太子,王府里就不能再呆下去了;输给太子,自己剑道高手的名头就会丢尽脸面。在这种情况之下,雷被坚持不比。无奈太子纠缠不清,只得与之比剑。雷被起先极力退让,无奈太子其势咄咄逼人,后来只得挺剑还击。这一击,就击出了冲天大祸来:他的剑伤了太子。太子即刻告诉淮南王,淮南王当即撤了雷被的官职,还软禁着他,不让他赴京城投军。
雷被细想:此地不能久留,太子对已恨恨,大王对已凶凶,恐有生命之虞。于是,他伺机脱逃,一路上京城。一至京城,雷被即向汉武帝告状,说淮南王父子如何不公,如何欺他。汉武帝为此事即刻立案。派臣下奉旨严办,此差事最后落到淮南县丞手里。县丞是淮南王任命的。因为感恩,不去抓捕太子。此事又引起淮南相的不满,淮南相即书告状,上京向汉武帝告了县丞之状。汉武帝不采纳群臣之议,以削去淮南王两县封地为处罚,并派京城中尉赴淮南宣告。淮南王不知就里,提防著中尉,倘中尉来抓太子,他就举兵造反。有幸的是中尉一来王府,首先向淮南王道喜:此事了结矣,皇上只削你两县。淮南王大喜,宴请并亲送中尉归京覆命。
一波未了,一波又起。王府庶嫡之争,矛盾日益扩大化,庶长子窝囊,忍辱屈膝,而庶长孙刘健却很是不服气,与太子争高低论短长,十分不满。刘健终被太子抓捕入狱,并被严刑拷打,刘健气不过,一怒之下,书状告发他爷爷与叔叔淮南王父子。汉武帝即著京都中尉赴淮南处理此事,淮南王闻知此事,时刻准备着杀中尉起兵造反。可有幸的是中尉此来,只是轻描淡写地询问了一些情况,绝没有抓人治罪的意图。淮南王这才放下心,舒了一口气。
孰不知太子府中祸起萧墙,原来太子夫妻不合,太子妃乃皇室宗亲,岂容王府人欺凌。此事传至京都,皇室定会兴师问罪。于是,淮南王即严厉惩治太子,将太子与太子妃软禁一室三个月,并嘱咐太子,三个月中不能碰太子妃一指。太子妃与太子同处一室三个月,太子从未碰过她。她深感有失脸面,于是,自书辞婚,闷闷不乐地回京城去了。然而太子妃在王府的日子里,多有耳闻与目睹淮南王谋反朝廷的事情。她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之事向汉武帝说起。汉武帝下了决心惩办淮南王。淮南王得知此事,即召部将南被商议起兵造反之事。南被以前多次地劝淮南王不要造反,此次看来淮南王是铁了心要造反了,于是他向淮南王献了三条计策:一、假托圣旨,将淮南各地豪强迁徙到边关;二、假托圣旨,将淮南十万以上富豪之家迁徙充军到边关;三、假传圣旨,散布谣言,说皇上要全部罢免所分封的诸侯王。以此三计,激怒天下民心,
策反天下。可是,淮南王并不采纳,草率从事。南被一怒之下到京城向汉武帝告状,汉武帝龙心大怒,即遣军平叛,要拿淮南王
问罪。刘安得知事情败露,思想不能赦罪,即拔剑自刎于堂。堂堂威武之王,浩浩文学之星,就这样巨星埙落,英名玷污了。

本 名:慎夫人

又有一次,汉文帝偕慎夫人乘辇出宫游幸,在霸陵桥上远眺。文帝指著新丰驿道,对慎夫人说;“此走邯郸道也。”(《史记·张释之传》)意思说从这里走去,就可以到慎夫人家乡。慎夫人动起思乡之情,汉文帝令慎夫人鼓瑟,汉文帝引吭高歌凄婉哀恻。

民族族群:汉族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